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级某生(2017年初三12月联考)

只有心如止水,才能拥抱那苍穹之下的繁华

1

初夏之时,草木繁盛,父亲揽我入怀,要与我登山,他走的慢极了,不知是在凝视着什么,还是在思索,七八岁的我从父亲怀中挣了出来,跑在了前头,稚嫩的脸上浮现干干净净的笑容,跌跌撞撞的跑着,好似一只出生的小鹿。父亲笑着摇了摇头,加快脚步,大声的喊着,让我慢些。在这一蹦三跳间到了山顶,我早已疲倦,喘着气,父亲眯着眼,大手抚上我的头,笑道,慢些,不要太急躁。

2

登山确实不能急躁,我最初认真地俯瞰这片大地,是在几年之前。

那个秋天很暖和,红叶满山如跳动的火苗,轻轻地走在小道上,怕惊扰了这一山好景,视线向着前方,看那火焰最深的山顶,嘴角划过笑容。

待我走至山顶,才惊觉,父亲还是没有跟上来,于是便先独自远眺。

下边是火海,有火雀在海中嬉戏,精致得像幅画,画上有阳光的味道,秋的印痕,看得入了神,没察觉到父亲已经来了。

他说,你快了。

3

我又一次将脚印留在这座山上了,我想。现在我又同父亲一同登山,想起他对我说过的那两句话,有了更深的感受。

我缓缓地踱着小步,让每一片叶都住在我的眼睛,我看到的不只是火海,还有那树的影子与阳光糅杂在一起的明暗,轻重的交织,用手抚上红叶,沉沉浮浮的叶纹在叶上游动,有时折出金红色的光,我嗅到了秋的喜悦,冬的悲伤,那是一种淡淡的甜味。

而这些都是我之前在路途上错过了的。慢些,要慢些,一些美好的细节要全部收容在眼里,别让它逃走,我问父亲我是不是够慢了?他笑得更灿烂了,回答:“还差那么一点。”

我已经给了这苍穹下的繁华一个轻轻的吻了,但要想完完全全拥抱她,还要更慢些,越来越慢的路很长,它的尽头是一泓止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