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晚上,有语文自习。

我去看自习。高考前的教室里静极了。我蹑手蹑脚,从后门进入教室,同学们都埋着头。还没有人注意到我。班长贺琼看到了我,她一惊,猛地蹬了一下她前面一桌女生梁夏的板凳。梁夏心领神会,迅捷地从一摞书的上面拽下一本语文书来,盖在了刚才看的东西上面。

贺琼的脸,以及梁夏的脸。红得像一块布。我经过梁夏身边的时候,     地扫了一眼她的桌面。也许太过匆忙,她刚刚拽下的语文课本还没有把她想要遮掩的东西全部遮掩住——刚做过的物理题的一角露了出来。我假装什么也没看到,悄然走过去。

学校规定,每一节晚自习都分给各科老师,在这样的自习课上,只能学习与本科相关的知识。学生们一般很忌讳“逆势而动”,毕竟,谁也不愿与科任老师对着干。尤其是在高考这个节骨眼上。我在教室转了两圈,然后坐在讲台上。我看梁夏怔怔地坐在那里,心神不定。我也不知道怎么办。去安慰她,说老师没有看到你做物理题,那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或者说,你做吧,老师什么也不会说的,那样的话,是不是她会更难堪?那一个晚自习,我没着没落的。

不过,令我释然的是,以后的日子,梁夏非但没有表现出多少不安来,相反,还突然和我很亲近,有说有笑的。我也不知道这中间发生了什么事。不过,这不是我所在意的。我在意的是,一个学生,已经把存在心里的不快统统扔掉了。梁夏考上的是北京的一所学校。前年,我去外地参加一个笔会,路过北京的时候,和在北京的学生们一起吃了顿饭。梁夏端起酒杯说,老师,我得谢谢你啊。我说,老师也并没有为你们多做出过什么,不必言谢。不,梁夏一脸认真地说,老师,你给我写过一张字条呢,也许,你早忘了,不过,我还记得呢,而且,一辈子也忘不了。一张字条?我有些纳闷,我没有给她写过字务啊!

老师,你真是贵人多忘事。来,我给你背背字条的内容:无论什么时候,你要相信,生活都不会为难你的。无论过去、现在,还是将采,不管发生了什么,老师永远站在你的一边,坚定地支持你。背完后,梁夏突然泪光闪闪,说,老师,你知道,那天晚上,本来是你的咱习课,我却做了物理题,你发现后,我都吓傻了,一个晚上,我都心神不宁,没有看下书去。不过,第二天上午,你就给了我这张字条。你知道吗,你给我这张字条的时候,我觉得你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老师,也是最大度的老师。

我给了你字条?我在记忆中极力搜寻着,是的,印象中,我曾写过类似的字条,可是……梁夏见我还在纳闷,说,老师,你真是,你写完了,是让班长贺琼转交给我的。我一下子明白了。我记得,贺琼有一次考试成绩不理想,我曾经写过这样的一张字条鼓励她。也许,那一个晚上,当她看到心神不安的梁夏后,灵机一动。把我曾经给她的字条给了梁夏。

那天,我没有点破这个秘密,默默地接受了这原本不属于我的感恩。生活中,也许还有许许多多这样的秘密。一些人,在生活背后。悄悄地帮助了你我:但他们什么也没有说,而且,生活也最终没有为我们道出过真相。就这样,这些秘密也永远成了秘密。那些帮助过我们的人,也永远藏在了生活深处。

我想说的是,我们每个人的背后都有过这样一些好人,不管是以什么样的方式,无论是多是少是重是轻,他们都曾经帮助过我们,尽管我们一句感谢的话都没有对他们说过,但这个世界。因为他们的存在,而添了生气,多了底蕴,有了魂。

——摘自《初中生学习·阅读》2012年第3期

 

17.本文以  一张字条(字条)(1分)  为线索,叙述了  班长贺琼把老师写给自己的字条转交给梁夏,使她放下了包袱。(意对即可,2分)        这件事。(3分)

 

18.联系上下文,在下面句子中的横线上选填恰当的词语,并说说这样选择的理由。(3分)

我经过梁夏身边的时候,           地扫了一眼她的桌面。

A.很气愤   B.很随意   C.很严厉   D.很刻意

B (1分);“很随意”表面是说我漫不经心,不在意,其实是用故作的随意来探明梁夏在做什么(1分)。同时与下文“我假装什么也没看到,悄然走过去。”相照应,表明我不想点破此事,不想给梁夏造成心理压力(1分)。(意对即可,共3分)

 

19.文中画线句子“梁夏怔怔地坐在那里,心神不定”表现了“梁夏”复杂的心情。请用第一人称写一段表示其心理活动的文字。(2分)

19.示例:糟了!老师看到我做物理作业了?可他既然看到了,又为什么没有批评我呢?我该怎么办呢?(2分)

 

20.班长贺琼在故事中是一个重要的人物,请谈谈你对她的认识。(3分)

20.她是一个值得感谢的人(1分),因为她不仅帮了梁夏,也帮了我(1分),更重要的是她善解人意,默默帮助他人不求回报,精神可贵(1分)。(意对即可,共3分)

 

21.本文向我们传达了一种积极的人生态度,请写出你阅读本文后最深的感受。(3分)

21.示例:赠人玫瑰,手有余香;帮助他人,不一定要大声说出来;世界也因那些默默帮助他人的人而更加美好。(意对即可,2分)

 

     主旨;我在操场上听到的各种声音(这个能算是主旨么

    内容;五月的日,炙热的骄阳悬挂在天空,偶尔有云朵拂过,挡住那滚烫的阳光,围在操场上训炼的学生便会发出一阵欢呼声。不过那也只是一阵而已,在操场上训炼的学生又有心无力的训炼起来。我跑完1000米左右就有些把持不住,渐渐速度慢下来了,小跑到台阶上休息,心脏因强烈的运动而急促的跳动着——-“咚咚咚咚咚咚……,”嗒嗒嗒嗒嗒……‘我顺眼看去,初三的在机械的摆动着手臂——在跳绳。“咚”天哪!这声音似有一座楼宇轰然倒塌的震耳,呃……谁的脚力如此强悍,竟将足球的门用球给……砸倒了,后面的是某几位无话的同学“啊”的一叫,惊吓的喊了一下:还好没站那……我看着他们,偷笑,男生们真是……“乐观”.突然一个实心球扔在了距离我只有0.000001厘米的位置右侧,我叫了一声:妈妈咪呀 !噔。 噔。噔的跑开了。

——朱凯妮 

“哧”的一声厨房的门被缓缓的打开。仿佛听见母亲极细的又极零散的脚步声。似乎怕听见打扰到我。我原本以为做饭的声音很吵但没有,声音很微弱。不仔细听是听不出来的,只能模糊辨别出水烧开后“噗噗”的沸腾声。还有母亲在使用锅具时碰撞的声。我爬起来床,洗漱后,妈妈已经用精致的瓷碗端出了香喷喷的鸡蛋面。我慢慢品尝,不愿很快吃掉,只想记住这这味道。慢慢正在一旁迷住了双眼,不知是注视我,还是早已忍不住疲惫想小憩片刻。

——张旭涛

夏日的湖边是生机勃勃的。湖边的是一大片草地,轻轻坐在这儿,只觉得自己置身与自然中,金色的阳光照在大地上,湖面波光粼粼,青草也油的发亮。蝴蝶徜徉在美丽的花朵中,一路欢歌,一路采撷,优先自在,累了,就在花香里做个梦。几只不知名的鸟儿在树梢唱歌,闭上眼,静静享受,心也平静。在学习、生活中我们没玩没了的追赶,我们最终不仅难于跑赢别人,跑赢自己。倒不如细细品味沿途的风光,让生活多一些美好,多一些芬芳。

——苏新悦

静静的,“啪!”是关门的声音,某处传来小声的低喃:“真的有那么忙吗?陪我吃饭的时间都没有了吗?”我干扒了两口饭,下楼去骑自行车。骑呀骑,凉飕飕的,往天上一望,却发现天,变成了紫色。我揉了揉眼睛,定了定神,再次望去,又变成了黑色,星星就像一盏灯,照亮了天,却无法温暖我的心。回去的路上,我看到了紫色的花儿,紫色的树叶儿,我觉喜欢的紫色,那么神秘,我也是。外人,看到了表面,看不到内心。时间久了,看到了内心,却看不到最深处。自认为了解我的人,其实,真的都不了解我。我,可是藏了那么多秘密呢!你,你们都找不全。再看路边,眼泪却止不住的往下流,又在想她了,每天去学校,都是那么想见到她。可是,这里不是小学,那个宅女,有怎爱出来。星星一闪一闪的,好像在同情我,月亮也为我黯淡了。回到家中,还是只有我一个人,电脑、电视在此刻都变得比夜色乏味。“啪!”是妈妈回来了,带着疲惫的身躯回来了。夜色,仿佛获得了新生,一切孤独与寂寞都在此刻被赶走。

——程睿

混乱,像一首抑郁在心底的诗,久久的沉着沉着,却无法读出。

我甚至可以看见那些黑色的字眼是怎样无力的陷进粘稠无边的黑暗里,一点一点的没入,直到像黎明前的萤火虫,痛苦的燃尽自己的生命。连同那些幽幽闪烁着的荧光,一并熄灭。

在这种凌迟般的混乱里,我倍感沉重,我煎熬着,颓然着,我渴望我能够拨开云翳,却只能蜷缩在阴暗里。我慌张着,埋头整理着那突如其来的悲伤。我是在怜悯着。

那些命运可悲的可怜虫,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在希望来临前烬灭了自己唯一的温暖,企鹅又想实在怜悯着自己。兴许这是一种惩罚罢,把我没入了混乱中,挣脱不出来。

——耿晨燕

  “你不过是个平凡的银行里的一个平凡小职员。”这句话像梦魇一般紧紧缠绕着她,她逃不开。她的目光有些厌恶的避开电脑表格里密密麻麻的支出、收入、支出、收入支出、收入,可她还是明白的,这是她自己选择的工作,压下烦躁,逼迫着自己去看那些条目,一秒、两秒……三秒。不过三秒的光景,此刻却像一年般漫长,她的太阳穴又开始突突的跳起来,轻叹一声,妄想驱走眼里心底的云翳,却不想积的更深。

不说因常年加班没能休息好而久久不退的熊猫眼,也不说她在一个女子最该装扮自己年华最绚烂的时候只能对着橱窗内琳琅满目的奢侈品望而兴叹,她竟是生活的必需品都有些招架不住。她像这座都市中大多数人一样,终日忙忙碌碌却还是一事无成,她是还记得三年前的自己是怎样的意气风发闯进这个张爱玲笔下繁华而又沧桑的上海,却不想呗生活磨平了棱角,在一个一个规则内苟延残喘。她本是不甘平凡的,却在一次次鲜血淋漓的打击下体无完肤,葬在平凡的脚下。

——耿晨燕

地点:操场

主旨;我在操场上听到的各种声音

内容;五月的日,炙热的骄阳悬挂在天空,偶尔有云朵拂过,挡住那滚烫的阳光,围在操场上训炼的学生便会发出一阵欢呼声。不过那也只是一阵而已,在操场上训炼的学生又有心无力的训炼起来。我跑完1000米左右就有些把持不住,渐渐速度慢下来了,小跑到台阶上休息,心脏因强烈的运动而急促的跳动着——-“咚咚咚咚咚咚……”“嗒嗒嗒嗒嗒……”我顺眼看去,初三的在机械的摆动着手臂——在跳绳。“咚”天哪!这声音似有一座楼宇轰然倒塌的震耳,呃……谁的脚力如此强悍,竟将足球的门用球给……砸倒了,后面的是某几位无话的同学“啊”的一叫,惊吓的喊了一下:还好没站那……我看着他们,偷笑,男生们真是……“乐观”.突然一个实心球扔在了距离我只有0.000001厘米的位置右侧,我叫了一声:妈妈咪呀 !噔— 噔—噔的跑开了。

——朱凯妮

地点:客厅

主旨:我&姐吵架的一些事

内容:客厅,我和姐冷战中,谁也不理谁,电视还传出那“空灵”的声音—歌声,让人心生空洞。风扇“呼呼”的吹着,似要将我的心中怒火“熄灭”,但却让人心烦,手旁的手机“叽叽”的叫着,我扫了一眼,又是你!都是你的错!我的眼睛似要喷出烈火,将新买的手机吞没,我狠狠拿过手机,触了下拒绝,然后下线,将手机扔到沙发上,不料没扔准,“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我瞟了眼旁边的姐,纳尼!她居然神色自若的在喝着茶,看着书,书页“哗啦”的响,仿佛在嘲笑我一般……

——朱凯妮

电影开始播放了,伴随着轻快地篇头曲我轻松的躺在座位上,这是一篇喜剧片,主人公说话的声音都显得滑稽。电影笑料很多,演播厅里不时就发出一阵悦耳的笑声。我不停的嚼着爆米花, “嘎叭嘎叭”奇怪的声音,不过挺有趣的。端起手里的果汁,吸了满满一大口,瞬间就“噗”的喷了出来,这下大伙彻底乐了,笑声乱了,有的人是哈哈大笑,有的人抿起了嘴偷偷笑。孩子们则是咯咯的傻笑,情节真的太有趣了。

——张旭涛

地点:办公室

主旨:老师批评同学,同学的紧张

“吱——”一位女初中生进来了,颤颤地踏向着一位老师,老师望望她头又返回去。一会儿,“碰!”老师拍了下桌子,吓得学生往后一震“拍!”。“最近犯什么糊涂?……”同学从开始略昂着头渐渐低下去。又顿了一会,清晰听见篮球落地弹起的声音,阳光射进的窗户,只听见窗外一辆车“呼——”而过。让沉思的女孩都清楚听到,心里烦躁闷闷的。

火车售票站上,人们来来往往,嘈杂声响彻每个角落,每个音节都如沉重的石头“轰”地砸在地上。即将离开的他将要离别他的家人,红红的眼眶里闪烁着泪花,凝聚,顺着脸部滑落到嘴角,浅尝,是苦涩和浓浓的亲情。滴落——“嗒”,离别的前奏,心中不舍。“呯呯”心脏加速,身体不停地颤抖,“沙沙”衣服不停地摩擦,时不时地加速。“呜呜”火车要开动了,他猛地转身,泪水溢出眼眶,一颗颗流在地上,头也不会地钻进人群,后面传来的安慰声,是他再颤抖了一下,继续前行。“呜呜”火车开动了,一道长长的影子在夕阳下越来越小,直至消失。夜晚,虽然售票站空无一人,但却留下了无法抹去的亲情。

——龙沛翔

  “吱”一只大手换缓缓将门推开,对着里面大声说了一句:“出来吧!我们需要好好谈谈”里面没有一点动静,“哎——,你怎么就不明白呢?现在是学习时间,要努力,才能对得起你爸,我!”里面依旧没有动静,仿佛里面的人不会说话。一道黑糊糊的人影若影若现,身体略微抽搐,几滴晶莹的眼泪从鼻翼滑落,可却没有发出一点声音。显然,他并不想于爸爸交流怕爸爸伤心,于是避而不谈。爸爸摇了摇头走开了,那黑糊糊的人影逐渐清晰,倚靠在门边,望着远去的背影,轻轻叹了一口气,心中的大石悄然落下,呼吸再次变得平缓……

—— 龙沛翔

叮铃铃,放学了,校园离开变得喧闹起来,大家都准备回家了。原本冷清的操场也渐渐沸腾起来,充斥着同学们的欢声笑语和一个个忙碌的身影。体育老师呼呼地吹着口哨,指导着学生们,时不时还要训斥两句,却好像被训的人是我,不禁加快了速度,全力奔跑。身旁的实心球不断地举起又落下,嘭的一声砸在地面,却好像砸中了我的心,心痛。我又一次被落在后面,又一次提速,终于追上了同学,说了一句:“不带你们这么玩的!”

——邢钰

吱呀一声,门开了,里面已经挤满了人。人群深处传来一声声清脆响亮的板子声,那声音那么响,一定很重吧。愈发清晰,愈发响亮,直钩人心,躲得远远的不想听,却越来越响。身旁的同学不停地谈论着自已要打几板子,可此般喧哗也盖不过板子那啪啪的响声,倒显得更加有力,不安感从心底蔓延开来。校外的车好像也尝试着帮我掩埋掉内心的不安,不再安静,都嘀嘀嘟嘟地吹起喇叭,却不知,它只能让我更加烦躁。人渐渐少了,打过了的人阵阵哀鸣和肿的跟猪蹄一般的手让我更加恐惧。哎,早点打早点走吧,不在这备受煎熬了吧。我走上前去,手上比划了一个3,伸出了手,老邢说:“错这么多,打重一点!”我心里的五味瓶突然打破了,又惭愧,又激动,又害怕,不知所措的我很无奈,成了一粒随风游走的轻尘,漂泊在自已的心里。突然,重重的一击,啪的一声,痛彻心扉,麻木从手心迅速发散到整个手掌,更别提下面的两板了。

——邢钰

夜晚的长江路依旧繁华,路上的行人如流水般延绵不绝。每个人都是开心的,笑着,嬉闹着,耳边的笑声不断,映入眼帘都是一张张笑脸,而我是多么的格格不入,一个人走在街上,形单影只,陪伴我的只有一片小黑影和耳机里回荡着的空灵旋律。霓红灯色彩斑斓,身后的车极其配合的闹着,绿色带里的花草长势正旺,好像都在嘲笑我。路边商贩吆喝声盖过了行人的喧闹。我坐在灯下花坛旁,望着那泛黄的刺眼灯光,衬得我得心如一把死灰,轻轻一声谓叹,一下子开启那尘封的记忆,一股忧伤更加浓烈的袭来,禁不住抽噎了几声,换作一抹苦笑,归于沉寂。

——邢钰

一股不愉快的浑浊潜流“搅浑”了我那快乐心情的深处,像烈火焚心,迅速地蔓延开来,炙烤着全身,火辣辣的闹着,生生的疼。火势越来越大,脑子也跟着热起来,想把它忘掉,却怎么也忘不掉。空气中的烟雾渐渐浓重,呛鼻,眼里的泪水被熏得不住地往下掉,终于决堤。水火不容,火焰再高也终究躲不过水的洗礼,火灭了,只留下点点残泪,孤零零地滑过鼻翼,落进嘴角,浅尝,一片咸涩。

——邢钰

走进门,一股浓烈的消毒水味直往鼻子里钻,感觉很不好闻。空气中弥漫着一种气息,说不清,道不明,只觉得让人浑身发毛。走廊很安静,只有酣睡病人细小的呼噜声和他们的呓语,偶尔传来一阵音乐,又是哪位病人打完了点滴?兴许是因为静的没趣,路边车辆的喇叭滴滴嘟嘟闹个不停。手术室的灯在昏暗的走廊里亮的刺眼,几个人在紧闭的门外焦急地走走停停,到处充斥着悲伤和期盼的眼神,直钩人心。

——邢钰
小寞是个令人羡慕的女孩。

拔尖的成绩,姣好的面容,稍富的家庭,在老师面前,她礼貌;在同学面前,她清高。

“装清高,算什么本事。”一些嫉妒心作祟的女生路过她的身边时,总会冷不丁地嘀咕一句。

她并不理会,继续做自己。

可,又有多少人知道,她的确在装呢?

在家里,她以摔杯子的形式来发泄自己的情绪,甚至从来不听爸妈的话,她们在外忙生意,零花钱打到卡上,她只是一分不嫌多的取走。但在学校,她不能这样,她是好学生,老师的宠儿,同学们羡慕嫉妒恨的对象,她要时刻保持自己的完美形象。

她也有不想装的时候,但她突然意识到,有些面具戴久了,就再也拿不下来了。

——叶宸妍

是谁,一不小心偷走了我被里的棉花,挂在天空。

于是有了云。

兴许是那些个微笑明媚的孩子们,调皮的钻进阳光里,将迷糊的星星忘了带走的闪耀着的小小星尘丢在我的梦里,作为交换;

兴许是那些个叶尖绿色的芽胚,努力真冲开土地的禁锢,扬着明媚的味道,等着我的表扬,却可怜兮兮的被忽略;

兴许是那些个成日里活泼的伙伴,肆意的张扬着,踩在孩子这个称呼的尾巴上,喧闹着,有些笨拙的证明自己的能力;

每个白昼前都是黑夜,可同样的,每个黑夜后都是白昼。

白昼明媚,暗夜未央.

——耿晨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