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老师身体不适看病去了,看来同学还是很想念。

新来的裴老师同学们有些不大适应。

尔康,有些话不要乱说。

刘老师那么重方言都听懂了,裴老师说得还行了,习惯就好,就像你们习惯了王老师拖堂一样,哪天不拖堂你还觉得不习惯。

赶快跑有杀气——

你看,连刘老师的话都敢反驳的周同学,你也有怕的时候啊

是不是今年下雪下得早的原因,还是今年的阴雨天太多,情绪都不好。

有人就记起来去年被打得惨,今年早就想报复呢,可惜没报复成。

明年就没机会啰!岁月如梭,时不我待。要不求老天这个冬天多下几次雪,你再纠集一伙人,嗯?

你看,男生就是君子报仇,放学不晚。学习也应该是这样吧?不过成绩没涨,画工日渐精深。

可是时间从来不够用啊,真是遗憾!不过万物皆有其烦,你看这只鸡就是,因为会飞就招人记恨了——

总有刁民想害朕,还是林爵归纳能力强,画工也出色。

林爵,你知道就行了,话不要讲白,周同学都能倒背如流了

VOL.1433 为什么说一个人太过独立会给人感觉难以亲近?

李理工问: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很独立的人,从来不给别人添麻烦,基本上生活中的大小问题自己都能解决,可前不久聚餐的时候,朋友们却说我这个人就是太独立了,让人觉得难以亲近。这令我很不解,为什么独立也会成为我社交中的障碍呢,难道要变成一个依赖狂么?

@彭小玲达达令 答李理工:

这几天在追《请回答1988》,其中有一集是金正焕的妈妈有事要回娘家一趟,所以要离开家里几天。

在她离开之前,她很严肃地给家里的丈夫还有两个儿子上了一堂“接下来这几天如何保证你们活下去”的教学课。妈妈出门临走前还在唠叨:要注意瓦斯,洗手间的马桶开关要使劲按一点,野菜今天要吃完不然会坏掉,煮饭的时候水量要刚好到手背,孩子的校服跟运动服都熨好了一轮……三个男人不耐烦地催促她离开,她依旧一步三回头“真是挪不开步啊,挪不开步啊……”

妈妈离开胡同的一瞬间,家里这三个男人马上如同从牢里放出来一样。爸爸躺在地上跷起二郎腿看电视,直接用脚丫抠遥控器换台。大儿子用白糖泡饭吃,而且撒了整整半包糖。小儿子光着膀子吃了一地的薯片。晚饭的时候三人把冰箱里的蔬菜全部一股脑倒进一个大盆里,搅拌几轮,又是一顿饱餐。两天下来,家里里里外外被搞得乌烟瘴气。

后来突然得知妈妈要提前回家,并且已经在火车站了。家里三个男人那真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火速收拾完家里的一切。妈妈到家走进家门的时候,发现家里整齐干净,跟她离开之前没有异样。丈夫走到她耳边说了一句:你看吧,你不在,我们也一点没有不方便呢。

妈妈那一刻脸上的表情很复杂,继而是失落。她默不吱声,躲回房间里去了。

还是小儿子正焕贴心,他疑惑自问:很奇怪,我们做得这么好,为什么妈妈回来会不开心呢?他旁边的小伙伴东龙回答了一句:因为妈妈不在家,而你们还过得很好

正焕一语被点醒。他回到家里,把哥哥在煮面的手故意烫得红肿,然后大喊妈妈救命。他把厨房里的煤饼打翻,向妈妈告状说爸爸把煤饼打翻了。他回到房间里把自己衣柜的衣服打乱,然后大喊妈妈说找不到内裤……妈妈一脸嫌弃的表情忙来忙去,可是抑制不住得意的眼神念着:你们真是我的冤家,没有我你们怎么活呀!什么都做不好……

一通忙碌下来,妈妈突然就高兴起来了。

这个剧情太触动我,以至于来来回回翻看了好几遍。或许是自己越长大,才觉得有父母的唠叨啰嗦是很幸福的一件事。每次有假期回到家里的时候,即使我自己厨艺不错,可是在我妈面前我从不露手。我花了很多年的时间,想要证明没有她我也不会被饿死,我也可以在另一个城市里过得很好。可是后来我发现我每次顶撞这一句的时候,她并没有很开心。

于是我换了一种方式,每一次回家我都点名要吃我喜欢的那一道菜。那几天假期里的每一顿饭的分量加起来,可能在后面要花上我一个多月的跑步才能调节过来。可是我依旧乐此不疲,并且一边吃一边说着:我馋这个真是好久了啊!

我妈说,那你平时也可以自己做啊。来来来,我教你这样这样……可是不等她说完,我就会反驳:算了,我一辈子也学不会这个,而且再怎么也比不上你做的好吃。这个时候的她很开心。

其实她并不知道,这些年里我早就学会了做豆腐酿、竹笋酿、扣肉、白斩鸡、红烧肉、糖醋排骨外加各种泡菜。可是我不想在她面前做得这么好,因为我害怕她失去那份自己是“被需要”的资本。就是这一份资本,正是她作为一个母亲,作为一个家庭主妇的存在感和成就感。

“存在感”这个词语之于我们而言太重要了。

我曾经的一份工作里,有个总监在公司里特别受欢迎。有一天公司开大会,我跟另外一个女生布置准备工作。小姑娘刚入职不久,加上第一次近距离接触公司的高层领导,所以有些紧张。会议临开始前,领导们陆续入座。小姑娘在端茶倒水的时候差点把开水洒了出来。那个场面很尴尬。

就在我还在脑袋放空的时候,就是那位传说中极受欢迎的总监,把小姑娘喊了过去,然后说,我一会要演示的PPT拷在我的U盘里,忘了拿过来了。小姑娘灵机一动说了一句,呀,我的电脑跟U盘都有备份,您现在可以直接用呢。总监报之以温和的微笑,说了一句,太好了,幸亏有你,否则我今天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小姑娘那一刻愣住了,三五秒过后回过神来,感激到声音颤抖,就差没有泪流满面了。

这个小细节让我终于明白,为什么是这个总监如此大受欢迎——他太懂得给人以“被需要”的尊重了。

在我以前的学生思维里,我一直觉得独立自主不依附他人是很重要的一项品质。可是后来我进入到职场里,有一个坐在我旁边的同事提醒了我一句,“你要适当占一点便宜。”我疑惑。她说,就是有人给你一个苹果,你最好不要拒绝。你就收下来。因为这样你才有机会下一次还他一个橘子啊!什么叫你来我往,这就叫你来我往。你总是要拿点什么,这样你才有借口跟别人走动起来。

后来我渐渐意识到,除了那些在工作专业上很厉害的人之外,还有一种人在职场里很受欢迎,那就是他在某一方面很懂行。

于是我们知道下班聚餐的时候找谁推荐餐厅,节假日打折的时候问谁推荐品牌,我们还知道自己不舒服了就找那个懂得养生的同事聊几句。办公室甚至还有个男生一年四季都会带一小瓶盐在身上,这个习惯让我们觉得很诡异。可是据说他有比较严重的洁癖,洗手洗杯子都需要用一丁点盐。有一天公司下午茶买了一盘菠萝回来,大家都说要泡一下盐水才好吃。可是办公室里哪里有盐呢?结果所有人不约而同大喊出了那个“为自己带盐”的男同事的名字。就是这些生活化气息浓郁同事的存在,才让我觉得无聊枯燥的工作这件事情有了那么一些乐趣可言。

我们需要这些千奇百怪长处的人的存在,我更希望自己也可以成为那样的人,在别人需要一些什么的时候,可以第一时间想到我的存在。

我以前是一个会把所有心事放在心里的人,几乎从不对外人讲。后来有个前辈提醒我说,你这么下去会没有朋友的。他仿佛看透了一般,于是赤裸裸地揭穿我:你比别人要强,这是优点,也是致命伤。如果你总是把所有的负担都自己扛,从不对朋友分享或者哭诉,时间久了,再好的朋友也会觉得你并不在意他们,你并不重视他们。当他们知道你一个人也可以过得很好,他们会难免失望。因为朋友存在的意义就是在于相互需要和被需要的。

这一番话过后,我就是那一夜给在远方的一个闺蜜打了一个电话。我还没开口,眼泪就掉下来。她电话里说,你先慢慢哭,我什么都懂,等你平静了再跟我说。我哭得更加不能自已了。

等到挂下电话之后,我才敢相信原来悲伤的情绪在有了另外一个人为你分担的时候,你会觉得身上的担子轻松了如此之多。

我很珍惜那个愿意半夜里接到我电话也不抱怨的人。我也愿意在日常有规律的生活里,偶尔某个夜里接到响起的电话,对方那一头开口就是崩溃大哭以及语无伦次的发泄。而我在这一头也不会生气,反而是欣喜万分。

这样的时刻太少,大多数人都活在压抑以及拿起电话不知道打给谁的愁绪里。这样的朋友太少,所以每一次我都会感恩对方陪伴自己一同感受喜怒哀乐的深夜时刻。

韩国电影《我的黑色小礼服》有一句台词:我怕你过得比我好,但我更怕你过得不好。

此刻我的脑海里浮现出我妈的面孔,旁白就是:我怕我不在家的时候,你们过得不好;可是我更害怕我不在家的时候,你们也能过得很好。

哎,这得是人类最纠结的情感部分了。可是无法否认的是,我就是需要这么些有点矫情而又复杂的思绪,就是需要这一番“被需要”的能力,来建立我的自信,来给予我报答父母的感激,来回馈那真诚以待的友谊。

生而为人,我们需要太多的借口活下去。而这一份“被需要”,就是我们可以更有勇气活下去的存在感。就连纪德都在他的《人间食粮》里大大方方地说出:

你永远也无法理解,为了让自己对生活发生兴趣,我们付出了多大的努力。

而这份存在感,便是一种使命。

 

1902年,27岁的诗人里尔克应聘去给62岁的画家、雕塑大师罗丹当助理,在初出茅庐的诗人的猜想中,名满天下的罗丹一定过着十分浪漫、疯狂、与众不同的生活。然而,他看到的真实景象与想象中的大相径庭,罗丹竟是一个整天孤独地埋头于画室的老人。里尔克问他:“如何能够寻找到一个要素,足以表达自己的一切?”罗丹沉默片刻,然后及其严肃地说:“应当工作,只要工作。还要有耐心。”

是什么让某些人变得与众不同?我觉得罗丹说出了真正的秘密,那就是:工作,和足够的耐心。

年轻的时候,我们总想一夜成名,张爱玲说过的,“出名要趁早,来得太晚的话,快乐也不那么痛快。”这句话真的耽误了很多少年人。其实,你如果把人生当成一次马拉松长跑的话,在前一千米是否跑在第一名真是一件那么重要的事情吗?

我身边有着很多与众不同的杰出人物——至少在世俗的意义上是这样,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质,那就是全身心地投入于自己的工作中。

在我熟悉的中国经济学家中,张五常大概是天赋最高的一位,他在四十多岁的时候就差点儿得了诺贝尔经济学奖,同时他又是一个十分勤勉的人,早年为了写《佃农理论》,他把十几箱原始档案一一分拣完,这份工作大概是很多博士所不屑于去做的。到今天,他已经是一位年近80的老人了,可是每周还要写两篇1500字以上的专栏文章。

在我了解的当代西方学者中,英国的尼尔·弗格森是公认的“神童”,他的研究领域横跨历史学、经济学与政治学三界之间,不到30岁就被牛津大学聘为研究员,40岁时被《时代》周刊评为“影响世界的一百人”。可是他的勤奋又是非常人能比的,为了写作《罗斯柴尔德家族》一书,他和助理们翻阅了罗氏家族百年以来的上万封家信及成吨的原始资料。

所以,在与众不同的背后,往往是一些不足与外人道的辛苦。他们简单地长跑,简单地做一件事情。他们做事,只为意义本身。所谓的成功,只是一个结果,它也许水到渠成,也许永无来日。

与众不同的东西,往往在制造的过程中是枯燥的、重复的和需要耐心的。

在流传至今的明清漆器中,有犀皮斑纹的是最昂贵的,几乎一器难求。在很长的时间里,人们甚至不知道它是由哪些天才制作出来的。后来,王世襄终于在他的书中把秘密泄露了出来,它的制作过程是这样的——

工匠制作犀皮,先用调色漆灰堆出一颗颗或者一条条高起的底子,那是“底”;在底上再刷不同颜色的漆,刷到一定的厚度,那是“中”和“面”了,干透了再磨平抛光,光滑的表面于是浮现细密和多层次的色漆斑纹。

当我读到这个秘密的时候,突然莞尔。

每一件与众不同的绝世好东西,其实都是以无比寂寞的勤奋为前提的,要么是血,要么是汗,要么是大把大把的曼妙青春好时光。

 

补一张上次没发的图:

物理老师专场:

 

祖老师的这个读法在古代叫“反切法”,古人没有拼音就是这么注不会读的字的,学问高深啊!

 

化学老师:

不记得发没发过,反正发出来一起看看

 

 

 

等等等等,拖堂王上场

 

土豪,我们做朋友吧!

 

 

这是哪一天的事呐?

同学:

 

 

 

 

 

为什么?

 

 

10班三大段子手:朱玺、燕子轩、余丝雨,当之无愧。

 

 

 

 

我也讨厌连绵阴雨,这个月简直就是《岳阳楼记》中的“若夫淫雨霏霏,连月不开”真实写照啊。

 

ps:发个博客花了我2个半小时的时间(不算上次批改扫描的时间),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