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来没有像这样渴望过。

    “传球,快”。张然的声音似乎传到了我的耳朵里,但又没有。窗外阳光明媚。别人正在操场上踢着球,衣服早已被汗水漫湿。但我却只能坐在冷清的教室里,远远地望着这一切。我的心冷得像冰。

    似乎是在几星期前,又抑或是在一个月前。我的膝盖在跑完1000米后,向我发出了痛苦的抗议,“至少休息一个月”.医生还说了其它的什么,我没听见也不想听见。望着惨白的床单,我竟无话可说。

    下课了,同学们陆陆续续回到了班上。旁边几位大声谈论着自己的“业绩”.我坐在一旁,沉默无言。

    放学后,同学们利索的收拾着书包。丁昊拍拍我,指指篮球,我摇了摇头。丁昊露出了惋惜的神情。“走,打球去”.梅群吼道,便风似的拎起书包“飞”了出去。我想喊彭睿一起回家,他却也要去打球。

    走过那条我每次跑跳着踏过的小径,看着丁昊他们向篮球场走去。丁昊一边走一边拍球,黄琪兴要抢,丁昊赶忙把球紧紧地抱在怀里,后面的张然和黄熙睿不禁发笑。我默默地看着这一切,回想着之前我也在其中的场景。触手可及的快乐,却只能在回忆中寻觅。

    我的心里有一只猛虎,却只能细嗅着蔷薇。

    201410 周涵

******************

因偶然的一次受伤,只能眼巴巴地看着同学去玩,在自己的眼中,他们是那样的快乐而自己只能沉默。通篇采用对比手法,使用多种描写方法,不着“渴望”一词,却突出而细腻地表达了自己的渴望之情。

   

    亲爱的她

    时间就是这么特别,随时随地从你身边溜走,却再也不会回来,星移斗转日月如梭,时间就是这么不辞而别,飞奔而去。知道小学最让我难忘的是什么吗?是那棵总会散发的清香的桂花树。

    一年又一年,我看着那棵桂花树渐渐老去,却始终在开花季依旧散发出诱人的香味,陪伴了我们六年之久。小学的班主任凌老师,您就像那棵桂花树,香味永存。

    她,整天戴着一副金属边框的眼镜,不长不短的马尾辫卷曲着,在眼光下,半金半黑的头发那么光彩夺目。每天不管怎么样,都只是笑。那微笑,使我们这帮所谓的“小鬼头儿们”铭记在心。她很温柔……

    从来不打我们的她,生气时,像只可爱的小狮子;高兴时,像一位童真的孩子;悲伤时,像一颗星星,那么安静。有一节课,她不知不觉中留下了眼泪,不记得是哪一篇课文了,触动了她的心。看到她眼眶中打旋儿的泪水,我不禁鼻子一酸,有些莫名的心疼。同学们一个个带着问号担忧地深情望着她。意料到这一点儿的她,立刻收回了眼泪,重新给我们上课。

    上课捣乱的同学,得到的不是她的打骂,而是一句温柔的话语“要认真听讲”,扰乱班级纪律的同学,得到的不是她的严惩,而是一句温暖的话语“安静一点儿哦”,发生矛盾的同学,得到的不是她的批评,而是一句温馨的话语“能做到互相道歉吗”……一次又一次的与那辆,一句又一句的馨语,一个又一个的关切眼神。

    她,是美的耕耘者,美的播种者。是她用美的眼光普照,用美的雨露滋润,我们的心田才绿草如茵,繁花似锦。她在我们心中就是那棵桂花树,让我们在清香中无忧无虑地走过美好的记忆。老师,我们想您了。



201410 陈铭

**********************

抓住了老师爱笑、温柔、感情丰富的特点,写出了对老师的怀念。老师读课文流泪的片段读来让人心动,可惜全文这样的描写少了些,从而表现力稍弱。

    路灯那明亮的白光把我摇曳的影子拉的长长的。教学楼上的长方形窗户射出淡蓝色的光,为这圆形的大地平添了几分姿色。我看见两个穿蓝衣服的男孩在我的视线里跳跃,估计是去玩吧!

    ——周涵

****************

“摇曳”的影子拉得“长长的”,很细致的观察,可能是忙碌了一天,情绪在此刻终于放松了,蓝色的光让人心神宁静。“跳跃”一词写出了动感,“估计”一词充满了歆羡之情。

“长方形”的窗户,“圆形”的大地有些机械,后面的“蓝衣服”在感情色彩上不谐调,如果改成红色或橙色可能更好些。

    岁月流逝,不代表着记忆流逝,你儿时的伙伴,可记得那时的快乐?

     记得那一年的冬天,她与你初次相识。似乎是前世的尘缘,让你们相逢。北风呼啸着,在寒冷的冬天里肆意的狂笑着,戴上手套的你还是不停地在哈气。她的出现,让你感受到了一丝温暖。她将她的围领拿出,绕在你和她的脖子上,她向你甜甜的一笑。你记得她的笑,感知到她那乐观,开朗的性格。

     你可记得她向你甜甜的一笑?

     还记得那次下课,她站在窗前,思考着一个幽深的问题,你问她在想什么。她回答:这个冬天,使我想起那个三年级,也是这样的冬天,她准备吃早餐,一个身影从她身边掠过,回过头来发现,面已在自己的头上。到这,她哈哈大笑。‘’咕噜咕噜“,肚子在叫,她又朝你哈哈大笑。你记着她的笑,感知她的感情丰富。

     你可曾记得她朝你哈哈大笑?

     你回答,你记得,全部都记得,因为她是你开在记忆深处的花。

—-薛美琴

************

记忆中印象深刻的往往是生活微不足道的一个细节,一幅画面,小作者紧扣“笑”来写,写出了朋友的关怀和友善。开头简洁,以问快速入题,引出下文。结尾回答照应并点题,很好。可惜少一个片段,力度不路,细节也稍少了些。特别是每个片段的最后一句抒情议论过于直白,情味不足。

    你和她待在仅有两人的教室,百无聊赖。说是默契也好,感应也罢,你们双双在运动会开幕那天记早了时间。

    因赶时间没吃早饭的你,饥饿感越加明显,你不由开始埋怨,埋怨她昨晚记错了时间。你是如此的信任她,以至于向来直接复印她的笔记。

    想到这,你更是火上三分,语气越发强硬,将埋怨直直变成了了责难。

    想来,她的心情也不比你好上多少,终于在你又一次的责备中,她掉头跑开。你强迫自己不去看她,不去追上她。

    走向校门的你一面埋怨这她到处乱跑,一面谴责自己意志不够坚定。你已经连找到她时骂她的措辞都想好了。可当她拎着还冒热气的早点,站在你面前时,你什么都忘了。

——耿晨燕

***********************

一个自由快乐的日子,却因双双记错了时间,甚至不知道是谁的错,可能是你应我和,不管怎样双双早到,满心满眼的欢喜(这个甚至在文中都没说,只是潜藏在“运动会开幕”五字当中)一下失落起来,空荡的教室,相顾无言的好友,情绪一触即发。可能是因为太过亲近和熟悉吧,我们总是对亲人和挚友才会展现我们个性中最恶劣的一面,不懂得掩藏。于是委屈的我爆发了,就怪你,我的早饭都没吃,一天的好心情都破坏了,枉我那么信任你(笔记都复印,这话无理而趣,写出了自己平时的无赖和朋友的无奈、宽容,也为文章最后的大逆转作出了铺垫),浑然忘了这个错不知是谁犯的。越说越气,越说越有理,埋怨升级成责难。矛盾总爆发,朋友掉头跑了,自己忍着没去追(“强迫”两字,写出了自己的后悔,也为下文作铺垫)。以上4节为第一段。

下面一节可为第2段。“我”边埋怨(点题)边找朋友(好像这才是真正的朋友吧,吵吵闹闹,分分合合,却不会真正的离开,这个朋友只允许自己欺侮,别人欺负时却比朋友更气愤),甚至准备骂她了。最后一句却来了一个峰回路转,达到最高潮,哦,原来朋友不是生气跑走了,而是担心我饿去给我买早点了,可想我此时的表情和心情。结尾用白描手法(本次随笔的命题要求),戛然而止,余味悠然。读完后,脑海里不禁浮现一个言笑晏晏,温柔和顺的女生形象。另外本文中的主人公虽然是朋友“她”,但写“我”的两个细节(抄笔记,生气却忍不住去找朋友)很好的诠释了朋友互助,宽容的特点,友谊是相互的,这也为下文的转折有了一个情感基础。

本文言简意丰,朋友之间的宽容体谅表达充分,人物形象突出,读完之后不觉心生暖意。情节上铺垫和蓄势使用较为成功,结尾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这几天心里颇不宁静,连绵的秋雨下了好几天,让我们好几天都上不了体育课,郁闷。

    今天,老天终于没在落泪,让我们上了一节体育课。看见我么高大的潘老师,心里好不亲切。“来!先慢跑两圈”每次慢跑时,他们都说我太快了,我心里真是郁闷,这也叫快?不过,为了顺应“时代潮流”,我还是慢些吧!

    如果你认为体育课单单是跑步的话,那呢就错了,“今天我们来立定跳远啊!”不过,听老师说了这话,我放心了。反正我是班上跳得最远的,所以我也没怎么认真跳。

    就在我不以为然时,一句话顿时让我的心凉了大半截,“好!再跳600下跳绳就休息!”600个!我几乎要倒了,刚刚仿佛湛蓝的天空一下就阴暗下来,连呼吸也变得沉重。耳边的欢声笑语被呼呼的跳绳声掩盖。冰冷的双手握着冰冷的跳绳,跳着跳着,我发现绳子太短了!我只好去问人借,可别人的跳绳比我的还短!啊!在这苍茫的天地下,我哀嚎着,当我已大汗淋漓时,终于600下了。我愤怒的把跳绳甩到台阶上,以宣泄我心中压抑已久的情绪。可当我看见丁昊跳时,我惊呆了。他甩着一根与他身材极不相称的跳绳,脸上的肉仿佛被一双手像面粉一样揉来揉去,眉头紧锁,仿佛如临大敌。他的眼神里却流露出了心酸。我把头扭过去不忍心看丁昊。

    唉!不上体育课心里憋得慌,上了又累得够呛!郁闷!

    ——周涵

*********************

刘老师的高分作文开头都给你用了,真是活学活用的好徒弟啊。认真体悟生活中的小事,写出了自己的一点感受:生活中经常会出现两难的事,让人很郁闷,就像”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红字部分的环境描写和动作描写,生动地刻画了一跳绳时的感受。

缺点是写时过于随意,没有扣住主旨选材,跑得快慢和丁昊同学跳绳的模样,可能你觉得委屈或好玩,都与主旨无关,可略。

    九月开学不久,刘老师带着一名女实习老师来到我们的教室。我们看见一位老师,便立刻安静下来。实习老师刚一上台,我便仔细打量起她来:长长的头发,圆圆的脸,娇小的身材,还戴了一副黑框眼镜。看起来,是大学还未毕业的样子。老师面带羞涩,不敢直视我们,便匆匆作了自我介绍:“我姓陈,希望以后和大家好好相处。”短短的一句话,便下了讲台。我们不知为什么,都不约而同地笑了。

    没过几天,我们和陈老师都很熟了。只要是陈老师给我们上课,我们都会欢呼起来。不过,占了我们的自习课,还是极不情愿的。

    有一次,陈老师占了我们的自习课给我们讲题目。我们怨声连天。陈老师笑了,便说:“讲完了几题,我便让你们自习。”我们非常高兴。只要有同学问问题,陈老师的身影便立刻出现在同学的身边。陈老师俯下身子,拿起笔,耐心地讲解。如果听不懂,陈老师会不厌其烦地一遍遍地讲解,每一次她都会亲切地问一句:“听懂了吗?”得到了肯定的答案,她会露出会心的微笑。

    上体育课时,当我们在跑步时,陈老师会拿起篮球一个人玩转球;当我们跑得大汗淋漓在旁边休息时,她会讲述自己初中时代的经历。我们会仔细听着,有时还蹦出一阵阵笑声来。

    十月的运动会到来时,陈老师背着包,撑着一把太阳伞在台阶上坐着,默默地给参赛者加油。我们会在一起听音乐,吃零食,跟我们讲关于她的故事,老师很亲切,好像她不是老师,更像是我们的大姐姐。

    两个月很快就过去了,我们还以为她会一直陪我们走过一学期。结果,我们最后一次见到老师竟是这个星期三。那时,我们还不知道老师要走了,还是那么嘻嘻哈哈的。但是陈老师表情严肃,不知是怎么了。

    直到星期五,我们才知道她回上海了,原来实习期已到了。我们心情都很压抑。

    老师,我们多想再让你给我们上一节课啊!

    ——汪寅凌

********************

初识的青涩,让我们感到亲切;相熟的理解,让我们感到温暖;深交的鼓励,让我们感动;离别的突然,让我们心伤;读完全文一个青涩的亦师亦姐的实习老师跃然纸上,

包子兄~~~
“泥系饿底小呀小苹果”•••••一阵歌声从后方传来,我有些无语地看了看后面,只见那位包子兄深情的唱着“神曲”——《小苹果》嘴巴不停的唱,眉毛一跳一跳的,还忘乎所以地伴着舞蹈,我拉过昕小声的说:“看后面,网络上人家是筷子兄弟,我们班的那就是一包子兄,你看那一身肥肉抖的哟,那叫一个……诶哟——”,我作势还“啧啧啧”了几下摇了摇头,只见昕狂笑不止,左手捂着那咧开的大嘴,防止口水喷射(真的是喷.射哦).我才忽然想到上次也是这样,笑了整整一节课。老师白眼扫了无数次,她还在忘乎所以的笑,最后还是我倒霉。我忍不住再看了看后面,咦!人不见了!只见昕狂拍我肩,指着讲台。“呃……”我更加无语,只见那包子兄左手拿着扫帚当吉它,右手还在上面不停的“弹”,我想,那哪里是“弹”啊,那分明是“拔草”,不停的拔啊拔,班上的人都笑的都快疯了。节节下课如此,天天如此,我只求;苹果风,你快点过去吧!啊——。

——朱凯妮

    一位身高一位约莫一米六五的女生 站在讲台上,修长的手指拿起早已变形了的钢尺,眉毛翘了起来,眼角上扬,眼瞳闪过一丝焦躁的情绪。厚厚的嘴唇不断的低声咒骂,本来小麦色的脸庞因生气而迅速从耳根蹿红。结实的手臂拿着钢尺往同学桌上重重的敲了一下,衣服上的一对毛绒球也因幅度过大而晃来晃去,她继而用尺子指着某位同学大声的说道:“站起来。”

    ——胡青心如

     主旨;我在操场上听到的各种声音(这个能算是主旨么

    内容;五月的日,炙热的骄阳悬挂在天空,偶尔有云朵拂过,挡住那滚烫的阳光,围在操场上训炼的学生便会发出一阵欢呼声。不过那也只是一阵而已,在操场上训炼的学生又有心无力的训炼起来。我跑完1000米左右就有些把持不住,渐渐速度慢下来了,小跑到台阶上休息,心脏因强烈的运动而急促的跳动着——-“咚咚咚咚咚咚……,”嗒嗒嗒嗒嗒……‘我顺眼看去,初三的在机械的摆动着手臂——在跳绳。“咚”天哪!这声音似有一座楼宇轰然倒塌的震耳,呃……谁的脚力如此强悍,竟将足球的门用球给……砸倒了,后面的是某几位无话的同学“啊”的一叫,惊吓的喊了一下:还好没站那……我看着他们,偷笑,男生们真是……“乐观”.突然一个实心球扔在了距离我只有0.000001厘米的位置右侧,我叫了一声:妈妈咪呀 !噔。 噔。噔的跑开了。

——朱凯妮 

    “当……当……当……”响亮浑厚的下课铃声响起,我的眼睛“倏”地一亮,精神瞬间满格,等老师走了,便迫不及待的冲出座位,在教室里闲逛:吓唬一下这个人,打扰一下那个人……总之就是闲不下来,在教室遛了一圈又一圈……当我玩累了,坐在椅子上休息时,我的同桌兼闺蜜苏新悦还在写数学作业,“两耳不闻窗外事”。“……AB等于CD,然后这个和这个全等……”她神情专注,两个漆黑的瞳仁儿紧盯着数学题,小声的呢喃着。“啊!知道了知道了!”突然,她一声惊呼,倒把我吓到了,奋笔疾书着。我又想捣乱了。忽然把长长的校服袖子甩到她面前,又把手伸到她面前晃了晃。她早习惯了,用左手抓住了我的左手。没关系,不是还有右手吗,继续!她终于不耐烦了,搁笔,抓住我的右手,埋怨的说:“烦不烦啊!”我缩了缩肩膀,悻悻的收回了手。大冰山!我在心里埋怨着,充满怨念的盯着她,直到上课……

    这场景,每个课间无限循环……

    如果说,我像座火山,热情的让人有些受不了,那么苏新悦则是一座大冰山,冷静沉稳,我捣乱时从眼里射出两道九天寒光,将我这座火山硬生生冰封了……好像也只有她能把我冻住了……

——吴雨婷

*****************

对比的手法

    “叮叮叮”下课了,这是一个多么美妙的下课铃声,当老师走出大门,教室里立马沸腾了起来!唉!学霸就是学霸,就连这下课十分钟都要背会名言警句,语法,抽空做几道练习题。瞧,班长又在写作业了,这坚定的眼神扫描每个字,举起袖子就大笔挥舞,时不时看看表,计划着写几题,第三节课下课干些什么,同时又在做题目,学霸就是厉害,连作文都拿好几个A,语言既精巧又运用娴熟,在他们眼里,那是风雨无阻,一帆风顺。即使有时的风浪也使他们更加熟练,重新杨帆再次起航。而像我这样的小虾小蟹,怎么能与这些鲸,鲨鱼相提并论?在我心中,已没有了自信心,因为已被考试分数击入了谷底!像我这样的只有小米加步枪的人又怎能与将军之士相提并论。心中不由略过一丝苍茫感:唉!“学霸”这两个字,离我太遥远了!                              

——左妍

思绪像棉絮,轻的不着地。

冬日的暖阳顺着窗框的边缘斜斜地切进我的视线里,光束里悬浮着无数细小的懵懂的尘埃。陈旧的办公桌被画出一个个躺倒的十字,从自己面前一直延伸向对面空无一人的座位。

左手撑腮,心无旁骛的看书,那么安静,可只有自己知道,这个让别人争相模仿的姿势,开始的初衷只是想方便藏耳机罢了。

可是,心中所想,真如表面上一般的淡定吗?

显然不是。

面前最简单的“sss”证明题意竟也做不出来,满满的都是被物理考试弄糟的不爽心情。

女生抓抓脑袋,无厘头地感叹着阳光真好,不顾他人鄙夷的眼光,轻声地唱起歌来,虽然跑调,但的确可以发泄一下。

——叶宸妍

从办公室到教室的走廊顿时变成一条灌满水的管道,每一步都仿佛在于与窒息做抵抗。连光线都纷纷避祸似得逃走了,导致“行尸走肉”一般的女生在台阶处难过了数次。

刚改完的试卷,甭说了——又没考好!

教室里的光景可是大相径庭了。没了考试的寂静,取代之的是集市般的喧闹,对答案的,捶桌子的,撕草稿纸的,总之各不相同。

一向不老实的她更是爬上课桌大声地唱着跑调的歌曲,却被身旁的同学一脸无奈加鄙夷地生拽下来;一向温和的她也因为一个小数点,和同桌争得面红耳赤;身为学霸的他此时却因为一道12分的题写错了答案而撞书,又开始面桌思过了。

唉!抄吧,闹吧!反正不过一会,这些声音都会消失于老师的铁尺之下了!

——叶宸妍

*********************

第一段的比喻不是直接形容难过,而过写难过时外在的感觉——举步维艰,再用拟人夸张的手法从侧面写出情绪之差,短短的台阶就难过了几次。第三、四段的场面描写先写面——考试之后同学们激动的心情,然后抓住三个典型的同学(点)来写,一向活泼的更加失控,一向温和的却和人发生争执,学习好的因错失分数而痛不欲生。点面结合,生动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