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人就写”普通”的文章

有同学说,我们都是普通人,生活中遇到的都是平凡小事,怎样才能写好作文?有这样的想法,赶紧把它处理掉,这是一种生活抱怨,而不是写作问题!类似的问题还有,别人每天光鲜潇洒,开名车住别墅,为什么我累成狗生活还这么窘追?如果不能从抱怨中走出,我们的思维和眼界就会被严重束缚,失去看到生活中各种可能的能力。

为什么我们写不好作文,不是因为我们是普通人,而是我们在抱怨中失去了关注和探究普通生活的能力。这才是问题的关键。你是普通人,首先应该把眼光落到普通上,写下自己的普通,而不是想着如何换掉自己的身份,写出惊天动地的大事来

生活中的普通你真的能感知到吗?比如,一块”禁止攀爬”的牌子挂在围栏上,一丛爬山虎根本不理会它,径直爬了过去。为了掩人耳目,它长出青翠宽大的叶片把那块牌子遮住了,只显出了一些缝隙;一只蚊子停在书页上,我不忍心打扰它,我想它一定在思考,为什么那些密密麻麻的黑色”文字”,不能和它一样起飞?无数的树叶在空中依偎、重叠,把阳光挡在外面它们的背影组成一片绿色的树荫,统治了好大一块地方。一片树叶不经意间打了一个盹,把阳光放了进来,它们背影上就有了一块美丽跳跃的光斑……

不要用道德思维去贴标签

大多数作文初学者喜欢用道德思维去界定一个对象,表现它的好坏恶,有用无用,这对于写作文而言是有害的。真正的写作需要的是以”真为基础的审美性思维,表现对象的特征和存在的状态。即使是善,也要以真和美为基础,是真和美的自然延伸。

比如,一棵绝壁上的古松,你描写了它在这个环境中的姿态,自然就有了顽强和向上的意味。还比如,可怜的乞讨者,你描写了它的神情(比如频繁地对路人说感谢),展示了他的乞讨方式(比如卖唱),通过与他的交流了解了他的生活,那么这个人的人性也就体现出来了。我们花了大量的笔墨在”善”上,结果连对象的特征都认识不清,很容易走入模式化,这样的思维于生活而言也是有害的。比如,我们误会别人的好意,很快下定义,贴道德标签——之前这个人就说谎,这次也会不安好心。诸如此类。写作者要摆脱道德评价不太容易,因为道德评价是非常实用而又能获得认同的写作方式,你在道德上站了队,不仅自己获得了心理上的安全感,别人也觉得你”靠谱”。从这个意义上讲,写作还是一个社会学问题。

关注生活中最为普通的现场

一次下班回家,我看到美丽的香樟树被人挖走了,留一地的残枝败叶,场面”惨不忍睹”。我马上想到写一篇”控诉罪行”的文章,但是,于表达而言,这是非常笨拙、概念化的。我暂时放下这个主题,以文字素描的方式,”慢慢地”写香樟树的生活、生长,后来我发现,文章内涵大大扩展

这是一个凶案现场。

香樟树被连根拔起.横七竖八地倒在地上.有的已被卸枝运走,地上留下了一个个触目惊心的大坑。

几年前,这里还是一片荒芜,你们被人载在了马路边。那个时候你们一副死气沉沉的模样,树干粗大,却没有枝叶.全身光秃秃的。树冠被利斧斫去,新鲜的截面像一双双无辜的眼睛。根部缠着草绳,身上挂着营养液.周围撑着几根木棍,好像一群破落的流浪汉。我能想象,在每个风雨雷电的夜晚,你们瑟缩着身子.恐惧地犹如世界末日。

你们终于挺过来了.像小树苗一样,重新学习如何抽枝添叶。几年之后.这条路上有了绿荫,有了玩耍的孩童和嬉戏的雀鸟。

你们已经忘了家的模样。受伤的创口结痂干硬,被斫去枝叶的地方长出新枝。你们的信念是活着,无论被人怎么摧残,只要有泥土,有空间,你们就能把这里变成家。你们是有尊严的树,只要能活下来,就不会匍匐在地,永远笔直地站立,撑开绿色的手掌,以美丽的姿态与天空对话。

今天,你们又一次被放倒。枝叶被残忍地砍断,那些新鲜的树叶还在拼命挣扎,即使被人嫌弃地丢在地上,依然保持着逼人的绿意和生机。那些土坑,似乎还残留着你们的气息,这里诞生过荣耀与辉煌,战胜过胆怯与懦弱,现在就像一只被挖去了眼珠子的眼。

你们只想好好地做一棵树,却被当成玩具和摆设在城市的各个角落被搬来搬去,直到再也不能长出一叶慢慢地枯干,连一只鸟也会嫌恶地走开,不在上面停留。或许,这个时候,你们会想起那片山坡,你们在风中呼啦啦地歌唱,声音响彻原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