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文一】

呼唤道德不必拿“深夜开门”说事
乾羽

  租住在杭州某小区的小晨,讲述了一件令她心头暖暖的事。那天凌晨一点,她被一个陌生妹子的电话吵醒,对方说:我是1901租客,单元门的密码锁坏了,你能帮忙开下门吗?尽管开始内心拒绝,但想到姑娘的惨境,小晨马上下楼去开了门。第二天早上,她的房门外出现了一袋水果和一张字迹娟秀的便签:周三晚上打扰你了,谢谢你替我来开门,打了5个租客电话,你是我最后一个希望。(9月28日《杭州日报》微博)

  自媒体时代,很多新闻变得越来越碎片化,比如上面这条新闻,看完后很多人会提出这样的疑问:既然是陌生人,怎么会有联系方式,而且5个租客的电话都有,打电话的女孩又不是房东!单元门密码锁坏了,为什么不找物业或门卫呢?既然是使用密码锁的小区,档次也不应该太低,难道是急于进门,没有想其他办法,拿起电话就打?总之,面对有限的信息,人们的质疑会因为信息的缺失而强烈。尽管,这些细节好像无损核心事实,但是,人们会因为这些信息的缺失以及事件的反常,而怀疑到事情的真实性。

  当然,事情可能就是真实的,这是生活中让人感到温暖的插曲。这样的插曲,在一个人与人陌生化严重的社会,似乎显得异常珍贵。因此,媒体把这样的插曲作为新闻来报道,告诉人们有这样的温暖人心的事件发生。或许,有人还会把这个个案当成是一种道德示范和提醒,告诫人们道德离不开善意的行动和真诚的感谢。的确,社会道德之所以出问题,就在于人与人之间变得越来越冷漠——有些人在看到困境时不愿意伸出援手,有些人在接受帮助后不懂得感恩。

  呼唤道德的动机没有错,但是没有必要拿深夜开门的个案来说事。首先,这样的个案并不恰当。试问,有多少人敢在深夜给陌生人开门呢?一个住户没有义务在深夜下楼为一个陌生人开单元门,而且,深夜开门是不安全的行为,哪怕要求开门的真是同单元的住户。因此,深夜开门就是一种愿望道德——希望别人做到的道德。面对陌生人深夜开门的要求,接到电话者当然可以拒绝——他们没有这个义务,而且面临风险。道德是可以分为愿望道德和义务道德的,我们能够要求的其实是义务道德,如果泛化地将愿望道德作为要求的一般对象,就容易引起新的矛盾。难道,深夜不给陌生人开门就是一种不道德?

  其次,道德更多时候产生于常态。我们所呼吁的道德,其实并不抽象,也并不虚无。它不是要求人们一定要牺牲自己的利益,来成就、成全别人、社会;它也并没有排斥个人的利益和诉求,它本身就是一个人的生物化、社会化、精神化统一的过程。在呼吁道德时,我们当然期待美德,它让人们看到了人的精神性,看到了人格的伟大与崇高,但是在日常生活中,我们所呼唤的道德,其实更多的是日常的道德——能否恪守职业道德,能否在别人需要帮助时,给予力所能及的帮助,等等。深夜开门似乎不是这样的情形。与这个案例不同,前几天有一条新闻,说一位母亲怕孩子打扰到别人,在飞机上给周围乘客发糖和耳塞的行为,就是一种日常道德,它既让人看到了用心,也让人感受到了道德的温暖。

  

  (选自2017年9月29日《北京青年报》)

  [点评]深夜开门的个案可以作为新闻来报道,只是在关注时最好能够有更多细节,在传播时最好不要有过高的道德层面的预期。否则,新闻就容易引起选择性解读和逆反效应。道德扎根于生活的常态中,我们需要的是更普遍、更具体的道德,哪怕它们不足以构成新闻,只要它们是真实的,鲜活的,我们就可以受益其中。

【选文二】 

武亦姝和赵雷为何火了
濂溪

  近段时间,一个“才子”、一个“佳人”陆续成为朋友圈里的刷屏人物。前者是赵雷,一位民谣歌手,凭着一首《成都》,在湖南卫视节目《歌手》中甫一登台,就拿到了第二名的好成绩;后者是武亦姝,一名中学生,在央视《中国诗词大会》上一鸣惊人,成功问鼎。一个现代、一个传统,两人的“意外火爆”,看似不搭边,背后或有着相似的原因:唤醒人们对优雅文化的渴望 。
  撇开《成都》的曲调不说,它的词本身就是一首诗歌。“让我掉下眼泪的,不止昨夜的酒。让我依依不舍的,不止你的温柔……分别总是在九月,回忆是思念的愁”,抑扬顿挫的韵律、画面十足的文字,比起声嘶力竭的无端发泄,趙雷的笔触就像冬日的一缕阳光,给我们带来温暖而沉静的安抚。也无怪乎有人在安静听完这首歌后,感慨:“成都因为赵雷的《成都》更加成都。”话虽绕,却点出了《成都》火的缘由:共鸣。
  同样,武亦姝的火,也不仅仅因为她高挑的个子、俊秀的外表、温婉的气质,更是她身上浸润的深厚文化底蕴对集体记忆的唤醒。从《诗经》里的“七月在野,八月在宇,九月在户,十月蟋蟀入我床下”,到《将进酒》的“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从苏轼的“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到陆游的“塞上长城空自许,镜中衰鬓已先斑”,武亦姝用舞台上的惊艳表现,唤醒了无数观众共同的文化记忆。很多人或许在忙碌的生活中,在红尘的追逐中,早已经忘记了诗词的意义,但蓦然回首,却发现那些纯洁心灵、净化灵魂的传统文化,就隐藏在心灵深处。这样的集体记忆,怎能不令人泪奔?怎能不令人感动?
  其实,不管是打动人心的民谣,还是古典雅致的诗词,流淌于其间的,正是“雅文化”的血液。古典诗词,自不用说。不少民谣,也正是因为其历经打磨后,刻画出人生的百态,引发大家的共鸣,增厚人心的土壤,由此才成为“爆款”。叶嘉莹先生曾指出,诗歌的用处,正在其可以唤起人们一种善于感发、富于联想、更富于高瞻远瞩之精神的不死的心灵。这句话,同样也适用于其他文学艺术作品。一部作品,假如充斥着庸俗、低俗的元素,弥漫着无聊、空洞的气息,或许能赢得一时火爆,但却难言持久。更别说,那样的作品除去发泄、抱怨之外,对于心灵成长,又有何益可言呢?所以说,有意义的作品才是培厚文化土壤的养料。
  赵雷、武亦姝有两句话,格外令人印象深刻。一句是,“人生需要不断感动,才能守住那些始终干净的东西”;另一句是,“文化在我们每个人身上的烙印终归会显现出它的力量”。“始终干净的东西”“文化的烙印”,表述虽有不同,但无疑,都是对雅文化的一种呼唤。拒绝那些虚伪的东西,用有意义的文化涵养现代心灵,这,或许是是赵雷、武亦姝给我们带来的最大文化启示。
  (选自2017年2月9日《人民日报》)
  [点评]俗和雅,并非截然对立。雅,并不意味着追求“小众化”,不考虑大众的接受能力;雅,更不意味着故弄玄虚、无病呻吟。恰恰相反,所谓的“雅”,是要以“意义”驯服“庸俗”,用朴素纯粹的美打动人心。那些传唱久远的歌曲,那些广为流传的诗歌,不管是让人感动也好,引人深思也罢,不都因其有着独特的美才被人们传唱么?可以说,“雅”的品质,有时同样需要有“俗”的演绎,只不过,这种“俗”并非庸俗、烂俗,而是通俗。

作家心语:在自己心中,亮一盏灯,即使穿行在寂寂的幽暗岁月里,也有了一抹永恒的光亮。

周末,和风送暖,阳光晴好,是难得的好天气。女儿小美闹着逛公园。城市不大,每逢节假日,公园是小美最向往的去处。

我们搭乘公交车,朝着公园的方向行驶。车开过两站路,上来兄妹两人。哥哥眼盲,妹妹腿有残疾,那姑娘轻声提醒:“哥哥,抬脚。”他们相互搀扶着上了车。两个年轻人起身让座,妹妹扶着哥哥坐稳。售票员走到兄妹面前,妹妹从衣兜里掏出证件递过去,售票员接过,眼睛迅速地瞟了一眼,说:“早换新证了,这证不管用。”

妹妹赔了笑脸,慌忙解释:“今天天气好,我陪哥哥到河堤上转转,我们不知道换证了,回头就去补办。”

“不行,下车。”售票员固执地说。

这时,一位老大爷站起来,对售票员说:“他们是残疾人,车上的人都能看出来,你看不见吗?”

“这是公司的规定。”售票员心里不服,理直气壮地声明,“我也是照章办事。”

“他们行动不便,把他们撵下车,你心里能过得去吗?”

“只这一次,快换新证。”售票员口气软下来,转身继续售票。貌似倔强的人,最终还是在善意的人文关怀面前让步。

车上的人都松了一口气,妹妹感激地望着老人。公交车到站,妹妹扶哥哥起身,两人缓缓移步。盲人哥哥突然转过身,弯腰,鞠躬……面带微笑,神情羞赧,他是在以最纯朴的方式,向让位的年轻人、据理力争的老人、态度缓和的售票员以及关心他们的乘客,致以深深的敬意。因为,他心里明白,即使眼前一片黑暗,社会还在拉着他。众人目送他们下车,他们的背影越来越远,终于消失在茫茫人海。

我们常被不如意的事困扰,脸上笑容浮动,内心愤懑不平,为无人赏识而力争,为无人喝彩而沮丧,甚至为几句冷言,与人剑拔弩张。可是,刚才那位盲人,穿着干净朴素,脸上泛着光彩,神情庄严自重。盲人眼睛看不见,可是他们内心清澈,心灯常明,懂得感恩生活。相比盲人,我们何其幸运,大千世界的美好,可尽收眼底,更应该珍惜眼前的幸福。

公交车上的肓人,用自己的方式,表达了对陌路关怀的感谢,这本身也是一种善良。我想起了一则故事:一位盲人,晚上出门时,手里常提一盏灯笼,人们感到很好奇,就问他:“你自己看不见,为什么提着灯笼走路呢?”盲人认真地说:“我提灯笼不是为自己照亮道路,而是为了给別人照亮,让他们能看见我,这样做既帮助了别人,又保护了自己。”关爱他人,其实就是善待自己。

快擦亮你的心灯,让爱与希望在心底升腾,既照亮了别人,也温暖着自己。

在那个阴雨绵绵的早晨,他正为大学毕业后连续数月东奔西跑地求职却没有找到一个满意的单位而沮丧万分,一个人沿着乡间小路踽踽而行。

不知不觉他已站在了离村子挺远的一座土窑前,猛抬头,那位近来才开始学习烧制瓦罐的老人的举止,将他的目光惊住了。只见那老人大步走到窑前,眉都没有皱一下,便抡起一根铁棍,咣咣咣,将一大溜刚刚出窑的形状各异,大大小小的瓦罐全部打碎。

他不解地走上前去,问老人为何将它们全都打碎了。

老人不紧不慢地说:“火候没有掌握好,都有一点毛病。”

他惋惜道:“可是你已经花费了许多的心血啊!”

老人长吁了一口气道:“可我相信下一炉会烧得更好些。”老人坚定的口气里透着十二分的自信。

老人又坐在霏霏的雨丝中,再次从头开始,认真地一点一点地做起泥坯。那坚决打碎重来、成功在握的从容自若,深深地打动了他——是啊,即使所有的瓦罐都打碎了也没有关系,只要心头执著的信念不被打碎,老人就不愁做不出更加满意的瓦罐。

默默地,他朝老人深深鞠了一躬,转身跑回家中,背起简单的行囊毅然地加入南下打工队伍中。在一次次焦灼的等待中,在一次次失望的重击后,他终于谋到一份很艰辛的工作——在一个建筑工地当小工。

数年后,他拥有了一家不小的公司。

生活中,总会遇到失败。然而这时,谁能咬紧牙关,告诉自己:我还有一样最宝贵的东西——不肯折弯的信念,并且紧紧地握住它,准就会在艰难中平添一股勇气,一股无所畏惧的力量,就会觉得脚还踏在土地上,血还是热的,路还没有完全断绝,闯下去,拼下去,就能取得事业的成功

 

[点评]文章巧妙地安排了大学生和烧窑老人的故事,两个故事扭结一起而又构成对比、映衬的关系,富有启发作用。结尾的议论可谓画龙点睛,它浓缩了两个故事的内涵,揭示了生活的哲理:只要信念永存,就能取得事业的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