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周事情比较多啊,修图都累死了

虽然很伤感,但作为片段来说,伤感的心情表达很细腻。

by 方同学

考试太多,连林爵也错乱了

为了让这些忙碌的学生记住该记住的,老师也是各秀各的绝技啊

物理祖老师秀灯泡大法

不过,下面这个图哪个灯亮啊:

你看,刘老师秀球技来了。

版本一:

版本二:

版本三

这小人画得炉火纯青啊

版本四:

有人踢球,有人听讲座,故事多多,先来小确幸一枚

月度大戏开始

当事者言

当事人2张同学写得太惨了,不忍卒读啊,故弃之。

不过对初三而言,考试才是常态,不考试才是非常态啊,你看看下面这个同学,要学习她这种精神:

除了考试,还有各种各样的作业啊,初三的小盆友们,一定要认真完成,不然遇到这样的好同学生活就太精彩了。

还有人走神,果然不怕神对手,就怕什么队友来着。

果然,有一就有二,这下事情大发了吧

不过也要看到在凶恶外表下柔软的心

老师真情流露还真让人有些不好意思呢,不过还有比这更尴尬的事

这张图特意没修成黑白,这血流得,来个朱氏冷笑话压压惊。

你看,又考试了

这是拉仇恨啊,虽然是实话,并且是老师很喜欢的状态,青春就该有这样的态度和精神,敢于发表自己的定理或公理。

不过其实是个误会

余同学,我佩服你。

难道这是个悲伤的故事么?下面这个也是

赶快看个笑话,太让人伤心了

关老师此时内心是崩溃地,不过刘老师心情好了些

这是哪天的事,我忘记了,方同学真是坏人啊

终于结束了,太浪费时间了,下次不发了。

可先打印补充,也可等待修正版《桃花源记》讲义。

为:作为。缘,沿着;远近:偏义复词,仅指远。异之:即“以之为异”,意思是对见到的景象感到诧异。异,是形容词用为动词的意动用法。之,指见到的景象。复:又,继续;前:向前,名词作状语。穷:形容词用做动词,尽,走到尽头。水源:溪水的发源地。仿佛:隐隐约约;若,好像。便:副词,就。舍:舍弃,离开。才:仅,只;通人:使人通过。豁然开朗:一下子由狭隘幽暗而变为开阔明亮。旷:空阔、宽阔。俨然:整齐的样子;之属:用在名词后,表示“这一类”或“等等”的意思。属,类。阡陌(qiān  mò):田间小路。交通:交错相通。往来:代往来的人。种作:代耕种劳作的人。悉:全,都。并:一起,都;怡然:快乐的样子。乃:竟然。所从来:从何处来。所从,宾语前置的介宾短语。所,处所,地方。具:同“俱”,完全,详尽。之,指代桃花源中的问话人。要:同“邀”,邀请。设:设置、准备。咸:副词,都,全。问讯:二字同义,打听,探问。云:说。乱:动乱。率:带领。妻子:“妻”与“子女”,不同于现代汉语的“妻子”。邑人:同乡,乡邻。绝境:与外界隔绝的地方。绝境:与外界隔绝的地方。焉:兼词“于之”,即“从这里”。遂:副词,于是,就。外人:指“先世避秦时乱,率妻子邑人来此绝境”之后的“桃花源”外的人。间隔:隔绝,不通音信。问今是何世:这一句省略了“问”的主语“桃花源中人”和“问”的直接宾语“渔人”。世,朝代。乃:副词,竟。乃不知有汉:省略了主语“他们”,即“桃花源中人”。无论:“无”与“论”是两个词,与现代汉语中连词“无论”不同。魏:这里指三国,不单指曹魏。此人:指渔人。为(wèi):介词,给。“为”后面省略了宾语“之”(指桃花源中人)。具:同“俱”,详细。所闻:指渔人所知道的世事。“所”附在动词前,构成名词性的“所”字结构,相当于“……的人、事、物、地方”。叹惋:惊叹。“惋”这里是“惊”的意思。复:副词,又。延:邀请。“延”后面省略了宾语“渔人”;至:到;其:他们的。停:停留,引申为居住。辞:告辞,告别。去:离开。语(yù)云:告诉(他)说,“语”后省略(之)。不足:不值得。 为:对,向;外人:指桃花源外边的人。既:副词,已经,以后。其:他的,指渔人的。便:就;扶:沿着;向:原来的,先前的。志:做标记,动词。及:到。诣:拜见,到(尊长那去)。如此:像这样,即进出桃花源的全部情况。即:副词,立即,马上。随:跟随。其:他,指渔人。得:取得,获得,文中是找到的意思。南阳:郡名。之:代渔人去过桃花源这件事。欣然:高兴的样子。规:打算 未果:没有实现。寻:不久。问津:探询渡口,这里是探访,访求的意思,津:渡口。

文/丁立梅

养过两条小金鱼,一红一白,像两朵小花,在水里开。

为这两条小金鱼,我特地买了一只漂亮的鱼缸。还不辞十来里,去城郊的河里,捞得鲜嫩的水草几根,放进鱼缸里。

专买的鱼食,放在随手可取的地方。一有闲暇,我就伏在鱼缸前,一边给它们喂食,一边不错眼地看它们。它们的红身子白身子,穿行于绿绿的水草间,如善舞的伶人,长袖飘飘于舞台上,煞是动人。

某天清晨,我起床去看它们,却发现它们翻着肚皮,死了。鱼缸静穆,水草静穆。我难过了很久。朋友得知,笑我:“它们是被你的爱害死的。”原来,给鱼喂食不能太勤,太勤了,会撑死它们。怅然。从此,不再养鱼。

后来,我又养过一盆名贵的花。剑兰,花朵橘红,叶柄如剑。装它的盆子也好看,奶白的底子上,拓印一朵兰花。一眼看中,目光再难他移。兴兴地把它捧回家,当作珍宝,日日勤浇水。不几日,花竟萎了,先是花苞儿未开先谢,后是叶片儿一点一点发黄、卷起,直至整株花腐烂。伤心不已,不明白,我这么爱它啊。还是朋友一语道破天机:“你浇水浇得太勤了,花给淹死了。”

自此,我亦不再养花。自知自己是个无法把握爱的尺度的人,爱有几分,哀愁就有几分。如同年轻时的一场恋爱。

那时,满心里装着他,吃饭时,想他爱吃的。买衣时,想他爱穿的。即便是随便看到一朵花开,也想着他,恨不得采了带给他。相处的过程,却不全是欢愉,他常常眉头紧锁,充满忧伤地望着我。那么近,又那么远,仿佛隔山隔水。当时,我心里有不好的预感,只以为自己做得不够好,所以,加倍对他好。最后,他还是提出分手,分手的理由竟是,你太好了,我怕辜负。

爱一个人,原是爱到七分就够了,还有三分要留着爱自己。爱太满了,对他而言不是幸福,而是负担。这是经年之后,我才明白的道理。

我想起一个母亲。结婚好几年,没孩子。后来,好不容易得一子,宠爱有加,真正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上怕跌了。一路溺爱着长大,二十好几的人了,却不学无术,整天关在房内打游戏。一不高兴,就对母亲非骂即打。一日,因母亲劝他早点睡,扫了他打游戏的兴致,他竟勒令母亲跪在地板上,跪了大半夜。一贯木讷的父亲,也被激怒了,终于忍无可忍,趁儿子熟睡,一锤砸死儿子。警务室里,母亲哭得肝肠寸断,语无伦次地说:“作孽啊,作孽啊。”

为她痛惜,一个原本天真如雪的孩子,毁了。还有她,和她忠厚的男人,这辈子的伤痛,谁能疗治?

世上的道理,原都是这么简单,无论是爱物,还是爱人,都要有节制。月满则亏,水满则溢,有时,太多的爱不是爱,而是巨大的伤害。

丁立梅

我顶喜欢蟹爪兰,因为好养。

我养着好几盆,粉色居多,桃粉、玫粉、杏粉,还有珍珠粉。

一入冬,它们就紧锣密鼓地忙活起来,准备着开花,急急地,在那些低垂下来,类似于螃蟹脚爪的茎叶顶端,镶上一粒粒可爱的粉色“珠子”。我猜想,原先它们一定把那些“小珠子”藏什么地方了,不然何以那么短的时间里,它们就能全部镶嵌到位?

然后,你眼见着那些“小珠子”跟吹气泡般的,膨胀起来,膨胀起来,花骨朵渐渐成形。那些花骨朵实在好看,粉妆玉雕般的,有点类似于荷花的,只不过要小巧玲珑得多了。每一个花骨朵里,都端坐着一个娇俏粉嫩的小女儿,直直粉到你的心里去,你要加倍地疼着怜着才是。看着它们,总使人轻易就能高兴起来,感激起来,觉着,世间有这样的花在,诸事都可以原谅,万般都是好了。

花说开,也就开了。从里面横空出世的,果真是娇俏粉嫩的一个小女儿。只见她眉眼儿低垂着,粉衣粉裙微张着,像是刚换上去的,就要登台跳舞了,有些害羞,有些小紧张。

再一朵开了,也是这般的一派娇羞。再再一朵,仍是这般的一派娇羞。它们也不吵,也不闹,一个接着一个,排着队,安静地候着。不像有些花,一开起来就不要命,争先恐后忙忙乱乱,好像迟了一步,就赶不上了似的。烟花一般,“嘭”一下,燃了,灿烂了,然后,灰飞烟灭,来得快去得也快。它们似乎很懂“惜”,惜己惜人惜光阴,表现得很有教养,叫人敬重。

我想,生命唯其珍惜,也才有了厚度和质地吧。花慢慢开,我慢慢赏,我今天赏一朵,明天赏一朵,这么赏着,一个冬天,也就过去了。

我的朋友们也养蟹爪兰,却告诉我,少有能成活的。他们看到我的蟹爪兰养得这么好,纷纷问我讨经验。我却惭愧着,因为实在没有任何经验可以奉送。我待它们,并没有一点点特别之处,我基本上是放养,肥也不施,虫也不治,也没换过土,只偶尔浇点儿水,一切听凭它们自己做主。

说来也是奇怪,我养别的花,也都养不好。茶花、杜鹃、扶桑,无一例外,都被我养死。连最好长的太阳花,到了我家,也都活不长。文友大福曾送我一盆海棠,那是来自他青海老家院子里的。他拣了长得最好的一盆送我,叶阔,花密,看上去相当的神采飞扬精神抖擞。大福说,这花命贱,好长。我开心地把它请进我家,没几天,它竟叶也枯了,花也萎了,最后,连根都烂了。我至今没敢告诉大福,他送我的海棠死了。我怕他难过,自己也觉得难为情。

但我就是能养蟹爪兰,一盆接一盆的,且都长得欢天喜地的,让我颇有成就感。最年长的,是一盆玫粉的,跟了我近十年了。

花与人,原也是讲究缘分的。

看着日渐稀少的《每日一事》,老邢不禁心里一酸啊,还好有鱼同学,不对,是余同学的满满的正能量,甚是欣慰,保持这种感觉,加油,一定会有一个好结果的。

于是我就反省啊,是久已不换座位,没了心情?还是作文写得太多,对我抗议呢?

“刘周张大战”,很是精彩。不过,有这种精神,怎么会学不好呢?

还是胡同学画得形象些,文画对照,情景就比较清楚了

不过不能心存怨念嘛,紧揪老师小辫子是不对滴(:-))

说来说去,还是初三压力山大啊,作业多如山,只能调侃调侃

 

新学期,总有很多想法。靡不有初,鲜克有终,希望能脚踏实地坚持到终点。

不过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既然是恶棍,还是比较凶残滴,不过姚同学的话让我有那么一点点罪恶感啊。不过要有一双善于发现的眼睛,才能看到我们还有可爱的同学,敬(可)爱(恶)的老师。

不想交答案的学生是好学生啊!

有完美主义倾向的林爵遇到惨不忍睹的黑板,一流的画技面对自己超一流的要求,实在让人感到崩溃啊。

难道是前几天壁虎的法力么?抑或是三年等一回的物理老师竟然改了作业。

说了那么多严肃的话题,来听听陆爷爷的冷笑话,有请陆爷爷登场,欢迎打赏。

2 个月未见,画功见涨啊,同学们要多学学,文画结合,形式多样,生动有趣,喜闻乐见。