夜里,我被噩梦惊醒,朦胧中听到一串轻轻的,细细的,带着满心的小心和稳重,朝我的房间走来。娴熟的帮我盖好被子,那有节奏的声音,是妈妈。叶儿仍轻叩着我的窗户,“嗒,嗒……”那样轻微,那样细小。翻身时碰到椅子,发出“咯吱”一声,吓得我半天都不敢动。

——201302 叶宸妍

雪,或许已经不下了。

遮阳蓬上的雪有些化为水滴了下来,“叮”的一声,轻轻一跃,在空中来了个漂亮的旋转,又落到下一层的棚上,就这么滴着,渐渐的,声音没了,水也和他的朋友们相聚了。风轻轻的吹着,摇曳的树叶发出“沙沙”的声音。楼下的孩子也不知为何突然惊醒,“哇哇”的啼哭着,可不一会儿,又睡着了。

——201302 叶宸妍

    亲子之间的关系是血浓于水,但也有俩不相来。

    小时候,我们是爸爸妈妈的乖乖宝;是爸爸妈妈的掌上明珠;是爸爸妈妈的心肝宝贝。爸爸妈妈是我们的温暖,给我们一个庞大的避风港,天塌下来有他们抵着。

    进入青春期,我们不再是爸爸妈妈的乖乖宝。而是带着一些任性和叛逆;还是爸爸妈妈的掌上明珠;还是爸爸妈妈的心肝宝贝。只是不知什么时候两者之间多了一个空格。你在书房,他们在做家务。

    你的叛逆不是你的意愿,想好好对待他们,可嘴巴却总是不饶人。谁让青春期碰上了更年期呢?两者都火力正旺,只差一滴油。

    母亲的唠叨经常使你厌烦。两代的战火就这样被一点点燃起。

    母亲是女人,自然也爱美。当她问你衣服怎样时,你总想敷衍她,但心中还是不忍,转过头,看见妈妈的脸,——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些皱纹,一条一条地刻在我的心上,鼻子一酸,停止眼眶内的打斗:“好看。”不禁落泪,立忙扭过头去。

    父亲在江苏打工,一年才回来一次。当你想他时,只能望一望照片中那个婚纱女子旁的他,多么英俊。你以为你的父亲是你的偶像。

    父亲回来的那天,你发现他的头上有些显眼的白色,头发少了不少,难道40出头的人就要变成秃顶了吗?看见他明显消瘦的脸,心不由得“咯噔”一下,你跑进房间,看见衣柜上,5岁的你在爸爸的怀里抱着。那是爸爸多么快乐,现在的眼神中透露的只是憔悴。你到镜子前,看见镜子中的自己,才发现自己已经长高了。父亲,已不能把你抱在怀里,才意识到时光已在你的记忆悄悄溜走。

    你不愿面对现实。

    你害怕生离死别,可来到这个世上,你才明白人生的痛苦。曾经的你以为父母不会老去,不会离开你,你也不会长大,可现在你发现,你错了。

    上天!能给我一个答案吗?为什么人的命运会是这样。

    我不舍,我不舍,我不舍父母的老去,不愿看到他们老去,可一切都太迟,只能现在更多的爱他们。

    ——201302班 薛美琴

   

朴实无华的语言给我们展现了一个爱钓鱼、爱女儿、憨厚且有些自夸的老爸,“我”对“老憨”的态度也随年龄的变化而变化,年幼的敬爱,稍长的厌烦,成长的理解,也表现了一个女儿的成长历程,字里行间充满父女间的深情。

悬念手法贯穿全文,不过在细节中又暗示主角是一个小小孩,“水果味棒棒糖”、“哆啦A梦”、“字都不认识”,使得结尾出乎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结构上:情节曲折动人,特别是中间的一个细节“我想笑,却有憋住了”为结尾张本。开端:吃光了所有的棒棒糖,发展:还把糖纸包成糖来挑衅我,我真的生气了。高潮:自知理屈,小心翼翼地出来接近我,看着无聊的电视和一个字都不认识的书籍,连ipad游戏都不觉得好玩了。“我”还是不理,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结局:交待悬念原来主角是5岁的小表弟。I win两个英语单词写出了自己的得意和一个大小孩的童心。全文细节生动,情节富有张力,特别是小表弟的求饶过程写得很有层次,富有儿童的特点和趣味。

 
    亲人只有一次缘分,无论这辈子你与他们相处多久,都请好好珍惜共聚的时光,下辈子,无论爱与不爱,都不会再见。

    –题记

    星期天收拾房间,顺便整理书柜,手指划过起伏不平的书,忽然,一个印花的的边角引起我的注意,我心生疑惑,顺手抽出,那是一本相册集,是那种俗气的大红色花朵面,边角还沾有油黄的污渍,想是应该很久远了,指腹轻划,翻开来,视线随意一扫,我感到了时空的停止,呼吸顿在此刻。

    是祖母!是那个给予我童年里最美好的一切的祖母,心中一响起祖母二字,仿佛我的心就被撕开了一个缺口,冷风不停的灌了进去,而我的眼睛早已通红,贝齿咬住下唇,迫使自己不能哭。

    第一张照片是我和祖母站在一条小路上照的,这条路好熟悉……“祖母!祖母!”六岁的我沿着这条羊肠小路边跑边喊,终于看到那熟悉亲爱的身影,祖母将双手作喇叭状,开完笑道:“悟空!你慢点!”

    我一头撞进祖母的怀里,那时的祖母身体很康健,还能和我一起玩耍,我记得,有祖母在的地方,我的每一天都格外开心。“祖母!我才不是那个毛脸雷公嘴的和尚呢!他那么丑,怎么可以和我比呢?”我不满的摇着祖母的右臂娇声道,“好好好,我家妮妮不是悟空,不是悟空,呵呵······祖母轻轻抚摸着我的头讨好到。我听到祖母的笑声,也咧开嘴,笑了。晨阳里 ,那对身影,一大一小,是多么宁和。

    往后翻,这张,是祖母的小菜园么?······”祖母!祖母!这里有一个又黑又红的怪虫子!“我在一株菜上看到七星瓢虫惊讶的喊到,祖母将手放到膝盖那儿,一撑,站了起来,歩履还有些摇晃的向我走来”哪儿呢?“”在这!在这!!“我拉过祖母,伸手指向那虫子,”哦!这个虫子叫七星瓢虫,你看,它背部是不是有七个黑点?“祖母看到那只虫子如是对我解释到。

    ”一、二、三、……七!真的诶!“我数完后,大喜,拍手叫到。在夕阳的余晖里,淡淡金色洒在两人身上,定格。看完这张照片,我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朦胧了我的视线,终于,泪水顺着鼻翼划入嘴角,浅尝,一片苦涩。

    我闭了闭眼,将相册向后翻,翻到最后一张时,我愣住了,这是祖母去世时的遗照?想到此刻,我的泪水仿佛开了水龙头一般,无声的流了满面。我连最爱我的祖母的葬礼都没参加,因为好玩的我,不愿意回老家,不想那儿时的一别,却是永别。我合上相册,看了封面许久才放进书柜,脑海里却得不到起生。

    我记得那年一的夏天,所有的时光都被定格成了暧色,祖母对我来说,是我走失过一段路,我看见那些过去在我的心上开出血色的花朵。它们散发着腐朽的气息,最终还是被无声的浪潮给覆盖。

    不堪的回忆,在我的心中一瞬间分裂成一地废墟残骸。

    而我面对此刻,试问;失去过,找寻过。究竟还是要过多久时光才不会这么残酷?

201302班  朱凯妮

   

    当青春变成旧照片,当旧照片变成回忆,当我们终于站在分叉的路口,孤独、失望、彷徨,上帝终于打开了那扇名为成长的大门。

    ——题记

    周末早上出门的时侯,看着道路两旁尽是惹眼的金黄色银杏树叶,心里为之沉醉,抬首望树,那苍劲的树干上点缀着几片金黄色的叶子,如同,一把把贵妃扇,那麽华丽。心里如斯慨叹,而它们也让我渐渐拼凑起一些破碎的回忆。是她和她?

    场景(一)

    有一个大约五、六岁的羊角辫女孩在地上认真的拾着一片片银杏叶,时不时大笑一声,两个本就很大的眼睛睁得更大,小小的嘴巴咧开着,露出洁白可爱的小虎牙,牙齿在太阳光的照耀下闪着别样的光芒,嘴里发出银铃般清脆的笑声,格外动人。那双冻得通红的小手正拿着一片如同贴纸般精致的树叶来回小心翼翼的观赏着。不远处,有一位年纪相仿的女孩在树下看着她,双手都戴着最新款的手套,而无法像她一样拾起那些漂亮的“小扇子”,,因为女孩知道,手套弄脏了,妈妈会打她的,所以这俩个女孩一个在认真看树叶,另一个则认真的看着她??????

    场景(二)

    在几棵银杏树下,有俩个大约十一、二岁的女孩在那里相互争执着谁的叶子好看,争得不可开交,相互挠起痒痒来,两个女孩在那里你追我赶,玩累后,躺在了旁边的木椅上大口喘着气,小脸通红通红的,使夕日照在脸上时,竟也有一种朦胧的美,是那种童真的美。

    场景(三)

    在靠着银杏树的旁边的旁边,有一座木椅,木椅上不论春夏秋冬都常常会有一个扎着马尾辫的女孩,大约十五、六的样子,捧着一本大而重的书在那里静静看着,不管周围多麽吵闹,她的视觉的兴趣全部在书上,不曾离开一会,风轻轻掠过她的发梢,吹起那碎发,堪堪遮住半边脸庞,她也只是轻轻将其捋到耳后,视线依旧停留在书上,认真而专注……;这里也会有一个同龄女孩常来,也是看书。她们的时间却是错开的,一个刚来,一个就刚走,一个刚走,一个另就刚来,在极小的机遇下碰在一起,也只是微笑,不曾有任何话语??????

    这些脑海中的场景便是我同她,为此我只能深深感叹:如果还来得及,请珍惜年少相互陪伴的彼此,因为一不小心,长大便是遗失。

    叶落,落一地淡黄,一地清香。我看着这些落叶,嘴角勾起弧度。

——朱凯妮

   

    我游荡在江河山川

    只为看到你的身影    那天

    我们在风中谋面

    听到你的耳语

    闻到你的阵阵芳涟

    顷刻间 我们在风中失散

    没有道别 也没有说再见

    只希望让你遇见我  为这

    我曾在佛前求了一千年

    佛于是把我化作四季中的雨,蝉,叶

    围绕在你身边 陪伴你走过那些日子

    春风化雨 滋润着你的心灵世界

    夏月蝉歌 为你而高歌一首

    秋知落叶 渺茫愿望飘于天地之间

    冬去春来 我们再次的风中奇缘

    当你走近        走近这里

    这里是我等候你的季节

    而当你终于无视的走过

    在你身后的轻风飘过

    朋友啊,那不是风儿

    是我散去的魂

    ——薛美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