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的夏夜,是一首玲珑可人的小令。
以平阔的房顶为床,以缀满星星的晴空为被。手执蒲扇轻轻摇——你就躺在诗的意境里了。
天河在很近的地方哗哗流淌,波光闪闪,似乎还有活泼的锦鳞翔游浅底。
斑鸠声声敲打着静谧的夜色。
可爱的蛙们用宋词的韵律,唱着农人千年的梦歌。
还有那薄薄的虫鸣之声,如曼陀铃柔曼的低奏,如一支洞箫在朗星下湖波上独奏着,如一股清泉淙淙地从溪石间流过……
和谐的音乐,如一波一波清幽的水,在你的身边弥漫开来,你就如一尾静憩于水藻间唼喋的小鱼。
不知什么时候,蒲扇就睡着了。
不知什么时候,轻露就润湿你的睫毛了……

地点:繁忙的大街上

这里曾是有着高达香樟的一条不起眼的小巷。夏季,我常常穿着人字拖,顺手在路口那家小小的店内买上杯冰凉的果汁,随意的带本书倚着香樟树,在树影婆娑间坐上一下午。可这些没好定格在记忆的深处,如今代替它的是两旁商铺伫立,叫卖声不绝的繁忙的大街。

朋友不止一次的向我推荐着那街上的服装店内新款衣饰多么好看,新开的餐厅里招牌菜味道多么美味,我却极少前去,在那个街角,我的鼻尖明明可以嗅香樟树叶散发的清凉气味,睁开眼却是个近乎陌生的场景。在这条商业街上向来是不缺少人群的,他们来来回回进出着繁多的商铺,也不觉得乏味可陈。

——耿晨燕

  客厅里喧闹的电视机声依稀传入沐小眠的耳膜。闹钟“滴滴答答”地转动着分针,时间也随着滴答声渐渐远逝。夜深了,雨也停了。屋檐上的水滴答滴答响个不停,在地面迸溅开来。马路上的车好像又堵了,喇叭“嘟嘟”地闹着。风轻轻的吹着,客厅里摇曳的树叶发出沙沙的声音。时针正指向十二点。“这算又溜走了一日吧?”沐小眠心想。常常听到别人说,她也知道时间的珍贵,可总是抓不住。闭上眼,心脏在这个宁静的夜晚有规律的“咚咚……咚咚……”跳着,急促而又激烈,似是要追回时间。沐小眠觉得时间是一个无头无尾的系列。

狂风吹着树。树枝、树叶随风舞动,仿佛在想你挥手,告诉你回家躲雨。“沙沙”声越来越响,都快将我的耳膜震破。“轰”……“哗——”倾盆大雨一泻而下,大地在颤抖,天空在逃避,仿佛面对着一头凶猛的怪兽,毫无反击之力。乌云密布,半边天空被黑暗笼罩,一道道银色巨蛇从乌云中窜出,那凛冽的气势,让人不寒而栗。

——龙沛翔

    雨天,早上五点钟。外面淋淋沥沥地下着雨,连绵而悠长,让人心里略感惆怅。“……”的声响惊扰了沐小眠的好梦,她有些生气。他揉揉朦胧的睡眼,来到了客厅,看到了正在厨房的妈妈。原来是妈妈切菜的声音。“碰嗞”一声,碗掉到了地上打碎了,在宁静的早晨里是如此刺耳。沐小眠冲进厨房拾起碎片,被厨房里的烟雾熏得眼泪都差点流下来,这才明白妈妈平时做饭挺辛苦的。“磁磁嗞”厨房里带着香味的响动钻进他的耳膜,游走在全身钩起她腹内全部的馋虫。窗外汽车呼啸的声音弄得她精神不集中。今天并不热,可沐小眠瞥见妈妈头上有好几颗豆大的汗珠,可妈妈顾不得擦,娴熟地指挥着锅、铲。锅铲子于盘子发出令人食指大动的响声。风通过窗户呼呼的吹向正痴呆看着妈妈的沐小眠,她觉得全身暖洋洋的。对面长方形的楼房已有几户亮了灯了,闪着淡黄的光,白色的一闪一闪的,多温和。当菜端上饭桌时,沐小眠已留下了感动的泪光——她被妈妈浓浓的爱意感动了。

又在熬数学中,看似答案就在眼前,却怎么也写不出了。笔在草稿纸上粗糙的乱划着,笔在无奈似的呻吟。乱乱的抓着头,让人百爪挠心,好像站在走不到尽头的桥上,不知道何时才能结束,时不时房间回荡起绵长而又低沉的唉叹声。
不一会,外面突然钻出了声音,随之“咚—咚—咚”响起具有穿透性的门铃声,马上一声关门声,是那样吵、那样大,仿佛楼房也为之颤抖。接着亮起大灯,电视闪了起来,各种电视发出的吵闹声,心也跟着闹了起来,怎么也静不下来,答案仿佛又躲的更远了。灯透过门底照在地上是那样刺眼,恨不得马上停电让一切都静下来。
马上又谈论起来,就像辩论赛,大家上句接下句,乱的一锅粥似,我的脑子就像炸的一锅粥,过了半天,回头看看题目,依旧没动,十分烦躁,焦躁的要浮到了心头。
大家在说说笑笑,对我来说就是乱乱的噪音,一点也开心不起来,什么时候人才走,什么时候才能安静下来,又什么时候才能写完。

——李阳

篮球赛开始了,场上的观众都在呐喊.只见刚开场快船队就进了一个3分球。篮球“咚”的一声砸到了篮筐,绕了两圈,进了。这时,火箭队的姚明被洛杉矶快船队的克里斯保罗撞倒了,右腿骨折,姚明“啊”的叫了一声。就在这时,裁判吹哨了,罚克里斯保罗下场,场上顿时传来一阵咒骂之声 。

——邵中正

火车在梦里呼啸,一次次划过我脆弱的耳膜。它总是疾驰而去,夹着长长的悲鸣,这滋味让人有些窒息的难受。那声音,让我想起呼啸而过的,有些苍白的时光。

我曾努力的在齐膝深的草丛间踮起脚,想看清探在火车窗口的人脸,想在草间簌簌的细声中听清火车内拥挤人潮的或笑或骂、或喧闹或寂静,却没有一次成功。

小学,住外婆家时,旁边就隔着铁轨,我便时常跑过去,在那个狭小的站台,伴着不休的虫鸣,在烈日照在脚边石子上细小的迸裂声中近乎痴迷的望着铁轨指向的远方。

在那个耀眼却又短暂的夏天,我第一次离开父母,在周围同学兴奋到颤抖的吵闹声中,蜷缩在火车座位上。我从未意识到我竟是如此的恋家,在短短几天无眠的 夜,听见火车悲鸣着载着我仓皇远去。我不再关心火车上的面容,只是一次又一次,固执的想念着那个有着温柔灯晕的房间;想着厨房戴上香味叮叮作响的锅铲声; 想着父母熟睡后细密的呼吸。在这样的夜,我隔着漫漫虚无听它,感觉到它与我之间有种奇妙的关联。

其实,我是喜欢火车上的旅行的。让自己闲散地倚在窗边,看小窗歪的风景一点点后退消失,那景色大多荒凉,却让我更加迷恋,像当初那个孩子,近乎痴迷的张望。

今夜,凌乱着发,躺在床上,我听见远方的火车呼啸而来,有些朦胧的样子。

火车依旧是火车,可当初那个踮脚张望的孩子却被我弄丢了。兴许是在季节的转角,乘上一列火车。奔向时光的深处。

 

——耿晨燕

扯过书房的窗帘,将自己隔绝在这狭小的空间内,自娱自乐,享受着这份安静。

漫无目的的从书柜上取出本书,伴着指节轻敲革皮封面的声响,有细密的灰尘从老旧发软的书页间飘下,融进空气,让扉页间那个永远呆在never land上的男孩的面容有些模糊起来。

在墙上红漆剥落的挂钟颤颤巍巍的滴答声中,书页游走在指尖,我听见那个男孩与父母激烈的争吵声震耳欲聋;我听见那个男孩狡黠的笑着与海盗周旋;我嗅见红蘑菇下温暖香甜的曲奇香……但他仍旧是个落拓的孩子——即使每个人都疼爱他。

因为彼得潘是个永远长不大的孩子,他永远也长不大。

他落拓的呆在永无岛,任性的拉着温蒂做岛上男孩子们的小母亲,此时我听见自己心底有个尖锐的声音不停的叫嚣着“你和他一样!你和他一样!”

我这才发现,原来我也是个不断让周围人伤心的落拓且任性的孩子。

我落拓的呆在自己的世界,容不得他人进出,任性的用一个又一个古怪的文字建立起一个牢笼。

我不喜欢彼得潘这样的孩子,他太任性,在温蒂和男孩子们都飞回了窗内的家,他却在那扇关着的窗外嘴硬的嘲讽。我却也更加的心疼他,他拥有着别的孩子永远也得不到的快乐,可是那玻璃窗内的欢乐,他永远也感受不到。

书壳轻轻的合上,那些个融进空气的尘埃又飘然的落了回去,刚清晰的落拓的男孩面容又模糊起来。我却仿佛看见这个长不大的孩子像温蒂那样飞回了家,他的那扇窗户依旧开着。

厚重的窗帘被吹开一角,用明媚的阳光刹那充盈了压抑着的房间。我在窗外树尖叶片的婆娑声中捕捉到了风的尾巴,这兴许是彼得潘小小的恶作剧,毕竟,他还是个任性的孩子。

而我,站在明媚的阳光中,是真的原谅了这个任性且落拓的孩子了。

——耿晨燕

地点:客厅

客厅内静的让人有些发怵,地上的碎瓷耀武扬威,悬在桌边的瓷台也颤颤巍巍的抖了几下,“嘭呲”跌进碎瓷片内,将惊得失了魂儿的我打了个激灵。房门被推开,睡眼惺忪的父亲打着哈切问:“怎么了昂?”却是在下一秒寂了声响。我小心翼翼的用余光瞥了眼父亲,哪还见半分刚睡醒的模样,我甚至可以听见父亲急促的呼吸声,明明已经在极力的克制,却还是沉重的吓人。

上下齿不受控制的颤抖,咯吱作响。我嗫嚅半天,却半句话也说不出,索性心一横,蹲下来就要拾起碎片,却有个更快的身影挡在我面前。“退后,你别再碰了。”父亲的嗓音沙哑的不像话,像是从老旧的手风琴内撕扯出来的干巴巴的调子。

我愣着,悻悻的缩回了手,却不想望见了在白瓷锋利的裂口处多了丝血痕,很明显,那并不是我的。

——耿晨燕

本来是准备去玩的,听到阵阵呼叫声传来。不知不觉被吸引了过去——原来是一场篮球比赛,十分的热闹。他们在篮球场上拼搏。球在手中滚动“咚咚”声时不时响起,球和篮板好像十分可怜,总是无奈的相撞,总是埋怨的碰碰叫,都希望球进对方“家”,在球框边徘徊,像是和它打招呼,摩擦声清脆而细腻“吱吱”,那最后一球,场上顿时寂静,总能听见微微拂过轻风,树枝在欢呼低发出怪声。只见球“哄咚”一声落到地上,清脆而响亮,震动着每一个人的心灵,欢呼声十分响亮整齐,甚至附近的每一个角落都回荡着他们的欢笑声,一结束,谁也没有在意球去哪了,它只是弹开,踏着清脆的步伐在角落一动不动静静的休息了。

——李阳

在家中闲得无聊,便走进书房看书。“啪”地一声关门声,似乎把我与世界隔开了。

宁静得就像没有呼吸,快使人窒息了。咔咔,椅子轻微的晃动声荡漾在整个屋子。风呼啸着的声音打破了这片宁静。敲打着窗户发出砰砰的声音,好似要邀请她去参加外面的活动。

女孩的心随着外面的变化也变的急躁起来。脚在地上跺跺声刺耳又绵长。她对书已完全没有兴趣,拿着书快速的翻着发出擦擦声。想必是心中无比烦闷。啪,书落在桌子上,那儿又是一片宁静。而这次,感觉空荡荡的,孤独的只剩下空气。

—-薛美琴

看着手中的表,已到6:00,教室里的气氛像是提前就设定好的,安静顿时吵闹起来。本来极响的铃声在我们的红闹钟也听得越发不清晰起来,讲台上的纪律委员正涨红着脸,不断说着安静,刻着两个字却丝毫不起它原本的作用。中间的学神们正在为一道数学题争的面红耳赤,唇齿间不断吐露着我才是对的这一句话。两边的学民们正在为某件事而大笑起来,笑声让人听的极为刺耳。不断有桌和椅碰撞之声,之后便传来某个人悲痛的怒吼……“蹬蹬”。教室突然安静下来,我正纳闷怎么又安静了,于是疑惑的随着大家的视线往后看,原来是老师来了…………

——胡青心如

“你是不是准备做屡教不改的人了!”她用愤怒的眼光看着我,大声说道。使本来就心虚的我头低得更下,恨不得早些关上电脑。我没回话,她也没再说,只是电脑仍放着Eason的歌曲,可这种令人放松的歌确丝毫缓解不了我们之间僵硬的情绪状态。墙壁上的种植真行走的声音越发清晰,倏地,我打了个喷嚏,冲破了这寂静。客厅的狗也因听到动静在不断犬吠。她疾步走到电脑桌前。网线啪的一下就被无情的拔掉。我绝望的看向天空,一只鸟儿也似乎为了嘲笑我,往纱窗上叫了几声,夜里凉凉的风吹动窗帘发出沙沙声响,吹响我的面庞,顿时吹醒了还在看风景的我,立马又将头低下,目送着她的离开。我已经知道明天我的命运就如那台被无情蹂躏的电脑一样惨。

——胡青心如

这辆绿白相间的火车正在匀速前进着。不断发出呜呜的发动声,让本来就极吵闹的人们更加肆意的大声说起话来。靠在窗边的是一对朋友,其中一人的手机正在放着DJ歌曲。“啊,黑呀。”隔桌小朋友的ipad又想起了鸟临终前的大叫。车顶上的空调也因年久不修发出“嗞拉”的响声,这可让正在睡觉的人们心烦不已。“叮铃。”不知是谁的手机又响起,过了许久,车厢里又传来极大的接电话的声音。小孩儿们都聚集到一起,在一起笑着。那声音理应是美好的,可在吵闹的火车里又添了一分噪。

——胡青心如

少年与母亲吵得不可开交,“不知情”的彩电里还传出喷气飞机的隆隆的“怒吼”声,好似在为二人“助兴”,由此母子吵得声音更加的大了起来。正吵到高潮之时,隔壁“呼”的一下关门声,打破了这恼人的吵闹,母亲也好似无力再吵了,无力的叹了一口气:好好的反省一下吧——唉,那一声惆怅而又绵长的轻叹让少年为之愣了几秒,楼下响起了轻轻的关门声。少年摊坐在地上,“嘀嘀嗒嗒”的钟声在这空房间里轻轻回荡。少年的眼泪跟着“哗哗”的流水声一点点的溢了出来……是的,少年后悔了,他想到不应该和母亲吵架,可他的双脚却像灌了铅一样的沉重——动都不动一下。

——朱凯妮

雪后,放学路上

      我走在路上,几辆汽车从身边缓慢开过,轮胎在冰上碾过,发出低低的水花溅开声,周围几个学生聊天着,不是传来他们的笑声,还有几个在玩雪,一个雪球砸在其中一个身上,“砰!”

——周成

“哈哈哈哈笑死我了。”我一边笑,一边“咚咚咚”锤着桌子,一时没喘上气,还“咳,咳,咳……”的咳了两声。

 

一切都静了,唯有那个老钟在整点时发出声响。桌上是我的试卷,鲜红的分数刺痛了我的双眼。妈妈一动不动的坐在桌旁,喘息声渐渐重了起来,突然她手中的杯子被重重地砸在桌子上,“咚”的让我也一颤。她从桌上“唰”的拿起试卷,用手指敲着桌面“嗒嗒······”我的心七上八下,更加不安了,怯怯地站在一旁。最终“呼”的一声,试卷穿过风,被老妈狠狠的扔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