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子之间的关系是血浓于水,但也有俩不相来。

    小时候,我们是爸爸妈妈的乖乖宝;是爸爸妈妈的掌上明珠;是爸爸妈妈的心肝宝贝。爸爸妈妈是我们的温暖,给我们一个庞大的避风港,天塌下来有他们抵着。

    进入青春期,我们不再是爸爸妈妈的乖乖宝。而是带着一些任性和叛逆;还是爸爸妈妈的掌上明珠;还是爸爸妈妈的心肝宝贝。只是不知什么时候两者之间多了一个空格。你在书房,他们在做家务。

    你的叛逆不是你的意愿,想好好对待他们,可嘴巴却总是不饶人。谁让青春期碰上了更年期呢?两者都火力正旺,只差一滴油。

    母亲的唠叨经常使你厌烦。两代的战火就这样被一点点燃起。

    母亲是女人,自然也爱美。当她问你衣服怎样时,你总想敷衍她,但心中还是不忍,转过头,看见妈妈的脸,——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些皱纹,一条一条地刻在我的心上,鼻子一酸,停止眼眶内的打斗:“好看。”不禁落泪,立忙扭过头去。

    父亲在江苏打工,一年才回来一次。当你想他时,只能望一望照片中那个婚纱女子旁的他,多么英俊。你以为你的父亲是你的偶像。

    父亲回来的那天,你发现他的头上有些显眼的白色,头发少了不少,难道40出头的人就要变成秃顶了吗?看见他明显消瘦的脸,心不由得“咯噔”一下,你跑进房间,看见衣柜上,5岁的你在爸爸的怀里抱着。那是爸爸多么快乐,现在的眼神中透露的只是憔悴。你到镜子前,看见镜子中的自己,才发现自己已经长高了。父亲,已不能把你抱在怀里,才意识到时光已在你的记忆悄悄溜走。

    你不愿面对现实。

    你害怕生离死别,可来到这个世上,你才明白人生的痛苦。曾经的你以为父母不会老去,不会离开你,你也不会长大,可现在你发现,你错了。

    上天!能给我一个答案吗?为什么人的命运会是这样。

    我不舍,我不舍,我不舍父母的老去,不愿看到他们老去,可一切都太迟,只能现在更多的爱他们。

    ——201302班 薛美琴

   

    我游荡在江河山川

    只为看到你的身影    那天

    我们在风中谋面

    听到你的耳语

    闻到你的阵阵芳涟

    顷刻间 我们在风中失散

    没有道别 也没有说再见

    只希望让你遇见我  为这

    我曾在佛前求了一千年

    佛于是把我化作四季中的雨,蝉,叶

    围绕在你身边 陪伴你走过那些日子

    春风化雨 滋润着你的心灵世界

    夏月蝉歌 为你而高歌一首

    秋知落叶 渺茫愿望飘于天地之间

    冬去春来 我们再次的风中奇缘

    当你走近        走近这里

    这里是我等候你的季节

    而当你终于无视的走过

    在你身后的轻风飘过

    朋友啊,那不是风儿

    是我散去的魂

    ——薛美琴

下着雨的天空好寂寞,我的影子定格在角落。

清晨,外面的天气有点糟糕,微风带着一丝凉意扑面的吹来。细雨丝像线条般落到人们的衣上,树叶上,房顶上……独自漫步在雨中,黑压压的影子在你的上方,使你的心情有些沮丧,一步一步地走着,低着头,不知道在想着什么,只是一味地寂寞着。

回到家中,只是坐在书桌前,不知在看着什么,只是发呆着,眼睛眨也不眨一下,似乎时间从此定格,不再转动。

最终,你还是伸了一个懒腰,无趣地趴在书桌前,抬起头,仰望天空却还是黑压压的一片,没有光明。家里的灯也没有开,周围黑乎乎的,使你一点儿也不想动弹。

独自一人坐在家中,黑暗包围在你身边,是你的心情逐渐开始黯淡,嘟起小嘴,皱着眉头,只有无趣罢了。

身边的人去哪儿呢?——他们都出去工作罢了,算了,不去想他们了吧,可留下的只有叹息声。声音呢?除了汽车行驶在雨中,并且同时溅出来的水落到人们身上他们的尖叫声,还有什么呢?鸟儿也不愿在这个时候陪伴你,夏虫们也都停止住了唱歌。他们留给你的只是寂寞。

天在不知不觉中有黑了下来,感受到了一点在黑暗中的光,是月光吧?雨停了么?再次抬起那忧郁的有些期盼神情的头,透过窗户向远方看去,——唉,原来只是马路上寂寞的灯光罢了,天上,还是黑压压的吗——不,已经看不清了。

夏虫不知为何又歌唱了起来,是可怜我这个寂寞的人吗,——心里终于有些安慰,毕竟还有夏虫与街灯在寂寞的黑夜里陪伴我吧。

去看天气预报吗?去吧,你要相信,明天会更好?——明天;多云转晴。——明天他们应该放假,突然,灯开了,光照遍了整间屋子,身边的人回来了吗,明天,寂寞应该走了吧!

寂寞,再见……

——–薛美琴

走进厨房,就看到在浓烟中妈妈模糊的身影,听见锅铲撞击锅的“碰碰”声的油放入锅里的“磁啦啦”.渐渐地感受到油烟的呛鼻味,不禁咳了两声。一股香味传入鼻中,是红烧排骨的味道!走进仙境里仔细观看,——-果然是色、香、味俱全的红烧排骨!喜悦之情立即显露在脸上。禁不住诱惑的我悄悄地用手拿了一块便迅速地放入嘴中,呀,烫死我了!急的我上碰下跳,立马从冰箱拿了一杯水咕咚咕咚的流入肚中。闯入这次的奇妙世界,既奇妙又“刺激”.

———–薛美琴

下着雨的天空好寂寞,我的影子定格在角落。

清晨,外面的天气有点糟糕,微风带着一丝凉意扑面的吹来。细雨丝像线条般落到人们的衣上,树叶上,房顶上。

独自漫步在雨中,黑压压的影子在你的上方,使你的心情有些沮丧,一步一步地走着,低着头,不知道在想着什么,只是一味地寂寞着。

回到家中,只是坐在书桌前,不知在看着什么,只是发呆着,眼睛眨也不眨一下,似乎时间从此定格,不再转动。

最终,你还是伸了一个懒腰,无趣地趴在书桌前,抬起头,仰望天空却还是黑压压的一片,没有光明。家里的灯也没有开,周围黑乎乎的,使你一点儿也不想动弹。

独自一人坐在家中,黑暗包围在你身边,是你的心情逐渐开始黯淡,嘟起小嘴,皱着眉头,只有无趣罢了。

身边的人去哪儿呢?——他们都出去工作罢了,算了,不去想他们了吧,可留下的只有叹息声。声音呢?除了汽车行驶在雨中,并且同时溅出来的水落到人们身上他们的尖叫声,还有什么呢?鸟儿也不愿在这个时候陪伴你,夏虫们也都停止住了唱歌。他们留给你的只是寂寞。

天在不知不觉中有黑了下来,感受到了一点在黑暗中的光,是月光吧?雨停了么?再次抬起那忧郁的有些期盼神情的头,透过窗户向远方看去,——唉,原来只是马路上寂寞的灯光罢了,天上,还是黑压压的吗——不,已经看不清了。

夏虫不知为何又歌唱了起来,是可怜我这个寂寞的人吗,——心里终于有些安慰,毕竟还有夏虫与街灯在寂寞的黑夜里陪伴我吧。

去看天气预报吗?去吧,你要相信,明天会更好?——明天;多云转晴。——明天他们应该放假,突然,灯开了,光照遍了整间屋子,身边的人回来了吗,明天,寂寞应该走了吧。

寂寞,再见

———薛美琴

走进厨房,就看到在浓烟中妈妈模糊的身影,听见锅铲撞击锅的“碰碰”声的油放入锅里的“磁啦啦”.渐渐地感受到油烟的呛鼻味,不禁咳了两声。一股香味传入鼻中,是红烧排骨的味道!走进仙境里仔细观看,——-果然是色、香、味俱全的红烧排骨!喜悦之情立即显露在脸上。禁不住诱惑的我悄悄地用手拿了一块便迅速地放入嘴中,呀,烫死我了!急的我上碰下跳,立马从冰箱拿了一杯水咕咚咕咚的流入肚中。闯入这次的奇妙世界,既奇妙又“刺激”.

——薛美琴

从小时候起,我就对他十分惧怕。在我心中就像一个魔鬼。

小时,他每天在外打工,我只是和母亲相处,没有太多的父爱,也就和他的关系不那么密切。他要出差,我从来不会像他,但我的母亲只有一离开我一天不到,就会不无时无刻想着她,甚至想到哭泣。

小学时成绩偶尔一次失误考了89分,便要被他训得”狗血淋头”,心里不禁便有些怨恨。当我高兴得拿着满分到他面前时,他只是点头,也没有笑。要知道,我多么希望得到他的赞扬,直到如今,我也从没听到过一句,而母亲却每次鼓励我,是我得到了些许欣慰。

直到我12岁生日那天——

放学后,我兴高采烈的往家走,踏着小步,哼着歌。但当我在家门口时,便起了疑惑——门怎么开的,往家中轻轻一迈:没有人?——难道有小偷?心中毛骨悚 然,突然,他捧着插着12根蜡烛的蛋糕,唱了一首不太流利的英文歌《生日快乐》谁能想到,一个从来没有碰到英语的人,居然唱了一首歌!这样突然的惊喜在我 面前,使我束手无策,眼里从眼眶中轻轻落下,流过脸颊直到轻轻的落地发出轻轻的滴答。

夜晚,我把被子掀了。听到动静的他,轻轻的走了过来,小心翼翼的为我盖上了被子。我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看到了他哪像山一样的庞大依靠,给我一种安全感。我的鼻子酸了一下,躲到了被子中流下了那最真挚的泪。

之后,在平常的生活里,若是我要夹一样菜,他便会立即又夹了许多一样地落入我的碗中,我不喜欢吃肥肉,就连蚂蚁那么大爷受不了,所以我虽然想吃,但想到之后便干脆不吃,但他每次都会为我夹一些。

现在,他在外打工,我不能说太想念他,但我在梦中会经常梦见他,还不时发出笑声,第二天,母亲便会问我昨晚怎么了,我只是笑了一下:”忘了”。他还没一星期就打两三个电话来,都会问到我的情况,而我的心中也有一定窃喜。 如今他在我心中从魔鬼瞬间变成天使,我也终于明白什么叫父爱如山,他的爱是无法用语言来表达的,因为长大,我才懂得他的爱——  

                                                                                                  ——薛美琴

在家中闲得无聊,便走进书房看书。“啪”地一声关门声,似乎把我与世界隔开了。

宁静得就像没有呼吸,快使人窒息了。咔咔,椅子轻微的晃动声荡漾在整个屋子。风呼啸着的声音打破了这片宁静。敲打着窗户发出砰砰的声音,好似要邀请她去参加外面的活动。

女孩的心随着外面的变化也变的急躁起来。脚在地上跺跺声刺耳又绵长。她对书已完全没有兴趣,拿着书快速的翻着发出擦擦声。想必是心中无比烦闷。啪,书落在桌子上,那儿又是一片宁静。而这次,感觉空荡荡的,孤独的只剩下空气。

—-薛美琴

春之怀念

春姑娘踮起脚尖悄悄地来了,雨后的新鲜气息使我心情开朗。走到一棵樱花树下,深吸一口气,我不由得想起那年春天她为我折下一节樱枝,眉目含笑一如远山明媚,风儿轻柔,拂得人脸上痒乎乎的,我嗅着花香,看着她携着春向我求款款走来,那情形至今让我难以忘怀。

她,与我是闺蜜。
我们几乎没有一天不保持联系,关系可是任何人也比不上的。(除父母外啦微笑,是最好的语言,无论在什么时候,只要我看她一眼,必然会笑。可能她笑起来与众不同吧。微笑时,眼角会扬起三条“纹”。她笑起来也会露出两对虎牙——这可不能怪她,是它自己要长的!
她的眼睛好似那黑珍珠,给人一种神秘的感觉。她有一个习惯的动作:用舌头舔一下自己的双唇,可能是因为口干的原因吧。
在班级她是无声的,让人感觉到她是一个文静的小女孩,而跟我在一起则更活泼,并且有些疯癫。这样的她才是最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