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是四月。
温度计上红色的指示柱缓缓爬升,出门已不再需要厚重的棉服。似乎是一夜之间,嫩绿的叶片都被惊醒,探出头来打量着这个阳光明媚的世界。百花自是争奇斗艳,吐露芬芳,空气中溢满甜蜜的香气。
待在家中实在无聊,我稍一犹豫,还是决定出门转转。
春风很暖,却吹不进人心。我到处兜兜转转,路上无一例外地桃红柳绿,碧天白云,竟然人觉得单调起来。本想欣赏精致的心情打消了一半,却也不想再折返回家,无奈之下,我坐上还有一辆公交车,漫无目的地在外逛悠起来。
车上有很多老人。半百的头发告诉我他们的年纪,脸上的皱纹让我猜出他们所经历的雨雪风霜,只是他们脸上大都盛着灿烂的笑容,与这个耀眼的四月相互映衬,一时让人觉得他们年轻了许多。
找了一站下车,看了看车站牌,自己竟然跑到陶然亭来了。想起附近有家书店,我打起精神,寻了过去。不巧的是,书店居然没有开门,我长叹一声,觉得诸事不利,烦闷的感觉让心情更加不振。看到那群与我同车的老人向公园走去,仍挂着暖融融的笑,我鬼使神差地跟了上去。
他们一路都笑语不断。我悄悄地走在他们身后,越听越纳闷。不过是左邻右舍七大姑八大姨的平凡琐事,哪用得着这么开心!走了一段路后,他们停了下来,有一位看上去像领头的老奶奶拎出一台复读机一样的播放器,按下播放,居然是《小苹果》!我看着他们笑着跳起来,顿生无语,有些气恼自己真是无聊地无以复加了,跑到这儿来看一群老太太跳舞!
这时候有一位大妈似乎认出我,惊讶地走近我:“呦!这不是刚才车上的小姑娘吗!你来公园玩啊?玩玩也好,现在的孩子压力都太大了,瞅你苦着一张脸,心情不好吧!看奶奶们跳跳舞,权当放松了啊!”他噼里啪啦一气儿说完,惊讶的换成了我。
我不禁望向湖中。平静的湖水映照出一张冷漠、僵硬的脸。在这个明媚的季节,百无聊赖的我竟是这幅表情,处在花一样的青春年华,却有着一颗拒绝欣赏美好,低沉的心,这样的我真的算是青春吗?
望向那群舞动的人群,我突然感到一股青春的温暖气息。
我慢慢勾起一抹笑,走出公园,打算回家完成未完结的手鼓。果然要保持热烈的心情,真真正正投入地做一件事,才是青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