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朵花,鹅黄色,像黄昏,长在了姥姥家的后面,我每次回家都会看到花开的样子,听到花儿的声音。我问姥姥是什么花,她探头窗外,看了一眼说:”野菊花吧。”

秋天,其他花草早已凋谢,只有菊花迎着冽的秋风招摇,招摇得秋天也醉了。它朝气蓬勃,沉浸在自己的美好里。而在不远处光秃秃的枝丫上,一只鸟儿在歌颂着菊花的美好。

我走进屋,姥姥拉起我的手,她的手温暖极了,像一个暖宝宝,却很粗糙,握上去硬邦邦的,全部是裂痕,像长久不经雨露滋润的干裂的土地,而且小拇指已经直不起来了,但她仍一直住在自己的美好里。

姥姥将我拉进一间小屋,小屋里供着一尊菩萨,姥姥受她母亲的影响,信奉佛教。她快速地从香盒中拿出三炷香,一边用火柴点燃,一边说着:”今天垚垚来拜观音菩萨,保佑她学业有成,平平安安。”说着,将香插好,让我拜了三拜,姥姥一直在一旁看着,笑着,脸上像开了花。这时,我望着她,头上的银丝肆意长着,染黑的头发已从根处变白脸上有许多斑,脸色蜡黄又带点黑。我摸着姥姥的手,说:”下次,我给你带点润手霜。”姥姥笑着说:”买什么呀,浪费,活了大半辈子了,保养不好了。”这笑容,多么爽朗。她和我走出门,碎碎的阳光洒在她身上,像金粉一样,她就这样被笼罩在金色的海洋中,那画面安宁、静谧……

姥姥和姥爷做水果生意,两个人整天早出晚归的,夜,安抚他们人睡;曦,叫醒熟睡中的他们,叫醒那一朵菊花。

每天的睡眠不足6小时,整天忙里忙外,姥姥脸上的肉像被割掉了一般,我的心也好似被草丛里的荆棘划过,疼!但姥姥总是笑眯眯的,她一直住在自己的美好里。

我再次走到屋后,看那朵野菊,开得像黄蝴蝶一样活泼、灵动。它住在自己的美好里,小鸟为它歌唱……

亦如那朵野菊,亦如那只鸟,亦如姥姥,亦如这尘世中所有我不知道的、静默的生命,他们都住在自己的美好里,凡尘来往,莫不如此……

点评:野菊在秋风里摇曳,鸟儿在树枝上歌唱,转而镜头切换至姥姥干裂的双手、爽朗的笑容和忙碌的身影,由景及人,人景交错,歌颂了所有住在自己的美好里的生命。对姥姥形象的刻画细致生动,显示小作者深厚的文丰功底。文末点题,感悟深刻,是作者独特的情感视角,触动了读者那根最柔软的神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