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只要我想偷懒,躺在床上睡懒觉,或者打开游戏的界面,沉溺于游戏无法自拔时,我都会认真地叩问自己,你现在做的事,对你而言是不是很简单?是不是很低级?

因为简单和低级,所以大家都会轻易和乐意的去做。但你想变得更优秀,至少要比现在更优秀,难道只要动动手指,这样简单而低级的行为,就能完成吗?

当然不是。那既然享受和安乐无法让你变得更加优秀,为何不做点相对于自己而言,有些难度和高级的事情呢?

有人会不解,什么才算是对自己有些难度和高级的事情?

很简单。你静下心来考虑,什么对你来说,是现在还无法企及,是对你而言相对难熬,而不情愿花费时间去做的。

比如,你英语不是很好,但英语四六级证又不得不去争取,那么,努力地在学习英语上下工夫,对你而言就是相对有些难熬的事情;你对自己的身材不满意,那么花费一定的时间和精力去健身减肥,就很高级;你不善于和别人交往,扩大自己的交际圈,改掉宅在家里的习惯,对你而言就是一个挑战。诸如此类,等等。

就像有的人想去锻炼自己的社交能力,但你性格腼腆羞涩,上不了公众场合,在人多点的地方说话,心里就会不由自主地胆战。你因为性格原因,限制和错失了很多美好的东西,就应该逼着自己多出去走走,和更多的人交往。

尽管这对你而言,有些困难。

而你如果宅在家里,抱着电脑和手机,刷喜欢的泡沫剧或者玩游戏,这个会毫不费力,这个会让你感觉更舒适自在。因为这些都没有技术含量,所以做起来轻而易举,你乐此不疲地一遍遍机械重复,最终在原地停留踏步。最后你成为的那个人,还是那个你讨厌的模样。

我身边有一朋友,姑且叫他L先生,身材稍胖,于是下定决心减肥。

晚上大家躲在宿舍玩游戏、刷剧时,他一个人跑去健身房。每次健身完毕,再跑去操场上跑两圈。最后回到宿舍的时候,大汗淋漓,衬衣湿透。有人对他表示不屑,晚上待在宿舍多舒服啊,干吗去受那个罪呢?

当然,L也经常向我们诉苦,说健完身后,第二天腿脚酸痛得不行,但抱怨之后,晚上接着跑去健身房。

而L最大的一个习惯,就是见到体重器就往上面蹦。瘦了一斤,就高兴得像取得了一项巨大的成就。几个月下来,L果然如愿以偿地瘦了很多,而他向我们炫耀时,脸上洋溢着笑容,感觉无与伦比的快乐和幸福。

我想,之所以会这么快乐,是因为你投入了精力在上面。就像你精心栽培的果树,终于开花结果。过程无人在意,只有一个人挥汗如雨地默默守护,最后你等到那花朵开放的那一天,你会和所有的汗水握手言和,你会和所有的委屈相安无事。

因为不管过程有多艰险,已经不重要了,你得到了你想要的结果,一切付出都没白费。

而其实我觉得,我们现在还不够优秀,缺点满身,这并不可怕,而是你明知道自己的缺点和不足,不是想办法去解决和克服,而是安于现状,原地踏步更可怕。

美好的东西,因为珍贵,所以总不是触手可得,需要拼尽全力去获得。可能过程有点难,可能结果没有你想象的那般好,但你一定会比原地踏步的那个自己,要过得丰富和优秀。而生活本身,就是一个不断升级打怪的过程,你不打倒它,你可能就会被淘汰,因为现实,就是这么残酷。

【素材运用】身处困境,我们总喜欢怨天尤人;看到他人取得成绩,我们又喜欢望洋兴叹。却不知,每一朵成功之花的盛开,都离不开辛勤汗水的挥洒。成功者往往表现出与众不同的睿智和勇气,思考别人不屑思考的问题,涉足别人不愿涉足的领域,然而正是这些问题往往蕴藏着大发现,这些领域酿造着大发展。面对困难,如果我们能迎难而上,超越自我,成功就离我们不远了。

【速用名言】

1.要冒一次险!整个生命就是一场冒险。走得最远的人,常是愿意去做,并愿意去冒险的人。——美国成功学大师 卡耐基

2.对自己不满足,是任何真正有天才的人的根本特征。

——俄国小说家契诃夫

【适用话题】勤奋;走出困境;勇于挑战;超越自我

小的时候,我们俩——我和白仁禄——下了学总到小茶馆去听评书。我俩每天的点心钱不完全花在点心上,留下一部分给书钱。虽然茶馆掌柜孙二大爷并不一定要我们的钱,可是我俩不肯白听。其实,我俩真不够听书的派儿:我那时脑后梳着个小坠根,结着红绳儿;仁禄梳俩大歪毛。孙二大爷用小笸箩打钱的时候,一到我俩面前便低声的说,“歪毛子!”把钱接过去,他马上笑着给我们抓一大把煮毛豆角,或是花生米来:“吃吧, 歪毛子!”他不大爱叫我小坠根,我未免有点不高兴。可是说真的,仁禄是比我体面的多。他的脸正象年画上的白娃娃的,虽然没有那么胖。单眼皮,小圆鼻子,清秀好看。一跑,俩歪毛左右开弓的敲着脸蛋,象个拨浪鼓儿。青嫩头皮,剃头之后,谁也想轻敲他三下——剃头打三光。就是稍打重了些,他也不急。

他不淘气,可是也有背不上书来的时候。歪毛仁禄背不过书来本可以不挨打,师娘不准老师打他,他是师娘的歪毛宝贝:上街给她买一缕白棉花线,或是打俩小钱的醋,都是仁禄的事儿。可是他自己找打。每逢背不上书来,他比老师的脾气还大。他把小脸憋红,鼻子皱起一块儿,对先生说:“不背!不背!”不等老师发作,他又添上:“就是不背,看你怎样!”老师磨不开脸了,只好拿板子吧。仁禄不擦磨手心,也不迟宕,单眼皮眨巴的特别快,摇着俩歪毛,过去领受手板。打完,眼泪在眼眶里转,转好大半天,象水花打旋而渗不下去的样儿。始终他不许泪落下来。过了一会儿,他的脾气消散了,手心搓着膝盖,低着头念书,没有声音,小嘴象热天的鱼,动得很快很紧。

奇怪,这么清秀的小孩,脾气这么硬。

乡村的夏夜,是一首玲珑可人的小令。
以平阔的房顶为床,以缀满星星的晴空为被。手执蒲扇轻轻摇——你就躺在诗的意境里了。
天河在很近的地方哗哗流淌,波光闪闪,似乎还有活泼的锦鳞翔游浅底。
斑鸠声声敲打着静谧的夜色。
可爱的蛙们用宋词的韵律,唱着农人千年的梦歌。
还有那薄薄的虫鸣之声,如曼陀铃柔曼的低奏,如一支洞箫在朗星下湖波上独奏着,如一股清泉淙淙地从溪石间流过……
和谐的音乐,如一波一波清幽的水,在你的身边弥漫开来,你就如一尾静憩于水藻间唼喋的小鱼。
不知什么时候,蒲扇就睡着了。
不知什么时候,轻露就润湿你的睫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