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到那女孩,是在一个暮春的傍晚。

  微风轻轻吹拂着,霞光柔美,落花缤纷,园子里又寂静又热闹。寂静的是园里的植物们。花草树木,不言不语,安分守己,立于自己的位置上,默然欢喜着;热闹的也是它们。这些花草树木,看上去静悄悄的,却蕴藏着强大的生命力,不断在变化着。

  不久前的姹紫嫣红、树树繁花,转眼飘零,缤纷成一场又一场花瓣雨。地上,红的、粉的、白的、蓝的、黄的花瓣叠加着铺了一层,那么美,让你不忍踏上去。”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果真如此——这些花是落了,花树却没有衰败之感。那棵最早开花、最先凋零的花树,不知不觉间,青绿的叶片已是蓊郁一树,更觉其生机勃发,透着一腔生命力。

  我在这些落花间跳来跳去、浮想联翩的时候,突然看到了她——一个十多岁的小女孩。她齐耳短发,穿着普通的牛仔裤,一件翠绿色的夹克外套,手里提着粉色的布袋,也在落花间跳来跳去。她一会儿蹲下来捡拾落花,放在布袋里,一会儿又站起来仰着脸看飘舞的花瓣,一会儿又伸出小手来接那些花。她似乎也是怕踩疼了花瓣们,总是踮起脚尖,飞来跳去。恍惚中,我竟觉得她像极了一朵特别的花,或者是一只绿色的蝴蝶,快乐地飞舞在这个傍晚,在这个花儿纷飞的春园里。

  女孩在我的前面,起先大概没有看到我,依旧天真烂漫地在落花间玩耍、嬉戏,捡落花。蓦地一转身,突然见到我在看她,她竟有几分吃惊和羞涩,正在接花瓣的手停在半空中,愣了。我赶紧向她递过去一个温柔善意的微笑,解释说:”真的是很抱歉,无意中打扰了你。”女孩立刻笑了,露出整齐的洁白的牙齿,甜甜地叫了一声”阿姨”。

  我很小心地跳过去,看到女孩粉色的布袋里已装了很多花瓣。我就和她聊起来。

  女孩见我对她收集的花瓣感兴趣,一下子话多起来。她很神秘地告诉我,这是她要送给妈妈的生日礼物。

  她的妈妈是一名工人,在工厂里上班,每天都很忙,早上天不亮就走了,晚上天黑了才到家。她的妈妈很喜欢花花草草,可是哪有时间养呢。上班已经累了一天了,回来了还要操心家里的事,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这个春天,她妈妈的心愿,就是想看看盛开的花,闻闻花的气息。可是,直到花都要凋落了,她还是没有机会来看花。

  有一回,女孩见花开得好,偷偷地从园子里折了一枝,想回家送给妈妈。不承想,她小心翼翼捧着那枝花,等到很晚,妈妈回来了,看到花,不仅不高兴,还把她训了一顿。妈妈说,她把花折下来,花会疼的。

  后来,她终于想到一个好方法——花儿自然飘落的,就不疼了。所以她打算把落花收集起来,给妈妈做一个落花枕头。妈妈枕着花儿睡觉,就可以时时闻到花香,就可以做一个带着花香的甜甜的好梦。

  飞舞的花瓣间,女孩无限神往地向我讲着她的落花枕。我的心里一点点地涌满了感动,一点点地又溢出来,化作飞舞的花瓣,飘散在这傍晚的园子里。为这个天真无邪、懂事的女孩,为她勤劳辛苦的妈妈,为这个世界上那些平凡的生命。

  生存是那么艰难的一件事,忙忙碌碌。为活着,为责任而奔波,哪怕看一场花的空闲都没有,生命却可以因为那一枕落花香而美丽无比,丰美无比,壮大无比。我为女孩的母亲感到幸福,她虽然错过了盛开的花事,却拥有生命深处最好闻的花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