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是四月。
温度计上红色的指示柱缓缓爬升,出门已不再需要厚重的棉服。似乎是一夜之间,嫩绿的叶片都被惊醒,探出头来打量着这个阳光明媚的世界。百花自是争奇斗艳,吐露芬芳,空气中溢满甜蜜的香气。
待在家中实在无聊,我稍一犹豫,还是决定出门转转。
春风很暖,却吹不进人心。我到处兜兜转转,路上无一例外地桃红柳绿,碧天白云,竟然人觉得单调起来。本想欣赏精致的心情打消了一半,却也不想再折返回家,无奈之下,我坐上还有一辆公交车,漫无目的地在外逛悠起来。
车上有很多老人。半百的头发告诉我他们的年纪,脸上的皱纹让我猜出他们所经历的雨雪风霜,只是他们脸上大都盛着灿烂的笑容,与这个耀眼的四月相互映衬,一时让人觉得他们年轻了许多。
找了一站下车,看了看车站牌,自己竟然跑到陶然亭来了。想起附近有家书店,我打起精神,寻了过去。不巧的是,书店居然没有开门,我长叹一声,觉得诸事不利,烦闷的感觉让心情更加不振。看到那群与我同车的老人向公园走去,仍挂着暖融融的笑,我鬼使神差地跟了上去。
他们一路都笑语不断。我悄悄地走在他们身后,越听越纳闷。不过是左邻右舍七大姑八大姨的平凡琐事,哪用得着这么开心!走了一段路后,他们停了下来,有一位看上去像领头的老奶奶拎出一台复读机一样的播放器,按下播放,居然是《小苹果》!我看着他们笑着跳起来,顿生无语,有些气恼自己真是无聊地无以复加了,跑到这儿来看一群老太太跳舞!
这时候有一位大妈似乎认出我,惊讶地走近我:“呦!这不是刚才车上的小姑娘吗!你来公园玩啊?玩玩也好,现在的孩子压力都太大了,瞅你苦着一张脸,心情不好吧!看奶奶们跳跳舞,权当放松了啊!”他噼里啪啦一气儿说完,惊讶的换成了我。
我不禁望向湖中。平静的湖水映照出一张冷漠、僵硬的脸。在这个明媚的季节,百无聊赖的我竟是这幅表情,处在花一样的青春年华,却有着一颗拒绝欣赏美好,低沉的心,这样的我真的算是青春吗?
望向那群舞动的人群,我突然感到一股青春的温暖气息。
我慢慢勾起一抹笑,走出公园,打算回家完成未完结的手鼓。果然要保持热烈的心情,真真正正投入地做一件事,才是青春。

丹桂飘香,秋风送爽,全市中学生足球联赛如火如荼,激战正酣。今天该是看我这个主力前锋表演的时候了,我心里这样想着。

比赛刚进行到第五分钟,我获得了罚角球的机会,只看了对方守门员一眼,美妙的弧线就从我的脚下发出,“嗖”的一声,直挂死角,好一个“世界杯”的香蕉球。守门员鞭长莫及,只能“望球兴叹”了。我被欢呼的队友压在下面动弹不得,但是那味道只有自己才知道,好像是在十万坎普诺球场接受顶礼膜拜,就一个字–“爽”!于是我心底里的欲望开始膨胀了:我要来个帽子戏法至少也要来个梅开二度!也许是太渴望了,可是任凭我多么努力,偏偏就是迟迟不来,眼看着结束的哨声就要吹响,我不禁着急起来。

就在这时,一个机会球鬼使神差地向我飞来,我头脑的第一反应就是:倒钩!接下来的几秒内,我做出了令自己都感到吃惊的动作–迅速侧身,摆开架势,接着,我就像一只矫健的雄鹰,凌空向球腾去。这是我平生第一次倒钩,结果却令我失望,虽然我的脚踢到了球,可它却像泄了气的皮球,软绵绵地滚出了底线;更糟的是,失去了重心的身体重重地摔到地面的时候,竟磕到了一块小石头上,霎时,我的肩膀像火灼一样钻心的疼。

下课了,在回教室的路上,大家都兴致勃勃地谈论着刚才的比赛。“嘿,老大,今天真帅,那个倒钩真是太漂亮了!”

“可惜遗憾了,它没有进。”我还是有些遗憾。

“进不进已经不重要了,关键是你做出了一个我们谁也不敢去做的动作,这才是我们真正佩服你的地方。”

那天夜里,我竟梦到我倒钩的情景:一切是那样逼真,又是那样的美丽,我迅速腾越翻转–醒来时,同学问我在梦里笑什么了。

唉,人生何尝不是一场足球赛呢?盯那滚动着的足球,接球,射门,不正是我们为之心跳,为之雀跃,为之热血沸腾,为之湿透衣裳的目标吗?当足球就在我们的头顶掠过时,我们怎能让它呼啸而过呢?或许我们会摔得很疼,甚至根本碰不着那只球,但千万别因此而熄灭胸中燃起的烈焰!抛开杂念,去倒钩吧!当我们锁定飞来的足球,身体腾越在半空的时候,我们就已经在铸造生命的美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