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画是很美的事,会画画的人是幸福又幸运的。每天用色彩涂涂画画眼中所见心中所想的风景,内心是清宁的,日子是丰盈的,如锦绣,流金岁月,惊艳时光。画画美好,欣赏画也是美好的事,比如看丰子恺的画,会觉得生活真是好玩的事情,充满了趣味,每一个平常光景都是有情世界的真挚和深切。俞平伯评丰子恺:”一片片的落英,都含蓄着人间的情味。”朱自清也很喜欢丰子恺的画,他说:”一幅幅的漫画如一首首的小诗——带核儿的小诗,就像吃橄榄似的,老觉着那味儿。”

生活如诗,每字每句,起承转合,都有它的意义和韵味。日子如画卷,水墨丹青,小桥流水;工笔浓彩,山河岁月。亦婉约巧妙,亦气势壮阔。佛家言:日日是好日,时时是好时。一年二十四节气,三百六十五日,一日二十四时,由点到线,由线到面,细细密密,织成一团锦绣。

锦绣是明亮的、灿烂的,是花纹色彩精美鲜艳的丝织品。而它并不只属于王公贵族,每个人都会被真诚地祝福拥有一个锦绣前程。它有它的贵气,也有平凡人的亲切。

前程再锦绣亮丽,还是远远隔着,虚飘飘的。生活中有许多智者,无关身份地位,无关贫穷富有,无关光阴深浅,他们从来不把锦绣不锦绣当作问题,只是踏踏实实、热热烈烈地过着当下的生活,而日子反而成了锦绣明亮的模样。

我曾在胡同口小花园见一个中年保安气势豪迈地唱京剧。那天中午午休,我去胡同尽头的商业街买东西。走到胡同口,见他正旁若无人地伸腿甩胳膊,每一个动作都带着仪式感,好像正在舞台上表演一般,唱道:”抒豪情寄壮志面对群山,愿红旗五洲四海齐招展,哪怕是火海刀山也扑上前……”

我有几分吃惊,于是放慢脚步。他依旧故我,淡定自若地唱他的京剧。他旁边有一个月季花坛,一个大茶杯放在花讨的台子上,满满的一杯浓茶,映着花坛里正绚烂的月季,竟很诗意悠然。

细打量这中年保安,黧黑结实,很平常的普通人。我不知他背后有着何样的生活,也许背井离乡,身上有很重的负担?也许他曾经的理想是唱戏表演,而今却为生活故不得不做保安的工作?而他却平静安然,面容和气喜悦,无凄苦之相。凭这一点,我相信他的日子是明亮的,他的人是可敬的。哪怕他只是一个保安,却懂得如何把自己眼前的日子编织成精美鲜艳的锦绣。

还有一个老人,我每天下班都会在地铁站遇见他。他进地铁,下楼梯,到站台等车,总是边走边唱美声。歌词我记不住,因为他的声音腔调特别,只顾听他的声音,倒没在意到底在唱什么了。他头发差不多都白了,走起来喜欢背着手,昂首挺胸,步伐和他的美声一样抑扬顿挫,铿锵有力。

有时,我们并排站在一个门口等车的时候,会闲聊几句,知道他退休后闲不住,每天都会乘地铁到处看看,丰富一下生活。和他说话,总要想起汪曾祺《闹市闲民》里的老人,汪曾祺称他为”活庄子”,天然恬淡,每天吃抻面条、拨鱼儿,带着笑意,抱膝闲看。这位乘地铁到处闲看唱美声的老人亦是如此,说话带着笑意,眼神如一个天真的孩子。只不过是一静一动,却都让沉寂的晚年日子散发光芒。

也许,你我没有天赋机缘成为丹青画者,却可以一手执生活,一手执热爱,巧手匠心,编织光华亮丽的锦绣日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