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收敛了欲望,像一帧简笔素描,又似一页干净的音符,褪尽尘世的喧嚣,宁静而安谧。

  放下手边诸事,抬眼瞧窗外,几只小鸟停在树梢,喙里叽里咕噜兜转着大自然的气息。景深空明,勾勒出鸟儿纤毫毕现的模样:一颔首,一转身,乌眼珠骨碌一个流转,极富生趣。大地没有纷杂的点缀,骨感平朴,洁净清减,树缝之间漏泄下一抹金色的光晕,一切犹如笼罩在时光的器皿里,浓淡冷暖,霎时有了禅意。

  社区有位年逾古稀的老人,每天打扫广场周边卫生,这天见他立在一株银杏树前叹气,我才注意到,仅一夜间,风已从树上吹落一地金甲,而那枝头的黄叶,仍留有千片万片。一首歌唱着:“叶子是不会飞翔的翅膀,翅膀是落在天上的叶子;孤单是一个人的狂欢,狂欢是一群人的孤单。”我一个人走走停停,分不清眼前的叶子是蝴蝶还是尘土,它们离开,是不是一种新的追求?

  下班路上,看到卖花的推车,摆着各式植物。一眼瞥见那一盆,纤纤绿叶之间撑出两盏白花,像精巧的酒杯,又似停泊沙洲的白鹤,它仿佛认得我,焦急地微微颤抖,对我喊出羞涩的喜悦。卖花人说它叫“白掌”,寓意“一帆风顺”。我毫不犹豫地买下它,摆在书房的阳台上,观赏中恍若照见自己的影子,即使身处红尘,心里仍会被一支孤独的冷剑洞穿。

  一路走过,有家有爱有春秋,悲欣交集之间,无尽的诉说让生命变得通透。在风生水起的一端,我静若无痕,不想被欲望拖拽在路上。把以往斑斑陈迹托付给文字记存,是为省却其余不必要的经营。字在纸上,随时翻阅,目触心血温暖可感,还有什么遗憾呢?如此想来,不觉莞尔。

  莫泊桑在《人生》中说:“生活不可能像你想象的那么好,但也不会像你想象的那么糟。”对我而言,人生不过一杯茶,可以倾心的是那份青碧、清透与热度;杯盏里放的那些叶子,多也罢,少也罢,且不与计较,只消领会当下和、敬、清、寂的意境。时光里品茗,抬头也好,低眉也好,有一味禅茶洗涤纷扰,心得其养,自然超脱出物欲,将得失置身度外。

  生活要有趣,怎能缺少尘世的烟火和香气?谁能想象冬天无雪,春日无雨,明月无心?“从前种种譬如昨日死,以后种种譬如今日生。”有些事物本来气数已终,又何必守着一樽躯壳苦苦挽留。你劝我,“此后,可不为别的,只图自己高兴。”是的,与岁月相伴,不能升华灵魂的追求多么笨拙,不能愉悦身心的等待多么徒然;那么先暂停一下,将过劳运转的思绪清零,云一般透明、羽一般轻盈、雪一般晶莹,整个世界静下心来。

  夜色渐深,我猜不透它有多长。郑板桥的《满庭芳》末句写道:“寒窗里,烹茶扫雪,一碗读书灯。”喜欢这样一种清寒又不失振奋的情境,生活的幸福就是——在冬夜醒来,点灯读书,去感受所有身不能至心向往之的美好,让四周慢慢荡起一层温暖的涟漪。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