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间房子的墙壁漆成浅绿色,给人一种春天的气息,拉开窗帘一缕缕阳光透过窗户照进她的房间。站在树梢上的小鸟欢快地高歌着。化冻的小溪“叮叮咚咚”地游过她窗前。站在窗前一幅美丽的春色田园画就展现在她面前 。“叮铃铃,叮铃铃!”烦人的闹钟将她的美梦打碎了。他一睁眼就向窗外望去,可什么都没有,她是多么想把这间房子的墙壁漆成绿色呀!                                                                                                                                              

 妈妈好像生气了,她板着脸孔,坐在桌边。那原来和善的目光此刻变得咄咄逼人,紧盯着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悠闲地看着电视的爸爸,显然是再生他的气。妈妈“恶狠狠”地说:“哎,都是一些没有良心的家伙,我明天不做饭了,看你们吃什么!”

       这是一个不和睦的家庭,因为一点小事就能引起口角。每天家里阴森森的,几乎没有一点声音,要不就是突然传来震耳欲聋的吵闹声。妈妈随便地烧好了菜,而不喜欢吃油多的父亲,马上变了脸,瞪起眼,撅起嘴,用筷子在菜里乱搅,十分不满意的样子。母亲也气愤起来,把碗重重的一放,声音仿佛能震的人不敢喘息、心里阵阵颤抖。不一会,父亲严肃的瞪起母亲,一言不合,马上又大吵起来,上下楼又遭了殃。

 

   雨,会让我捉摸不透,会让我心烦意乱。

有时侯你看着天空,会觉得那云层离你很远,远到遥不可及,远到你用什么办法都无法触碰。

可有时侯,当你伸出手,那云层便化作剔透的雨珠,一滴一滴从空中落下来,坠入你的掌心。那曾经的遥不可及,就这样与你融为一体,感受着你的温度,你的柔软,你的心痛。

她看到钟的时针正好指着中午12点,她该走了。拖着笨重的行李箱轻轻走出了房间。一股莫名的忧伤袭来,渐渐融化、弥漫,飘散在空气中。空气变得凝重起来,似乎冰的冻住了,憋得她喘不过气来,大口大口的吐着白气,上升、消散。她停驻在原地,回头,想要留恋些什么,却不知她留恋的是这个自由欢乐的世界,抑或是人心。

    男子汉,听到这个词,大家肯定会想到各种形容词和人物来诠释这个词。

有人认为男子汉一定要是高富帅,而这些只是外在,真正的男子汉不一定拥有这些。他们拥有的是一颗有内涵的心和好的品质。不一定要十全十美,但一定要知错就改,有担当;不一定要名列前茅,但一定要刻苦努力,有恒心;不一定要舍己为人,但一定要乐于助人,有爱心……

男子汉是一个象征,他存在于每个人心中。

从本子上扯下一张纸,杂乱的打着自己都不大能明白的草稿,注视着身旁的玩偶,不知在干些什么。告诫自己作业还没写完,要快点写完作业了,脑子却始终回不到书桌上,又眺望起了窗外的天空,黑漆漆一片。

“哈哈哈哈笑死我了。”我一边笑,一边“咚咚咚”锤着桌子,一时没喘上气,还“咳,咳,咳……”的咳了两声。

 

在那叶子上,还挂着一颗颗圆润的露珠,晶莹剔透,它们就像一个个淘气的孩子,轻轻一碰,就跑得无影无踪,可指尖还残留着冰凉的感觉。而还有一些翠绿的树,又冒出一簇簇新芽,摸上去毛茸茸的,怪舒服的。那些久经沧桑的老叶在护卫着新叶,让新叶茁壮成长,而自己却变得金黄、鹅黄至枯黄,变得硬梆梆的。

 

春之怀念

春姑娘踮起脚尖悄悄地来了,雨后的新鲜气息使我心情开朗。走到一棵樱花树下,深吸一口气,我不由得想起那年春天她为我折下一节樱枝,眉目含笑一如远山明媚,风儿轻柔,拂得人脸上痒乎乎的,我嗅着花香,看着她携着春向我求款款走来,那情形至今让我难以忘怀。

一切都静了,唯有那个老钟在整点时发出声响。桌上是我的试卷,鲜红的分数刺痛了我的双眼。妈妈一动不动的坐在桌旁,喘息声渐渐重了起来,突然她手中的杯子被重重地砸在桌子上,“咚”的让我也一颤。她从桌上“唰”的拿起试卷,用手指敲着桌面“嗒嗒······”我的心七上八下,更加不安了,怯怯地站在一旁。最终“呼”的一声,试卷穿过风,被老妈狠狠的扔在了地上。

 我又把老妈惹生气了.唉!看老妈那样子正所谓“静若处子,动若老虎”。老妈鼻子里都在有腔调沉重的呼气声“呼,呼”………吃饭时,老妈端来碗“砰”的一声,平地一声雷地炸在桌子上,像在抒发她的不满.洗碗时,碗都弄出阵阵“叮叮当当”声(准是故意的),我就不理她了,哎呀,老妈过来了,不写了!

 

 化冻的早晨,

鸟儿清脆的歌声将睡梦中的我叫醒。

雪水“咚咚咚”地滴在遮阳棚,好像是要和鸟儿合作,一同将我叫醒。

它们的举动惊扰了树上的小雪团,一不小心就“噗通”一声摔到了地上。

皮革的封面充斥着暗纹,鎏金镶在书角,用指尖轻轻拂过,不多时,指间便烙上深浅一致古朴繁复的纹路,轻扫有些老旧的发软的书页,细腻的绒毛融进空气里在耀眼的阳光里,舞的越发清晰。疙疙瘩瘩的文字镀了层金属,触手冰凉,毫无暖意可言。

雨后的天际残阳如血,窗外的屋檐上的雨都显得越发鲜明起来,凝成琥珀般的姿态。不知是从哪儿斜插过来一棵松柏,堪堪挡住远处楼的半边,在一片鲜红中描出几笔灰影。窗棂下,一个人孤独的享受着一天最后的绚烂慢慢悠悠的踱步在小路上,影子直直的顺着漫天血色向远方延去,也不知到了何处。

小偷

在她前面的那个人东张西望,不经心的排着两条长龙的队伍,他鬼鬼祟祟的把手伸进另一个人的包里,站在右边的人似乎察觉出了什么,刚想说什么,刚得手的那个人正拿着钱包往回收,他也感觉到了什么,回头瞪了那个人一眼,那个人便不再说什么了。上面的监控正记录了刚才的一切,似乎马上就有拿着手铐的特警向他走来。

 

我喜欢去面包店,因为那里种有一种香甜的气味,这种气味总是让我食欲大开。每当我每次去“Amant”(艾朦特)时,当我把我要买的面包拿去收银台,收银员帮我包装时,我总能闻到她身边一股香甜味,那种味道种是散不掉,我每次都闭着眼享受这种味道。香甜的味道,闻得让人发腻,但却还使劲吸着气,陶醉其中。

我疲惫的回家,放下书包,准备去厨房倒水,却看见母亲忙碌的身影,只见她正用搅拌勺搅拌着面粉,脸上满是疲惫,接着她又把大盒的纯牛奶倒了进去,些许奶滴滴在了她的手上,那浓郁的奶香似乎也要在她身上种植,蔓延开来。

 

妈妈买了一束玫瑰,我好奇的凑过去闻,一阵馥郁的香气进入我鼻尖,突然想到楼下的一间花店,不管春夏秋冬,她的花店总是插着许多艳丽的花朵。每当我上放学时,总会看见那抹身影,那间花店。总会看见她不时浇水,插花的动作,熟练而又认真。落日的余晖照在她脸上,美丽而又恬静,她的身上似乎也被那花香熏染,散发出浓郁的花香。

在他前面我欢快的蹦跳着,她也在一旁掩面而笑,眼睛完成了一道月牙儿,我们的活泼硬是给银装素裹的寒冬增添了一份生机。在右边,纪念日三个白体大字竖在那儿,不时有些许雪尘落下来跌到地面。我们手拉着手,想给彼此传递一丝温暖,上面的太阳终于露出了点头角,款款升起,如同一只刚睡醒的猫,惺忪的睁开了她的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