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人只有一次缘分,无论这辈子你与他们相处多久,都请好好珍惜共聚的时光,下辈子,无论爱与不爱,都不会再见。

    –题记

    星期天收拾房间,顺便整理书柜,手指划过起伏不平的书,忽然,一个印花的的边角引起我的注意,我心生疑惑,顺手抽出,那是一本相册集,是那种俗气的大红色花朵面,边角还沾有油黄的污渍,想是应该很久远了,指腹轻划,翻开来,视线随意一扫,我感到了时空的停止,呼吸顿在此刻。

    是祖母!是那个给予我童年里最美好的一切的祖母,心中一响起祖母二字,仿佛我的心就被撕开了一个缺口,冷风不停的灌了进去,而我的眼睛早已通红,贝齿咬住下唇,迫使自己不能哭。

    第一张照片是我和祖母站在一条小路上照的,这条路好熟悉……“祖母!祖母!”六岁的我沿着这条羊肠小路边跑边喊,终于看到那熟悉亲爱的身影,祖母将双手作喇叭状,开完笑道:“悟空!你慢点!”

    我一头撞进祖母的怀里,那时的祖母身体很康健,还能和我一起玩耍,我记得,有祖母在的地方,我的每一天都格外开心。“祖母!我才不是那个毛脸雷公嘴的和尚呢!他那么丑,怎么可以和我比呢?”我不满的摇着祖母的右臂娇声道,“好好好,我家妮妮不是悟空,不是悟空,呵呵······祖母轻轻抚摸着我的头讨好到。我听到祖母的笑声,也咧开嘴,笑了。晨阳里 ,那对身影,一大一小,是多么宁和。

    往后翻,这张,是祖母的小菜园么?······”祖母!祖母!这里有一个又黑又红的怪虫子!“我在一株菜上看到七星瓢虫惊讶的喊到,祖母将手放到膝盖那儿,一撑,站了起来,歩履还有些摇晃的向我走来”哪儿呢?“”在这!在这!!“我拉过祖母,伸手指向那虫子,”哦!这个虫子叫七星瓢虫,你看,它背部是不是有七个黑点?“祖母看到那只虫子如是对我解释到。

    ”一、二、三、……七!真的诶!“我数完后,大喜,拍手叫到。在夕阳的余晖里,淡淡金色洒在两人身上,定格。看完这张照片,我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朦胧了我的视线,终于,泪水顺着鼻翼划入嘴角,浅尝,一片苦涩。

    我闭了闭眼,将相册向后翻,翻到最后一张时,我愣住了,这是祖母去世时的遗照?想到此刻,我的泪水仿佛开了水龙头一般,无声的流了满面。我连最爱我的祖母的葬礼都没参加,因为好玩的我,不愿意回老家,不想那儿时的一别,却是永别。我合上相册,看了封面许久才放进书柜,脑海里却得不到起生。

    我记得那年一的夏天,所有的时光都被定格成了暧色,祖母对我来说,是我走失过一段路,我看见那些过去在我的心上开出血色的花朵。它们散发着腐朽的气息,最终还是被无声的浪潮给覆盖。

    不堪的回忆,在我的心中一瞬间分裂成一地废墟残骸。

    而我面对此刻,试问;失去过,找寻过。究竟还是要过多久时光才不会这么残酷?

201302班  朱凯妮

   

    当青春变成旧照片,当旧照片变成回忆,当我们终于站在分叉的路口,孤独、失望、彷徨,上帝终于打开了那扇名为成长的大门。

    ——题记

    周末早上出门的时侯,看着道路两旁尽是惹眼的金黄色银杏树叶,心里为之沉醉,抬首望树,那苍劲的树干上点缀着几片金黄色的叶子,如同,一把把贵妃扇,那麽华丽。心里如斯慨叹,而它们也让我渐渐拼凑起一些破碎的回忆。是她和她?

    场景(一)

    有一个大约五、六岁的羊角辫女孩在地上认真的拾着一片片银杏叶,时不时大笑一声,两个本就很大的眼睛睁得更大,小小的嘴巴咧开着,露出洁白可爱的小虎牙,牙齿在太阳光的照耀下闪着别样的光芒,嘴里发出银铃般清脆的笑声,格外动人。那双冻得通红的小手正拿着一片如同贴纸般精致的树叶来回小心翼翼的观赏着。不远处,有一位年纪相仿的女孩在树下看着她,双手都戴着最新款的手套,而无法像她一样拾起那些漂亮的“小扇子”,,因为女孩知道,手套弄脏了,妈妈会打她的,所以这俩个女孩一个在认真看树叶,另一个则认真的看着她??????

    场景(二)

    在几棵银杏树下,有俩个大约十一、二岁的女孩在那里相互争执着谁的叶子好看,争得不可开交,相互挠起痒痒来,两个女孩在那里你追我赶,玩累后,躺在了旁边的木椅上大口喘着气,小脸通红通红的,使夕日照在脸上时,竟也有一种朦胧的美,是那种童真的美。

    场景(三)

    在靠着银杏树的旁边的旁边,有一座木椅,木椅上不论春夏秋冬都常常会有一个扎着马尾辫的女孩,大约十五、六的样子,捧着一本大而重的书在那里静静看着,不管周围多麽吵闹,她的视觉的兴趣全部在书上,不曾离开一会,风轻轻掠过她的发梢,吹起那碎发,堪堪遮住半边脸庞,她也只是轻轻将其捋到耳后,视线依旧停留在书上,认真而专注……;这里也会有一个同龄女孩常来,也是看书。她们的时间却是错开的,一个刚来,一个就刚走,一个刚走,一个另就刚来,在极小的机遇下碰在一起,也只是微笑,不曾有任何话语??????

    这些脑海中的场景便是我同她,为此我只能深深感叹:如果还来得及,请珍惜年少相互陪伴的彼此,因为一不小心,长大便是遗失。

    叶落,落一地淡黄,一地清香。我看着这些落叶,嘴角勾起弧度。

——朱凯妮

   

包子兄~~~
“泥系饿底小呀小苹果”•••••一阵歌声从后方传来,我有些无语地看了看后面,只见那位包子兄深情的唱着“神曲”——《小苹果》嘴巴不停的唱,眉毛一跳一跳的,还忘乎所以地伴着舞蹈,我拉过昕小声的说:“看后面,网络上人家是筷子兄弟,我们班的那就是一包子兄,你看那一身肥肉抖的哟,那叫一个……诶哟——”,我作势还“啧啧啧”了几下摇了摇头,只见昕狂笑不止,左手捂着那咧开的大嘴,防止口水喷射(真的是喷.射哦).我才忽然想到上次也是这样,笑了整整一节课。老师白眼扫了无数次,她还在忘乎所以的笑,最后还是我倒霉。我忍不住再看了看后面,咦!人不见了!只见昕狂拍我肩,指着讲台。“呃……”我更加无语,只见那包子兄左手拿着扫帚当吉它,右手还在上面不停的“弹”,我想,那哪里是“弹”啊,那分明是“拔草”,不停的拔啊拔,班上的人都笑的都快疯了。节节下课如此,天天如此,我只求;苹果风,你快点过去吧!啊——。

——朱凯妮

     主旨;我在操场上听到的各种声音(这个能算是主旨么

    内容;五月的日,炙热的骄阳悬挂在天空,偶尔有云朵拂过,挡住那滚烫的阳光,围在操场上训炼的学生便会发出一阵欢呼声。不过那也只是一阵而已,在操场上训炼的学生又有心无力的训炼起来。我跑完1000米左右就有些把持不住,渐渐速度慢下来了,小跑到台阶上休息,心脏因强烈的运动而急促的跳动着——-“咚咚咚咚咚咚……,”嗒嗒嗒嗒嗒……‘我顺眼看去,初三的在机械的摆动着手臂——在跳绳。“咚”天哪!这声音似有一座楼宇轰然倒塌的震耳,呃……谁的脚力如此强悍,竟将足球的门用球给……砸倒了,后面的是某几位无话的同学“啊”的一叫,惊吓的喊了一下:还好没站那……我看着他们,偷笑,男生们真是……“乐观”.突然一个实心球扔在了距离我只有0.000001厘米的位置右侧,我叫了一声:妈妈咪呀 !噔。 噔。噔的跑开了。

——朱凯妮 

地点:操场

主旨;我在操场上听到的各种声音

内容;五月的日,炙热的骄阳悬挂在天空,偶尔有云朵拂过,挡住那滚烫的阳光,围在操场上训炼的学生便会发出一阵欢呼声。不过那也只是一阵而已,在操场上训炼的学生又有心无力的训炼起来。我跑完1000米左右就有些把持不住,渐渐速度慢下来了,小跑到台阶上休息,心脏因强烈的运动而急促的跳动着——-“咚咚咚咚咚咚……”“嗒嗒嗒嗒嗒……”我顺眼看去,初三的在机械的摆动着手臂——在跳绳。“咚”天哪!这声音似有一座楼宇轰然倒塌的震耳,呃……谁的脚力如此强悍,竟将足球的门用球给……砸倒了,后面的是某几位无话的同学“啊”的一叫,惊吓的喊了一下:还好没站那……我看着他们,偷笑,男生们真是……“乐观”.突然一个实心球扔在了距离我只有0.000001厘米的位置右侧,我叫了一声:妈妈咪呀 !噔— 噔—噔的跑开了。

——朱凯妮

地点:客厅

主旨:我&姐吵架的一些事

内容:客厅,我和姐冷战中,谁也不理谁,电视还传出那“空灵”的声音—歌声,让人心生空洞。风扇“呼呼”的吹着,似要将我的心中怒火“熄灭”,但却让人心烦,手旁的手机“叽叽”的叫着,我扫了一眼,又是你!都是你的错!我的眼睛似要喷出烈火,将新买的手机吞没,我狠狠拿过手机,触了下拒绝,然后下线,将手机扔到沙发上,不料没扔准,“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我瞟了眼旁边的姐,纳尼!她居然神色自若的在喝着茶,看着书,书页“哗啦”的响,仿佛在嘲笑我一般……

——朱凯妮
少年与母亲吵得不可开交,“不知情”的彩电里还传出喷气飞机的隆隆的“怒吼”声,好似在为二人“助兴”,由此母子吵得声音更加的大了起来。正吵到高潮之时,隔壁“呼”的一下关门声,打破了这恼人的吵闹,母亲也好似无力再吵了,无力的叹了一口气:好好的反省一下吧——唉,那一声惆怅而又绵长的轻叹让少年为之愣了几秒,楼下响起了轻轻的关门声。少年摊坐在地上,“嘀嘀嗒嗒”的钟声在这空房间里轻轻回荡。少年的眼泪跟着“哗哗”的流水声一点点的溢了出来……是的,少年后悔了,他想到不应该和母亲吵架,可他的双脚却像灌了铅一样的沉重——动都不动一下。

——朱凯妮

原本很讨人喜欢的她,不知为什么,怎么也推不开那沉重的“门”,她的嫉妒心强占了纯洁的友谊。背叛的声音,如高塔间的钟声,凄惨凌厉,刺破耳膜的痛楚,让人坠入永世黑暗的深渊。正因为是她的背叛,让原本的她也变的忧郁,同学们疏远她,老师们歧视她,对她来说,是一种惩罚,是一种痛苦的煎熬,是一种无力却让人疏远的背叛。这将原本幸福的生活极速转变成悲惨的苦闷生活,这将在她的命运里留下阴影。

——朱凯妮

撑着伞,静静走在行人罕至的空旷路边,寒风肆虐着我的脸庞,有一种深深的疼,我不由得把头低得更低了,可是寒风依旧刮在我的脸上,我眯着眼,风,把我的睫毛也吹的“左右摇摆”起来。点点雨滴从空中坠落,我把手从温暖的口袋缓缓抽出,不料,一滴雨滴滴在我的手背,那一霎那,很凉,贯穿全身,带有一丝刺痛。我急忙把手插进温暖体贴的口袋,渐渐地,那丝丝暖意为冰凉的手传递着温度……

——朱凯妮

   雨,会让我捉摸不透,会让我心烦意乱。

有时侯你看着天空,会觉得那云层离你很远,远到遥不可及,远到你用什么办法都无法触碰。

可有时侯,当你伸出手,那云层便化作剔透的雨珠,一滴一滴从空中落下来,坠入你的掌心。那曾经的遥不可及,就这样与你融为一体,感受着你的温度,你的柔软,你的心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