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发被发箍缕上去,扎着灵巧的短短的马尾。双眼总是半睁,一般不怎么开口,皮肤有点泛白,少去了红润。却不没精打采的,有些精神。平素总是一个人,总能看到她走时,坐时,被太阳射到,托着一个黑又深远的影子。我认为她的言语里,也同她外貌一样的丝丝冷清,却并不。老师第一次让她说话时,她说话如流水字字句句很细。望着她,听着她的话时我仿佛看见一个发光体,一种奇异金色的光。与太阳光一样,却有着不一样的感觉。她的身上自带文学气息,我肃然起敬。

她小学时的外号就是肉肉,,两坨小小的婴儿肥顽强的腻在她的脸颊。包子脸嘟起来的时候萌哒哒的。厚厚的镜片挡住了眼睛,可没挡住眼睛后聪敏的光。

“爱因斯坦说成功是有1%的天才加上99%的努力。”想来她应该是都占上了。每到课间,她像汹涌海浪中的孤岛。周围的同学们无不在嬉笑打闹,只有她一动不动定在课桌前,写着永远也写不完的习题。每每做题是喜欢眯着眼,原本挺大的眸子越眯越小,就在快眯不见的时候,突然睁开,眼里闪着兴奋与满足,很明显,她又算出了一道难题。

她几乎从来没真正生气过,当然除了你在打扰到她做题,像大部分女生都会有的起床气是似的,她会把手中的笔捏的嘎吱作响,极力忍耐,笔尖戳进一摞子草稿纸内,划出一道道鸿沟。如果你还扔去打扰她,等着你的一定是飞过来的笔帽。

初次见到她时,只觉得怎么会有如此灵动的双眼,那层流光溢彩的光晕在双眸,耀的我原本因不适应环境而有些雾霾的心境开明鲜艳起来。

若是细看,会发现带着卧蚕的眼底氤氲着朦朦胧胧的恬静,可是却被那不安分东瞅瞅西瞧瞧滴溜溜转的的瞳孔给丢到爪哇国了。

厮混熟了后才发觉其实她的眼睛里其实是住了一只披着天使外衣的小恶魔,有时会笑着笑着就泛起了泪光,一边扯动这虎牙一边胡乱的抹掉;有时默默呆坐着睫毛也会不小心的溺了水,急的周围的人慌忙安慰,可那水雾后的狡黠是怎么回事?果不其然,三秒后那个总是惹她生气的男生嘭的一声从椅子上摔下来,裤子上还有一个耀武扬威的脚印。她眨了眨懵懂的眸子,分明就是再说我什么都没看见,我什么都没听到,所以我什么都不知道。但在桌下憋笑憋到颤抖的双腿却突显的恶魔本质。

我们班有一怪人,平日自高自大,旁人恨而远之,遂自封为"皇上"。

每每进入早朝时间(  也就是早读课啦 ),却独不见朝中的主角—―‘皇上’。嗯,看看时间刚刚好,"皇上"终于在众大臣"幸宰乐祸"的等待中姗姗来迟。瞧,这不, "皇上"正踏着他那引以为豪的段誉或"凌波微步"紧贴最后一缕上课铃飞奔而来。可他倒好,最后不但不认错,反而找各种借口来辩解自己的罪行;吾……( 此处省略 一万字废话,可跳过)

" 皇上"整天闲不下来,好像身上长了虱子似的,在学校里也不安分,不分上下课,也因此,每次进办公室"喝茶"总少不了他的份。

想知道他是哪一方神圣吗?嘿嘿,猜猜他是谁?

“呼……呼呼……”一声嘹亮的口哨声吹起来,我明白,是我的同桌来了,他的嘴角挂着一如既往的微笑,仿佛什么都难不倒他似的。他的动作轻盈而敏捷,像一只猫似的,一下子就窜进了他的座位上。他的头发较短,却一根一根精神抖擞地直竖着。他的眼神有神而有力,转书的时候,那黑的像黑樱桃的眼珠儿睁得圆圆的,闪出一种难以形容的愉快光芒,在笑容里,快活的露出坚固的雪白的牙齿,两颊带有黄色,但隐约也可以看见红色,可是不多。虽然长的不算帅,但整个面孔仍然显得乐观、快乐。他的个子中等,不胖不瘦,可是动作却像一只松鼠似的迅速而敏捷,并且快活的也像这个可爱的动物。他精通数学,并且乐观的面对生活,遇到任何不愉快的事情,一节课以后便烟消云散,依旧子着牙齿,转着他的书。

她,不仅是我的同学,还是我最要好的朋友。 自打小学三年级起,她的模样便深深烙在了我的心上——黑色篷松的头发,大大的眼睛和双眼皮鞋,嘴边永远挂着一抹清浅的微笑,如清风拂面。她很内向,无论什么时候都不愿离开座位,总是喜欢在桌子上看书、写作业,仿佛生下来就是为了干这事一样,神情专注。虽说她很内向,但对我,总会开心地与我谈笑,有心事也是第一时间向我诉说,我也是这样对她。两颗心坦诚相待,从不欺骗。她爱笑,一个小小的胜利都能让她开心起来。但是,再坚强的女孩也有柔弱的一面,她也会哭。哭的时候,一般都是一边自嘲地笑一也流泪,但有一次,她却皱紧了眉头,悲伤之情溢于言表。我看着她,心也痛了起来,也流下了眼泪。事后,她还问我为什么哭,我只是笑着轻描淡写地回答看你哭了,我就想哭,仅此而已。毕竟在学校里很少被人尊重过。在我眼里,他的生活没有光明。但那件事,我看见了他内心最美好、最珍贵的一部分。 上学期的心理课,老师让我们赞美别人。班上个别“活跃分子”都打着“赞扬”的名义损他,无止境地耻笑他、辱骂他。然而,当一个人赞扬读出来时,人群下面一片赞叹,因为这个赞扬只是写了一件小事,只是一个人无意的鼓励,却让他铭记心间。这个小小的赞扬里,字字句句流露着感激,触动每个人的心弦。当老师说出他的名字时,全班不约而同地看向他。看向他的目光里,有惊异,有表扬,还有赞叹,却再也没有一丝嘲讽、讥笑,有的只是羡慕。此时的他,笑得如同孩子般纯真,带着一丝稚气的骄傲。我想,此时的他,会很兴奋的,因为他又获得怎了一次珍贵的尊重和激励。 也许你厌恶他,也许你嫌弃他,但在我心中,我深深地知道,他的内心,如孩子般期待着一个赞扬的目光,在内心深处留着一块净土,保存那些美好的记忆。

 

“快看快看,前方3点钟位置,目测,有刘海,无眼镜,瓜子脸,长腿哦吧!”某只一见到帅哥就满眼桃心紧紧抠住我胳膊,似是想将花痴本性尽数发泄到我的小臂,自然自开学来手臂上的爪子印从未少过。
“相信么,这次我一定能要到他的企鹅号!”她小声的嘟囔着,眼睛却始终粘在远处男生的身上。“相信相信,怎敢不相信咯。可是我都相信的次数不只两位数了,你貌似连个位数都没要到。”我蹭过去,无比认真的说。难得她这次没有与我互掐,而是使劲捏了捏脸,扯扯有些褶皱的衣服,深呼吸,向那个男生挪去。
“喂,笨蛋,小心脚……下。”还没来得及说完,某人已经左脚踩右脚以大字型摔下,生生顿在男生身后三米处。时间就像静止了只剩下”男生”缓缓转身的慢动作。我扭过头碎碎念着我不认识她我不认识她,我不认识这个会对女生犯花痴的二货。“同学,你……”女生咯咯的笑着,好笑的问出口。“你好!再见!”某人管不上烧起来的双颊,僵硬的吐字,扭头向我跑来,连一向“头可断血可流发型不能乱”的“原则”都无暇顾及。

清晨,火红的太阳与一阵悦耳的鸟鸣把我从睡梦中唤醒,我来到门外,好清新的空气啊!就像用水洗过似的,清纯透明,仿佛吹弹可破,让你不忍心大声说话,生怕一不小心,就会把这个清纯的早晨捅个大窟窿。远处,连绵不断的山峦一直延伸到天边,蓝蓝的天边,白白的云,清清的水,还有那毛茸茸的蒲公英,直视着一排排长方形的房子和三角形的沙堆,似乎早已成了我童年的记忆。

他——有着企鹅般肥圆的肚子,有着熊般的身材和体重,还有着乌龟般慢而不急的精神。
每当学校书声朗朗,太阳高升,他总是慢悠悠的出现在我们面前,呆呆的站着,神情自由,没有丝毫紧张,悠悠的一直站着体育课上,他总是上战场般的艰苦,折磨般的上着,每当体育课上跑步,他总是如晴天霹雳一般。没过一会,回头一看,总是他在最后一个,吃力的摆动着双臂,一步步迈向前,如乌龟一样慢慢爬,带着负重,常常咬牙向前冲,却没有丝毫变快。跑一会遍气喘吁吁,跑完闭眼,话都说不出,体育对他来说真是痛苦的折磨。顽强的撑着一堂又一堂……

客厅爸爸妈妈闲适的谈着正在播的新闻,爸爸依旧不改他那响亮的大嗓门。电视里主持人正用标准的普通话播着新闻。楼下的小孩又在大哭大闹,吵死人了。

一副黑框眼镜架在他的鼻梁上,眼里机灵可爱的光芒并没有被镜片所掩盖,反而更加耀眼。嘴唇微微翘起,肉嘟嘟的脸蛋,她整个人都透出一种呆萌的气息。她是个学霸,可她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遥不可及,“学霸”并不能阻挡我们成为好闺蜜。每天和他走在路上一起欢声笑语、聊天八卦,总是很快乐。我从没有见过她发很大的脾气,顶多只是吼叫两句。她不喜欢别人摸她的脸,一有人摸她的脸她总会露出带着生气味道的表情。比起生气,她更多的是笑,一抹微笑常挂在她的嘴边。

“嘻嘻……”眼里总带着笑意,稍一逗就会咧开嘴乐呵呵地笑,仿佛她总有道不完的快乐。这不,她又在笑了,她的脸总是红扑扑的,添上这一抹笑,多像一个布娃娃。她有个外号叫“孙子”,每当我们这么喊她,她就笑个不停,好像听了什么特别好笑的笑话一样。可是这天,不知为何,她忧郁了,任凭我们如何逗她笑她也不笑了,整天闷着张苦瓜脸,眉头都呈“n”形弯了下去。这时,我们想到了“孙子”,便叫了一声“孙子!”,她竟笑了,“n”变成了“u”,“嘻嘻……”

她,与我是闺蜜。
我们几乎没有一天不保持联系,关系可是任何人也比不上的。(除父母外啦微笑,是最好的语言,无论在什么时候,只要我看她一眼,必然会笑。可能她笑起来与众不同吧。微笑时,眼角会扬起三条“纹”。她笑起来也会露出两对虎牙——这可不能怪她,是它自己要长的!
她的眼睛好似那黑珍珠,给人一种神秘的感觉。她有一个习惯的动作:用舌头舔一下自己的双唇,可能是因为口干的原因吧。
在班级她是无声的,让人感觉到她是一个文静的小女孩,而跟我在一起则更活泼,并且有些疯癫。这样的她才是最好的。

“哇!好帅!你快看快看!”她猛地一下把我拽到她身旁,用手指着那个人,我顺着她的视线看了过去,原来是初二体育班的男生在跑步。我欣赏了会过后,无奈的看向正在犯花痴的她,本来被凉风吹的发白的脸庞却因激动而红了脸,眼神微眯,双手捂住鼻子以下的部分,兴奋的看着体育班,那眼睛里的两颗红心简直要蹦了出来,她用一只手拉住我的校服不断的跳来跳去,整个身体都因太过兴奋而抖了起来。她边抓着我边走,口中一直颤抖的说着:“怎么可以这么帅呢!让我这颗小心脏跳的啊!贴吧里说的果然好,进了体育班就变帅!啊啊啊天哪……(以下省略N个叹词)”我淡然的抽回手,立马离她三米远,在心里呐喊着:“我不认识她!”

一位身高一位约莫一米六五的女生 站在讲台上,修长的手指拿起早已变形了的钢尺,眉毛翘了起来,眼角上扬,眼瞳闪过一丝焦躁的情绪。厚厚的嘴唇不断的低声咒骂,本来小麦色的脸庞因生气而迅速从耳根蹿红。结实的手臂拿着钢尺往同学桌上重重的敲了一下,衣服上的一对毛绒球也因幅度过大而晃来晃去,她继而用尺子指着某位同学大声的说道:“站起来。”

静··· ···
当老师一声:“好了,收!”脱口而出时,教室里的各位便像压抑许久的小野兽般狂躁起来。他拉着前桌比他高半个头的男生兴奋地对着答案,偶尔听到他轻轻地一声“YES”!或是一声失望的叹息。她呢,一个不高的女生,小小的身体里所蕴含的力量着实让我吓了一跳。她正为一道题和一个高大的男生争论着,脸涨红着,小小的嘴不停地动着,声音由小变大,越发理直气壮起来。而我面前这个瘦瘦的女生,正因为一道不确定的题的答案和我相同,而爽朗的笑着,我被那种情绪感染了,也笑了。

生物课上,要谈感想,同学们都把手指向他,这就意味着一起大笑即将发生。肥胖的他缓慢地站起来,摇晃晃地走向讲台,头微微向上仰,脸涨得通红,厚厚的嘴唇在颤动,竟说不出半个字。好不容易从嘴里挤出几个字,却又被“轰”的一声突然中断了。(同学们实在忍不住了,“轰”地一声大笑起来)教室里笑声连绵,他头往下一低,脸更红了。“不要再笑了!”老师生气地说道,这时教室里安静下来。“这位同学有勇气上来就很不错了,我想有很多人不敢上来呢?你们还笑他。不许笑。”听完这话,他好像充满了勇气,抬起头,大声地说着那铿锵有力的字。

我们虽然小学是同学,但我们也仅仅是陌生的熟人,胖乎乎的脸上长着一双大大的眼睛,对一切充满了好奇。听说他的笛子吹得很好,为人乐观而大方,所以在同学中的人缘也很不错。他的嗓门很大,说话如吃枪子一样,一个劲地突突突往外冒,好像不如此就再也没机会了一样。每次回答问题时,他的手总是举得很高,不管回答的是对是错,他都不会红脸,低头。如果错了,他总会疑惑的问:“我错了吗”?他喜欢戴一个很幼稚的帽子,仿佛是要把自己装办成一个永远长不大的“小baby”。

卧室里,爸爸妈妈又开始“唇枪舌战了”!爸爸瞪大了眼睛,原本那双大眼睛,愈发得大了。妈妈毫不示弱,仰起头,瞪着他,双手叉腰,像是准备好了泼妇骂街的举动。他铁青着脸,一言不发,嘴里大喘着出气,脸颊也因为长时间的忍耐,而憋得通红。他双手握紧拳头,眉头紧锁,将眉头拧成了“川”字形。

“你在干什么?”爸爸怒不可遏地瞪着妈妈,粗着嗓子怒吼道。那声音虽然很低,却是压着嗓子,蹦出来的,仿佛是地狱来的魔鬼。“我在干什么?呵呵!”妈妈在一旁讥笑道,然而那声音穿透性极强,像是要刺穿了别人的耳膜,如同冬日的寒风,带来阵阵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