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的时候,我们俩——我和白仁禄——下了学总到小茶馆去听评书。我俩每天的点心钱不完全花在点心上,留下一部分给书钱。虽然茶馆掌柜孙二大爷并不一定要我们的钱,可是我俩不肯白听。其实,我俩真不够听书的派儿:我那时脑后梳着个小坠根,结着红绳儿;仁禄梳俩大歪毛。孙二大爷用小笸箩打钱的时候,一到我俩面前便低声的说,“歪毛子!”把钱接过去,他马上笑着给我们抓一大把煮毛豆角,或是花生米来:“吃吧, 歪毛子!”他不大爱叫我小坠根,我未免有点不高兴。可是说真的,仁禄是比我体面的多。他的脸正象年画上的白娃娃的,虽然没有那么胖。单眼皮,小圆鼻子,清秀好看。一跑,俩歪毛左右开弓的敲着脸蛋,象个拨浪鼓儿。青嫩头皮,剃头之后,谁也想轻敲他三下——剃头打三光。就是稍打重了些,他也不急。

他不淘气,可是也有背不上书来的时候。歪毛仁禄背不过书来本可以不挨打,师娘不准老师打他,他是师娘的歪毛宝贝:上街给她买一缕白棉花线,或是打俩小钱的醋,都是仁禄的事儿。可是他自己找打。每逢背不上书来,他比老师的脾气还大。他把小脸憋红,鼻子皱起一块儿,对先生说:“不背!不背!”不等老师发作,他又添上:“就是不背,看你怎样!”老师磨不开脸了,只好拿板子吧。仁禄不擦磨手心,也不迟宕,单眼皮眨巴的特别快,摇着俩歪毛,过去领受手板。打完,眼泪在眼眶里转,转好大半天,象水花打旋而渗不下去的样儿。始终他不许泪落下来。过了一会儿,他的脾气消散了,手心搓着膝盖,低着头念书,没有声音,小嘴象热天的鱼,动得很快很紧。

奇怪,这么清秀的小孩,脾气这么硬。

2012年浙江衢州中考作文题。

远行前,母亲的皱纹让儿子怦然心动;送别时,父亲的背影让儿子潸然泪下……我们在爱的包围中,请以“被爱的感觉”为题写一篇文章。

要求:(1)文体自选,诗歌除外;

(2)文章不少于600字;

(3)文中不要出现真实的人名、校名、地名等。

被爱的感觉

如果你发现母亲有着惊人的记忆,请不要诧异,在母爱面前没有奇迹。

我的母亲虽是一个极为普通的家长,但是她对我的学习和行为的管理却一直很严格。从小向我灌输独立的思想,培养我独立承担事情的能力。至于旁的事,她总是漠不关心。偶尔了解,也总是轻描淡写。每当我求助于她时,她总是以一句“那是你的事”或“你只能自己解决”之类的话收场。于是我的心冷了下来。对我,她的爱永远是遥不可及的吧。很长时间我都这样想,然而那件事却改变了我对她的爱的理解。

那是一次少年宫画展,我的画也有幸收录其中。画展同时邀请了家长,于是我的母亲同我一起去了。展出非常成功。回家的路上,我问母亲:“您一定不知道哪幅画是我的吧?”母亲随意地说:“知道。”“哪幅?”我好奇地问。这时母亲笑着反问:是不是三排用毛笔画的金鱼?”我怔住了,惊讶地瞪大了眼睛。母亲见我不可置信的表情时,又随口补充道:“只有在那张的边角上有几个墨点儿。你平时有在画纸边甩笔的毛病,还有几个墨点是后来用水波纹遮住的。”

我愣住了,心灵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震撼。

“偌大的展厅,至少有几百幅作品,既没写导师,也没有署名。如果换作是我,我能在几百幅作品里找出母亲的作品吗?”想到这,我反而惭愧了,由此让我发现,原来母亲的爱一直守护在我身边,只是我那被爱的感觉已经麻木了,原来母亲一直这样沉静地爱着我,我就这样被她细腻而厚重的爱包裹着。

我明白了,儿女的爱和母亲的爱的出发点、延伸线和着落面都是不同的。因为她是母亲,是海。我们是小小的船,永远也驶不出她爱的港湾!母爱如歌,是那温婉含蓄的歌,更是有着浓浓情意的歌!我庆幸,能及时感知这种被爱的感觉,这种感觉真好。

评:

这篇作文确实写出了考生独特的感受。一次画展,让他感悟到了母爱,被爱的感觉又重新唤醒。其实母爱一直包裹着他:母亲的“严格”,母亲的“漠不关心”,母亲的“轻描淡写”……都是爱的表达,只是孩子对这种爱不理解,日久天长他得出的结论就是“母亲不爱我”。然而依然是一句不经意的“知道”,接着是对“知道”的补充:“只有在那张的边角上有几个墨点儿。你平时有在画纸边甩笔的毛病,还有几个墨点是后来用水波纹遮住的。”母亲这几句话在此刻真的能让考生如醍醐灌顶,幡然醒悟。

考场作文,要写出个性的认识。

认识是人脑对客观世界的反应。认识是在思维过程中,有目的、有计划地发现自己生存和生活所面临的危机、矛盾和问题,探索去解决的意向、方法、路线和方案的行为。

今天早上,我到学校特别早,一到班上我就开始写作业。写着写着,笔芯没油了,于是我换了一根新的,就把旧的扔到了垃圾桶。早读课上,芦老师巡视时,发现教室后面的白墙上和花上都多了一道笔油。老师问是谁干的,立刻有人举报说早上看到我早上扔笔芯。听到这话,全班55人加上老师56个人的目光齐刷刷地朝我射来,我哪禁受的住这样的看,脸一下就红到了耳根,“老师,你看他脸都红了,说明他心虚。”“没错,肯定是他干的。”我刚要申辩,老师就说“你不要狡辩”,于是,我只好承认了这莫须有的罪名。(本段宜略写

回到家,看到父母,一股莫名的火气直涌上来,我一拍桌子,大叫道“怎么还不吃饭!”母亲说“今天下班晚,所以要晚一会开饭了。”听了这话,我不知怎的,火气更大了,我又大叫道“你们就不能快点忙!”一旁的父亲突然扇了我一巴掌,说“你该清醒清醒了。”我楞了一下,随即跑回房间闷头大睡。

深夜,父亲悄悄的来到我的房间,用手指尖轻轻的抚摸着我那被打的脸,随即掉下一滴眼泪。(本段宜详写,并加一个清晨父亲冷面的片段

原来,父亲也有柔情的一面。

——邵中正

在我斑斓的记忆中,有一场雨,叫做爱。声势浩大,先是淹没了整个小阳台,然后爬上栏杆,最后漫上记忆的双唇。于是,一个充满湿气的故事涓涓流出。

童年的我总爱待在外婆家。

外婆六十出头,刚刚好的年纪,头也不昏眼也不花,总爱坐在那个有阳光的小阳台织毛衣,缝缝补补。

外公不一样,他总爱坐在书桌前,在洒金宣上蘸墨挥毫、酣畅淋漓。那个有近30支毛笔的书房,那个行书、楷书、隶书、草书、篆书集堆起五层的书房,那个有着淡淡“墨臭”的书房,有着神秘的魅力。

外婆在小阳台打毛衣时,会冷不丁地冒出一句“江老头”,手里的活并没有停。“唉!”房里传来外公苍劲有力的声音,外婆没说什么,只是额头上的皱纹顷刻间舒展开来,会心一笑。

隔了几分钟,外婆又唤道“江老头!”无人应答。“江老头!”还是没有一丝回应。外婆显的有些着急,着小碎步冲进书房,却看到外公正坐在摇椅上闭目养神呢!

外婆又笑了,像长舒了一口气,如孩子般嗔怒道:“这死老头子!”说罢,掩了书房的门,拉着准备捣乱的我回到小阳台。

看着外婆的一次次的呼唤与微笑,我不解,不明白外婆为什么要这么做,她明知道外公就在书房,却要一次次地呼唤他。外婆轻轻抚摸着我,微笑道:“长大后你就明白了······”

六年后的今天,我去外婆家更勤了,外婆的一声声呼唤,我已习以为常,或者说,已有所理解——是不是粗茶淡饭都无所谓,只要有自己爱的人在身边?是不是名和利的诱惑都不所谓,只要有自己爱的人陪伴?这一声声亲切的呼唤,是不是藏着外婆对外公深切的爱?

现在,外婆依旧在小阳台上织毛衣,阳光总是以最好的角度洒在她身上,这样的画面仿若触动了我内心深处的一根弦,而外公依旧在潇洒挥毫。

当然,依旧的还有那一声声呼唤和一抹抹微笑。

呼唤藏着一种爱,这种爱,只有平静如水的关怀。

是的,有爱,整个世界都在。

——叶宸

“你看看她还要妈妈接!” 一个细微的声音被我捕捉入耳,我不禁加速“逃之夭夭”。

“反正以后不许来接我了!”我嚷着,“可是……”“我十三岁了诶!我总要锻炼独立生活的能力吧!”妈妈迟疑了一会,叹了口气:“好吧,那你以后自己回家 吧。”我像一个打了胜仗的将军,得意洋洋地回了书房。

“没什么事就放学吧,快点走。”我拽起书包冲出门外,急切想看看妈妈有没有“信守诺言”。

一切都十分顺利,我成功了,我胜利了,我摘下了“宝贝”的臭帽子,我从未感到如此轻松,“喂!”我一望去,原来是在马路对面的油炸小店里一个同学喊我, 嗯?!在小店旁的转角处,我的目光撞上了一张藏在转角后的脸,好熟悉的脸庞!是妈妈!不会错的!我假装没看见她,大踏步地继续走。

果然,本该早早呆家里的妈妈不见了踪影,几分钟后,才传来一声姗姗来迟的关门声。

我走出了书房,装作一无所知的样子,随意地问道“去哪了啊?”我,我去超市转转。我满意地看着她掉进我的圈套,此刻,她就像个谎技拙劣的小孩,我得意洋洋地说:“你去接我了吧?你言而无信,忘了昨晚的话了吗?”妈妈抬起头,脸上写满了咤异:“你是怎么知道的?”“其实我在那个转角就发现你了!”我的语气中有着藏不住的自豪。她的脸霎时红透,“其实…我不是接你,一到放学,我心里就不踏实,我只想远远地看着你,看着你平安回家…”那一刹那,我感到一股巨大而浓裂 的暖流和愧疚,充斥了整个胸腔,我才明白真正错了的人是我,年少轻狂的我,纵然在某些事上可凭着那份张扬与智慧取胜,但唯独母亲,我永远是败者。我的心如果是座城堡,那么也只能把母亲置之拐角;母亲虽只拥有一方拐角,她却努力给我一份城堡般伟大的爱!

藏在转角中的爱,看似渺小,但却无比伟大,温暖。

五年级上学期,发生了一件天翻地覆的事。自那以后,我知道了父母爱的表达。

学期第一次数学成绩在我手上时,自己想要蹦上天了,真是开一个高高的好头哇!那一时间,却没说一句话,放学后就背书包蹦跳着走,感觉在云端欲飞。回到家, 激动把门开的回应有点儿大。哈,管不了什么的了。扔了脚上的鞋快步到大卧室,还没到嘴巴就忍不住了,大叫:“妈,今天……”到门口,我看见屋里爸爸望着 我,有点茫然。我稍稍失望,眉毛向下俏了点,单立刻向上高高翘了。“爸,妈呢?”父亲淡淡地说:“上班去了。”头又转向电脑屏幕。不一会儿,我眼睛闪着光 说:“爸爸,今天我数学考一百分哎!”父亲却丝毫无举动,加重音大声讲:“考一百又怎样,有本事天天考哇!哼。”那最后的轻哼却听见了,凝重眉头好生气, 没说什么的就走了。

第二天,母亲回来了。她一回来,我冲到她面前:“妈,这一次我数学一百!”妈妈忽然咧嘴笑了,眉毛翘着,眼睛睁大闪光轻跃地说:“好,不错!要什么奖励 啊?去不去玩,买零食……”

几张纸叠在一起厚厚的一翻,到期中发成绩了。我认为自己听错了,拿到眼一慎,僵僵地走,要哭的感觉,没有出来。放学之后的几天记忆好像被洗涤了,白茫茫的一片。一个星期后的夜中睡不着,脑里追索到爸爸的话。有些醒悟了,后几个星期里,学习的比之前累、苦。没有想放弃,一直这么莫名的努力的学……期末看到成绩,呈一微笑趋势。在那以后寒假里,明白了父亲爱并不直接,表现多方式,去体会才能感触。

傍晚时分的云,被太阳的颜色染得通红,有一种和谐温馨之感。

似乎每个小孩都喜欢去夏令营。我偏偏是个例外,也许是我胆小,也许是我念家,导致了我十分惧怕去同学口中所说的那个“极乐仙境”

小学毕业不久,家人为了给我锻炼独立能力,没经过当事人同意就私自报了国旅的香港七日游,当时我的世界观就崩塌了,心里充满着不情愿。

“都八点了!快起来,今天可要去夏令营呢。”这是奶奶的第N次催促,“知道了,十点才集合,还早呢先让我睡会。”我微微睁开惺忪的眼,连揉都没揉便又把头缩到被子里。

“这怎么行!你看你起来还要刷牙洗脸吃饭……”奶奶站到我面前,涛涛不绝地说了起来,笑眯眯的眼神里充满着不可告人凌厉,顷刻,我的被子便被甩到了地下,我终于睁开眼,眉头紧皱,不情愿的下了床。

弄了一番后便和奶奶去了车站,她看车还没来,便又唠叨起来:“那边人生地不熟,跟好导游,要和朋友好好相处,咦,你的同学不是和你一起去吗,怎没看见她……”其余的话我便没听到,看见了同学,立即向她跑过去,头也不回的对奶奶说:“我走了啊!掰掰”

车缓缓的开动着,我看见奶奶仍站在那个位置,眼睛眯成了一条缝,笑着对我挥手,可眼睛不好的我总觉得他的眼睛里渗出了几颗晶状物体。她穿这一身灰色格子衫,被逐渐埋没在人群中,待我逐渐看不到她,才又把耳机戴上,莫名的,分离的感觉越发的黏糊,就连空气都带着伤感。

终于,七天有苦又累的旅行结束了,我仍坐在那辆车内。闭眼睡觉。

下了站台,我揉了揉还不适应强光的眼睛,盲目地寻找的着奶奶的身影,终于在一个拐角的位置看到了她。一个身高不足160cm,仍旧穿着那天送我时穿的灰色格子衫。她正费力的向我招手,眼角的笑纹愈发明显。我连忙加快脚步跑了过去。她接过我的包,面含笑意的看着我。

关于奶奶,是我内心深处的温暖,一点一滴的折叠,揉碎在一个个温柔的微笑里。

我的心从未停止过感受。

—-胡青心如

从小时候起,我就对他十分惧怕。在我心中就像一个魔鬼。

小时,他每天在外打工,我只是和母亲相处,没有太多的父爱,也就和他的关系不那么密切。他要出差,我从来不会像他,但我的母亲只有一离开我一天不到,就会不无时无刻想着她,甚至想到哭泣。

小学时成绩偶尔一次失误考了89分,便要被他训得”狗血淋头”,心里不禁便有些怨恨。当我高兴得拿着满分到他面前时,他只是点头,也没有笑。要知道,我多么希望得到他的赞扬,直到如今,我也从没听到过一句,而母亲却每次鼓励我,是我得到了些许欣慰。

直到我12岁生日那天——

放学后,我兴高采烈的往家走,踏着小步,哼着歌。但当我在家门口时,便起了疑惑——门怎么开的,往家中轻轻一迈:没有人?——难道有小偷?心中毛骨悚 然,突然,他捧着插着12根蜡烛的蛋糕,唱了一首不太流利的英文歌《生日快乐》谁能想到,一个从来没有碰到英语的人,居然唱了一首歌!这样突然的惊喜在我 面前,使我束手无策,眼里从眼眶中轻轻落下,流过脸颊直到轻轻的落地发出轻轻的滴答。

夜晚,我把被子掀了。听到动静的他,轻轻的走了过来,小心翼翼的为我盖上了被子。我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看到了他哪像山一样的庞大依靠,给我一种安全感。我的鼻子酸了一下,躲到了被子中流下了那最真挚的泪。

之后,在平常的生活里,若是我要夹一样菜,他便会立即又夹了许多一样地落入我的碗中,我不喜欢吃肥肉,就连蚂蚁那么大爷受不了,所以我虽然想吃,但想到之后便干脆不吃,但他每次都会为我夹一些。

现在,他在外打工,我不能说太想念他,但我在梦中会经常梦见他,还不时发出笑声,第二天,母亲便会问我昨晚怎么了,我只是笑了一下:”忘了”。他还没一星期就打两三个电话来,都会问到我的情况,而我的心中也有一定窃喜。 如今他在我心中从魔鬼瞬间变成天使,我也终于明白什么叫父爱如山,他的爱是无法用语言来表达的,因为长大,我才懂得他的爱——  

                                                                                                  ——薛美琴

怒火
粗厚的大掌呼啸着破开空气,直直的向我高昂着的脸扇去,却又硬生生顿在半空,掌风的愤怒与不甘终是被不舍稀释了干净。我眼睛不屈的盯着你,你青紫的脸庞颤抖着的双唇,险些让我绷不住稚嫩的倔强。你大步的走回房间,用急促的呼吸掩饰步履的虚浮。

——耿晨燕

争执
从门外传来父母激烈地争吵声,我躲在门缝后看着,不敢发出一丁点声音。从门缝里看见母亲一把抢过爸爸手里的香烟,用力地往地上一甩,并且用穿着拖鞋的脚不停地踩,父亲把母亲用力一推,愤怒地吼了一声便走进了房间里了。

—-胡慧敏

人物速写

思考中的她

皱眉

扶额

轻敲桌面

这些动作都表明她遇到了难题,正在沉思中。

风轻轻扶起她那散落的发丝,她却无暇顾及,只是轻轻一抹,目光竟是未离开作业本半步。“如果是这样的话······”她喃喃自语着,手拿着笔飞快地在草稿本上演算着。“可是······还是不对,唉”她叹了一声,眼睛里傾满了失望。却还依然紧盯着题目,又这样呆呆地坐了几分钟。突然,她一直躬着的腰直了起来,轻轻一笑,用笔轻敲了两下书,仿佛告诉它:“我把你搞定了!”这时她不紧不慢的开始书写,清秀的字体缓缓流出,占了大半版面。“YES!”她轻叫了一声,得意的笑了。

 

下课时的她

沉默

沉默

还是沉默

好吧,我不得不承认,她在下课给我的感觉就是——孤言寡语。她总是爱一个人静静的坐在那里,自动屏蔽一切喧嚣,在自己的小世界里温习着功课,做着习题。抑或面无表情地看着我们说笑打闹,最后露出一抹微笑。我也尝试着进入她的小世界,却总是被她强大的气场撞了出来。在打闹时,偶尔我会漫不经心地扫视全班,可这是,我往往和她略带期盼的眼神相遇。或许,她也想加入我们呢!

 

交谈时的她

我实在没想到,她其实那么能聊!

她爱文学,长长短短的句子集了很多,说到这些,她总是一副满意加得意的表情。她在我面前不动声色地背着黛玉的《葬花吟》,偶尔望向窗外,眼角竟盈着一滴泪。她的眼角里有我看不穿的东西,有着与其年龄不相符的成熟和忧伤。她爱古诗,爱一遍遍在我耳畔吟着一首首诗,一遍遍抄录着不同的诗。有时思如泉涌,她会停止交谈。马上拿出小本子飞快的记下来,在完成后,却又孩子气地兴奋地拿来给我欣赏,乐此不疲。

  —— 叶宸妍

他胖胖的,不是很高。他的成绩也不是很好,主要原因:太爱玩电脑游戏。如果他连续两天不玩,他就说:“我不活了。”间接原因:老师打他时,他显出男子汉的气息,“不疼,我不疼”但此时,他以经是 泪流满面了。有一次,他庄严的对我说·:“我昨天跟五个人打架了。”我吓呆了“不会吧,你……”“你看,这伤……”哇,青一块,紫一块。但经过一再追问才知道,他跟五个人打架是因为他在玩“拳皇”。他的伤是他偷完拳皇,被他爸打的。真是男子汉呀!

——安鑫

 体育课上,最要命数余杰也。他那肥胖的身体,粗壮的四肢,走几步就气喘吁吁,更何况跑十圈。开始跑了,他卖力地摆动堆满脂肪的胳膊,缓慢地行动着。眼看别人就要超他一圈了,他便卯足了劲儿往前跑,不过,没十几米就停下来了,对于满身脂肪的他来说,已经很不错了,接着他又走了起来。不一会儿,别人都到旁边休息了,操场上只剩下了他一个人,他见况,又小跑起来。“呼哧——呼哧——”他嘴里喘着粗气儿,满头大汗,即使是在只有几度的冬天。哎,真是“小时好吃嘴,长大活受罪”啊!

——汪靖民

我的同学(小标题写法)

足球小王子

钟鼎,他很喜欢足球,别看他有那么点胖,但在足球场上十分灵活。他知道很多球星的名字,再长他也记的住。而我一个也不认识,除了几个都知道的。他足球踢的很好,小学就是足球队的,最霸气的一次是一堂体育课。我们一起踢足球,对方开球,我方抢到了球,传给了钟鼎。钟鼎左突右闪,不断变换脚,连超两个,直冲禁区。离禁区只有两三米时,他腾空一脚,精准无误射进了球门。我们全朝他欢呼,就这样,我们便赢了对方。

两个小酒窝

钟鼎很爱笑,一笑就有两个小酒窝,十分可爱。不论英语何老师还是政治张老师都很喜欢。张老师还特别喜欢开他玩笑,每次一开完钟鼎便笑得更欢了,两个小酒窝更深了。记得有一次上政治课,因为刚上完体育课,死气沉沉的很。钟鼎他不知为何而笑,张老师趁机开玩笑:“看钟鼎两个小酒窝笑的。”此时全班都看着他,他笑得更欢乐了,两个小酒窝更深了,班上气氛一下子被调动起来,酒窝还有如此大的作用呢!

自得其乐

钟鼎最善长自娱自乐了,自己无聊时自己happy。一次放学开家长会,我们不能听,在操场上很无聊,钟鼎却不,他放下书包往操场上一坐,用操场上的小石子堆起了沙堡。还哼着小调,十分快乐。我们都被他拉拢过去。到最后沙堡面积达十几平方米,操场上大部分小石子被我们用掉了。一些大哥哥大姐姐经过我 们旁边时怪不好意思,觉得初一了,还玩这个。可钟鼎却不,他面不改色,嘴里还叨念着:“我是皇帝,你们要向我进贡……”哎,自得其乐,让人羡慕!

 妈妈好像生气了,她板着脸孔,坐在桌边。那原来和善的目光此刻变得咄咄逼人,紧盯着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悠闲地看着电视的爸爸,显然是再生他的气。妈妈“恶狠狠”地说:“哎,都是一些没有良心的家伙,我明天不做饭了,看你们吃什么!”

一切都静了,唯有那个老钟在整点时发出声响。桌上是我的试卷,鲜红的分数刺痛了我的双眼。妈妈一动不动的坐在桌旁,喘息声渐渐重了起来,突然她手中的杯子被重重地砸在桌子上,“咚”的让我也一颤。她从桌上“唰”的拿起试卷,用手指敲着桌面“嗒嗒······”我的心七上八下,更加不安了,怯怯地站在一旁。最终“呼”的一声,试卷穿过风,被老妈狠狠的扔在了地上。

 我又把老妈惹生气了.唉!看老妈那样子正所谓“静若处子,动若老虎”。老妈鼻子里都在有腔调沉重的呼气声“呼,呼”………吃饭时,老妈端来碗“砰”的一声,平地一声雷地炸在桌子上,像在抒发她的不满.洗碗时,碗都弄出阵阵“叮叮当当”声(准是故意的),我就不理她了,哎呀,老妈过来了,不写了!

 

她的性格偏向于男孩,对待朋友有种说不出地豪气,在那节体育课上,老师叫我们跑八圈,她说:“一圈两百米,八圈岂不是要累死人!”她说完便像离弦的箭般冲了出去,她快速地跑完八圈,坐在石板上准备喝水,我口干舌燥地对她说:“我忘带水了,给我喝点水吧!”“好啊!”她大方地将水递给我,我对她笑了下,变喝了点水,她将盖子盖上,接着有很多人向她借水,她全都给了,最后连自己的一点儿水都没留下,她却只是无所谓地笑笑,说:“助人为乐是美好品德的一种嘛!”

全班五十四个同学恐怕都不如他有特点。一站在人面前便像一堵墙,遮住了半边天,那体格,啧啧啧。

圆圆的脑袋,粗粗的眉毛一动一动,嘴巴被两边的肉挤得嘟了起来,眼睛几乎成了一条粗壮的黑线。再看看那手,一块块肉堆积起来,松松软软的。最打眼的是他那肚子,到不知是吃了什么,涨得厉害,连穿校服也没那么轻松了。

那次生物课,更让我看到了他的另一面。小组要选代表,只见同学们都纷纷看向了他,人气真强大!他走上了讲台,浑浊却厚重的男低音响起了,他讲的倒是十分自然,不时引起同学们“轰”地一阵大笑。他的“豪放”立马与那些瘦弱腼腆的人构成了对比,比如说我。写到这,不由有些惭愧。他,真是“豪放”啊!

但是,人无完人,他的学习不容乐观,希望他能够努力学习。加油!我的同学!

他,无论胳膊、大腿 、肚子上都堆积着大量脂肪。总的来说就是一个字——胖!他永远板着脸,很少见他笑,好像谁都欠了他几百万似的。他行动缓慢,最大时速可达20km一小时。 体育课上跑步,当别人都跑完了,操场上只剩下一个巨大的目标在缓慢移动,如果你招惹他了,听我的,狂跑,千万别回头。谁叫他行动缓慢呢,但你如果被他抓住了,嗯,不说了,反正结果很惨就是了。作业,人人都要写,可是写个作业对于他来说比登天还难。语文老师为了给他减轻压力,让他每天500字就可了事,我每天检查。早上,我把他肩膀一拍,问:“ 500字呢?”他看了我一眼,迟疑了一下,看了我一眼,说:“在书包里。”说着,缓慢地走向书包,接着他在书包里翻找。他不时拿出一两本本子,然后说:“哦,不是这本。”接着继续找。他又找出了几本,都不是,于是我说我帮他。没想到,他反应迅速,大喊:“我自己找!”不知等了多久,他放下书包,征征地对我说:“没带。”“没带就没带,浪费我这么久的时间。”说着’ 我向语文老师办公室跑去,哎,他真是乱世中的“英雄豪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