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到新居,楼门处有一道铁门,很沉,每次拉开都很费劲,过去后,任其自然合上,合上时总会有“咣”一下的大声响。平日里匆匆忙忙,久而久之,也就习惯如此了。

  有一回,刚出家门口,楼上有人也下楼,我并未多注意,着急着去学校接孩子,也没等着打个招呼。住在这里几个月了,天明上班天黑下班,整幢楼里的邻居很少遇到,也不曾认识。以前我们住在胡同里,整个胡同、甚至邻近胡同里的人都相识,出门大家笑脸相迎,热热闹闹地聊天,人情浓厚。可是,在这里人情味就淡薄得多,大家一个门中进进出出,却十分陌生。

  快到学校门口时,突然有人从背后轻拍了一下我的肩,回头看见一位阿姨正看着我,轻声说:“姑娘,我想给你说件事。”

  原来她就是刚才从楼上下来的邻居!一路跟着我走那么远,只是想提醒我,下次关楼门口的那道铁门时要轻轻合上,一楼两家住户都是老人,心脏不好。

  我有些尴尬,没想到无意识的动作竟惊扰了他人。也有些感动,这位阿姨跟了我那么远,只为言辞得当好心提醒我,而一楼的老人跟她也并没有什么关系。

  经过阿姨善意的提醒后,就认识了,早晨上班时经常会遇到她在小区里遛狗,远远地她就会笑着跟我打招呼,很亲切。每天早上出来溜一圈是她的习惯,以前我们也许遇到过,可是谁会记住一个陌生人的面孔呢?

  不久,又认识了这栋楼里的邓阿姨,她总是骑着一辆小三轮车,上面堆着旧纸箱空瓶子,捡些废品,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比闲着好,心里有着落。

  那是星期天,我下楼来拎着近些日子积攒的纸箱准备扔掉,正好看到邓阿姨的车子在楼下,就放在了她的三轮车上。那时候,我们还不认识,我只是在小区里见过她几次。

  没想到,她却因此记住了我。第二天下班回来,天已经黑了,邓阿姨拿着一把葱和一棵白菜竟在楼门口等我。她说,我昨天看到你了,你走得太快,我在后面叫你,你没听到。——她竟是知道我的。是啊,一个楼里住着,大家都是熟悉的陌生人。

  邓阿姨把手中的葱和白菜送给我,是她自己种的,她指着小区边上的一块小菜地,告诉我,那是她侍弄的绿色蔬菜,一定要我收下。

  我和热诚的邓阿姨站在楼门口昏黄的灯光下闲聊了一会。天气十分寒凉了,却一点不觉得冷。

  人情味淡薄吗?到这时我才恍然明白,只要你自己不是薄情的,无论居住在哪里,走到哪里,人与人间的深情厚意总在。

  有一个小细节总是会常常想起:那天乘地铁,下楼梯,有个清洁员就站在边上,不厌其烦地提醒每一个乘客小心台阶。虽然几秒钟,我就从那里走过了,可留给我的温暖感动却一直在绵延,直至精神深处。

  作家林清玄曾在《好雪片片》中提到禅师庞蕴的话:好雪片片,不落别处。林先生这样为其释意,我们生活中的好雪,明净之雪也是如此,在某时某地当下即是,美丽地落下,落下的雪花不见了,但灌溉了我们的心田。

  生活中的“好雪”一定就是人与人之间的那些善,那些深情,干净明朗地落在了我们的心上,润泽滋养心田,让我们感受紫陌红尘的美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