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上初中时,学校在另一个村子,离我们村有十多里的路程。那时我家里穷,买不起自行车,每天我都是步行去上学。

  那个年代,农村人不怎么重视孩子的教育,农村孩子小学毕业后很多都不再继续读书了,即使有三五个孩子上了初中,也是上一两年后就辍学回家帮大人干农活了。我比较幸运,父母比较开明,一直供我读完初中,还希望我能继续读高中,然后考大学。我读初一和初二时,还有两个同伴与我一起去学校。但到了初三,他俩也都被各自的父母拉回家去干农活了,只剩下我一个人还继续奔走在求学的路上。

  上初三的那年冬天,由于临近中考,我们每天下午都要多上一节课。因为是冬季,昼短夜长,天黑得很早,而我又天生胆小,何况半路上还要穿过一片坟地,所以我每次都是一个人胆战心惊地走回家。每当我走到坟地时,天也差不多全黑了。荒山野岭,寂静无人,阴森恐怖的坟地,透出一股诡异的死亡气息,间或传来的一两声猫头鹰的凄惨叫声,令我毛骨悚然、不寒而栗。每次路过坟地时,我都一边呐喊着一边拼命地狂奔过去,总感觉身后面有鬼魅如影随形,等跑到家时我的心还在扑通扑通地乱跳。 我对母亲说:”我不想上学了。”母亲问:”为什么?”我吭哧着说:”放学太晚了,路上要经过一片坟地,我害怕。”母亲沉默了半晌,然后说:”别怕!以后妈去接你放学。”那时,我的父亲在城里做工,不在家。

  从那以后,每天放学,当我战战兢兢地走近坟地时,借着雪地反射的微光或淡淡的月光,我都会看到坟地边站着一个女人影影绰绰的身影,接着听到母亲颤颤的声音传过来:”儿呀,是你吗?”我赶紧应道:”妈,是我!”然后,我们母子俩跑向对方,再一起肩并肩赶回家。路上,我看到母亲手里紧紧握着一把镰刀,就问:”妈,你拿把镰刀干啥?”母亲说:”要是遇到坏人,妈妈保护你呀!”就这样,母亲每天天擦黑时都会在坟地里等我放学,一直到父亲从城里回来。

  父亲听说母亲每天都接我放学的事情后,瞪大了眼睛看看母亲,又难以置信地问我:”儿子,这是真的?”我说:”当然是真的啦,我妈胆子大着呢,一个人拿把镰刀站在坟地里等我。”父亲听后,紧紧地抱住了母亲。随后,父亲告诉我,母亲其实是一个特别胆小的人,她最怕黑了,天一黑便不敢一个人出门,我天生胆小就是随了母亲。

  听了父亲的话,我的眼泪不禁流了下来。直到这时,我才明白,为什么当初决定接我放学时母亲会沉默半晌,为什么在坟地里等我放学时母亲的手里会握着一把镰刀,为什么每次走回家的路上母亲都显得那么慌张。原来在那些日子里,母亲是怀着无比恐惧的心情站在夜幕下的坟地里等她的儿子放学!然而,又是什么让母亲有这么大的勇气等我放学呢?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母亲对儿子的爱。这份爱让母亲勇气倍增,无所畏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